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0日星期四

民主制度的三根柱子(立法,司法 及执法)

马来西亚奉行的政治体制是君主立宪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有三个最基本的独立元素。立法,司法 及执法形成三足鼎立,支撑着整个制度,互不隶属,又互相监督,缺一不可。任何出现相互隶属,缺乏互相监督的独立和自主性,或任何一个元素的缺陷, 就极有可能使这个制度的崩溃,揽权跋扈,侵权专制,贪污腐败由此而生。

人民是进行一人一票的方式,少数服从多数,选择他们的代表,这些代表可以因为利益的关系结集成党,多数的一方成立为政府,持有行政权。 立法的最高机关是国会或州议会。任何议题要设立法律,修改法律,通过财政预算案都得通过国会或州议会2/3议员的赞成票,才能立案。国会或州议会也可以通过问责或成立特别委员会,监督司法 及执法的运作。

有了法律,执行法律的就是执法部门了。执法部门就包含警察,反贪,海关,边防,移民厅,很多其他的公务部门。任何抵触已经通过立法成为法律的事项,法律的阐述,由司法部来运作。 在这个简略的架构里头我们回头看看周遭的事情,检验我们的民主制度是不是做到“互不隶属,又互相监督,缺一不可”?

反对党人民联盟执政的五个州的旅游行动理事会被解散,中央宣布终止与人民联盟州政府所签署的州内旅游合作备忘录,经批准的财政预算案,拨款不发给州政府的单位,而是经过另设的部门来控制拨款“供州政府申请”,最典型的没有行政权,却支配财政预算资源例子。活动不把这些州列入,理由是这些州属没有场地和展览的基本设施不足 (槟雪两州是我国最先进州属,况且过去五十年都由执政政府管理,如此的理由太牵强,也自相矛盾)。槟州拨款减半。
相关报导: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8/04/09/14.html

沙巴也受过这种苦,不公平的对待,难道我们的政治人物,议员们都忘了吗?人民的权力去选择自己属意的代表,怎能公然被惩罚?为的是公正公平,身为一个人民代表的基本正义感,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为什么没有一个沙巴的议员站起来,说几句话?总不能因为同一个党,就可以让不合理的事情发生,这不就是精英集体勾结,掠夺人民吗?谁允许了“多数”把“少数”的基本权力,基本应得的资源被瓜分?!难免有一天会身份对调,难道我们应该让这个可能,也许是我们孩子的哪一代发生吗?从受害者转身变成加害着,是我内心不忍看见的可悲!谁会比沙巴更有资格指正和谏铮政府的偏差,但却选择沉默?

法官,反贪局总监,总检察长,警察总长都由首相委任。执法部门完全变成立法的一个隶属部门,真的能独立公正公平,自由自主的运作吗?一个夥计敢公然检举他的老板吗?不该纠正吗?政党的利益会比人民来得重要吗?

霹雪两州全部村长辞职,不再服务“反对党”的人民联盟政府,但会被吸呐入一个委员会,薪金照发。大家不觉得似曾相识吗?人民党选举落败,竟然想起可以委任几个官委州议员,加上官委的议员不是比对方多吗?人民党不就可以组政府了吗!明明是霹雪两州的村长,公务人员,却只服务前任政府(不是人民)。辞职后薪金照发,用的是人民的钱,只服务某个政党。霹雪两州要村长自己找钱找人!这样的滥用职权与资源,这样的三权分立,这样的民主,可以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