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2日星期六

勉之勉之,谈国州议员的角色和素质

在此,暂且不谈宪法和国州议会,容许往后再述。我国的制度下,执政一方的议员,有的议员将会赋予公职,拥有行政权(内阁),一切管理和执行相关的能力不必多述。他们通常也参与法案起草(Law Making), 在这个前提下,议员必须有能力知道和顾及代表的群体利益,顾及整体的利益,包容,以达到一个考虑周全的法案;议员们拥有远瞻目光,高瞻远瞩,是人民的福祉。

而全体不论朝野议员共同的角色首推在立法程序中的审视,代议与辩论,以期待立的法律是公正公平,考虑周全,符合情理的。在这方面,议员的代议能力,语言掌握固然重要,但一个不畏强权,有正义感,远瞻目光是更为珍贵的。有者会被遴选参与某些特定的问题所设的小组,委员会等等的工作小组。

当然,一切对社会,团体,组织和各个方面,因兴趣或被邀参与和协助,是由得个人。这包括对民众,尤其是选区人民,亲民与否,因人而异。因此义务性的协助,服务,资援,赞助是没有硬性规定的。

议员们必须在多方面扮演监督的角色,包括行政权下行使的施政,公共转递系统的效率,其他两权的公正公平的施行等等。在这个框架下,让我们来检验一回国州议员。

首先要谈扮演监督的角色的课题。许多年前,槟州州议会发生两名执政党议员,因为不同意本身执政党的题案,而选择表决时弃权,结果被冻结党籍和内部处分。首相2006年正式发函所有执政党议员,禁止执政党议员,对任何反对党在国会州议会的题案。在这前提下,国州议员的代议被限制在,执政党的利益高于所代表的人民的利益;那究竟是谁给了国州议员委托呢?国州议员能够发挥他最大的功能吗?能自由的履行,赋予他最神圣的,法定和良心的任务吗?人民的声音在国州议会被听见之前,已经被协商了!不论朝野都必须把这个代议制,还政于人民!

马华的林祥才他是在八打灵再也办的公室接受《当今大马》专访:“因此在国阵里头,每当出现华人课题时,他们将会询问马华的意见。当马华提出特定建议时,巫统肯定会说,等等,这是很好的意见,但需要先咨询民政党的看法。民政会说,如果马华说A的话,那么我肯定要说B或C。”,“还有一些砂拉越或沙巴的小政党,一些政党只是存在一两个州属,但却在国阵拥有极高的代表权。有时候在会议上,我们甚至无法讨论影响大部分人民的国家大事,必须花时间讨论一些小事。”. 相关报导: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1178

“民政会说,如果马华说A的话,那么我肯定要说B或C”是谁规定一个国州议员如此行为?是非不分,完全不问青红皂白,个人,政党利益至上;妄论什么群体,整体利益,考虑周全,什么良心的责任;这就是问题的根本。希望官老爷心胸广一点,可怜可怜弱势的州属和人民;难道弱势人民的材米油盐,人生安全和孩子的教育就不比所谓的国家大事重要吗!对这样的讲话,真的不想多说。

不论在西马东马,也有很多打着“为选民服务,民生问题”的议员,当应该做的事被“协商”了,剩下来的就是路灯、马路、沟渠与铁盖的问题了。最糟的是,一个投诉,修一次,为何不找问题根源与祸首,彻底根治问题呢?有者更大力的在报章反驳说:“服务人民,有什么错?所作所为,都是人民要求的,有什么错?”。官老爷没错!但如果您的工作人员一个是“叫一次,做一次”;另一个是举一反三,根治问题,主动提议好的方法,好的建议,您认为谁优秀点呢?

刘备临终吩咐诸葛亮督促阿斗:“勉之, 勉之, 勿以恶少而为之,勿以善少而不为,唯贤唯德,得服于人”。 阿斗是个不才,无德无能的人, 刘备只求他中规中举,不过不失就好。先生,如今就只停留在这水平,不求大志,实在可悲。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