2008年4月1日星期二

杨德利先生的忧愁

31/3/2008

拜读三月二十三日的报章,杨先生以“现在是难逢的机会,重新审视沙,砂在大马内政治自主权”发表言论。经过整理和分类为以下是涉及的课题:
  1. 不合理的施政---- 棕油双重课税;坚持2006年向政府提呈的14点备忘录 (内容不详)。
  2. 兑现诺言---- 要求政府兑现大选许下的诺言。
  3. 几十年来都还没能做好的事----大力支持,达到稻米自足;更有效的推行第9大马计划,并解散沙巴联邦发展局;筹谋一个全面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的方法。
杨先生的忧国忧民,以人民的福祉为出发点,首先应该给予肯定。赞同杨先生所言,不合理的施政,应该马上改正!大选许下的诺言,必须马上付诸实现!几十年来都还没能做好的事,更是刻不容缓了!

但杨先生的言论,有列明忧愁的事情,却没有理清问题的根本。在这里,我们不妨尝试分析和推算问题的根本。或许从根本着手解决问题会更有效!

首先,诚如杨先生所言,沙巴的确存有许多对沙巴人民极为不合理的施政。但是在一个拥有民主议会的国家和州属,为什么一些所谓不合理的施政,却首先能通过立法程序,尽而得以让这些不公平的法律,条款全面落实推行?在一个民主化的社会,有谁能够,有谁被赋予哪种权力,通过不合理的施政,去牺牲其他人的权益和幸福?这确确实实在沙巴发生了,明明知道是不合理的施政,却又被议会通过立法程序,合理化了!

问题的根本是什么?要如何一劳永逸的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呢?立法程序,务必要经过反复的辩论,论证和有依据的。要拥有这样的程序,必须确保所有的声音被听见。当然人民代议士的素质更重要了,不谈私心,光是有没有能力和智慧去看清问题,有没有胆量去说出人民的心声,也足以让人斟酌;我们的人民代议士的素质是什么样的?让我们来回想一会,谁是我们过去几十年的领袖呢?

再者,沙巴有太多太多应该做,却又提了几十年,迟迟不能成事的议题,杨先生所言,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沙巴人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恶梦?迎来梦寐以求的太平盛世?事情的根本是什么?政治决心和私心的角力,执行的严谨和私心的角力,不正是一切问题根本吗?请问求得多一两个官位能解决吗?从根本着手解决问题会不会更有效呢?

屋漏又逢连夜雨的窘境是因为逃避,不正视问题太久了!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