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1日星期五

公务人员的身份和角色

不时会有公职的政治人物评击公务人员的工作态度;更有听说公务人员评击“政府”政策的。所以当人们说“政府”时,究竟是指谁?没有很硬性的解释,但一般指政治人物,有公职的政治人物,执政党团队,政府部门,公务人员或是这些所有人的总称。

公务人员是谁?公务人员的身份究竟被多少人误会?被多少人滥用?甚至有的公务人员也对自己的角色模糊起来;不禁让我怀疑很多问题的根源也许源自这里。

在马来西亚,所有公务皆为最高元首的事务“Urusan Seri Paduka Baginda”,公务人员的任务是辅助,执政的政府内阁部长。而有公职的政治人物和内阁部长,治理国家时,对国家主权(最高元首为象征代表)和国会或议会负责,但他们的行政权(Executive Power)下 的执行决定(Executive Decision),则由公务人员执行,公务人员却是隶属最高元首而不是国会或议会的员工[A]。但在必要时,一些最资深总监级公务人员会被国会或议会问责。传统和条文规定上,所有公务人员在某程度上受保护,免受政府利用,为其执政党团利益而行使的决定[B]。马来西亚的公务人员(整体),是个政治中立的组织,但其首要任务是,贯彻的推行执政政府的政策和规定[C]。执法机关和它的公务人员则因为不是执行行政决定,而是执法,在理论上直接向对国家主权(最高元首为象征代表)或是皇家委员会问责[D]。

还有一个部分的执行公务的人员,却没有公务人员身份,而是政治委任执行公务的人员,这就包括,内阁部长,政治委任的人员。这些人的委任,会随执政团队的更替而终止。
相关资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British_Civil_Service

上一篇<民主制度的三根柱子(立法,司法 及执法)>讲述的反对党执政的州旅游行动理事会被联邦旅游部解散,理由前任理事会成员一直以来都是由执政党行政议员担任,因为现在由反对党执政,只好解散。这样“同时行使”行政权和执行决定的行为,则说明缺乏透明度的施政缘由,把政治委任的人员安插在公务人员间,影响公务人员执行任务时中立性--[B]&[C]项;如此的安排,这只是冰山一角;从而让发生滥权舞弊情况的机会增加。这样毫无节制的委任,的确有检讨的必要。

要说明马来西亚公务人员身份的矛盾和尴尬,最好的例子就是那吉在选前就公开要求公务人员,“受了政府的协助,有份好的工作,是投桃报李的时候!”。公务人员既不对国会议会负责,更不隶属政治团体,而是最高元首的员工;但很多人又的确是因为“政治团体”的因素而成为公务人员。所以要重振马来西亚公共服务领域(Public Service)转递系统的效率,公信力,独立性和专业性;我们总不能要这些公务人员永远背负着这些矛盾和尴尬;执政政府是不是可以从更根本的教育改革,让这些人堂堂正正的做自己的主人?最后,公务人员本身的素质,遴选和委任的程序和标准,也有检讨的必要。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