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4日星期一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华侨,12/4/2008>百林罕见的对报章发表“我们可以做得比反对党更好”;公告人民,许多政府的不良施政,他们其实都看在眼里,也知道问题的所在,在监督政府方面可以做得更好。

历史总是一再重演:在寒风刺骨的年代,铁手腕的日子,我们不见他们出头,他们静若寒蝉。在最需要他们时候,他们如所有儒生一样,时遇不贤明的君主,明哲保身。官老爷是雪上加霜“先天子之忧而忧,后天子之乐而乐”!凡举什么重大事故,到衣食住行,官老爷呢一个不是“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忧”?。当人民不能再忍受,置生死于度外,揭竿而起;当大气已成,他们突然锦上添花,“我们可以做得比反对党更好”。

儒家真的提倡了雪上加霜和锦上添花吗?我认为那样有点断章取义。天子贤明听谏,出来做官,助他施行仁政;天子不贤,专制跋扈,应退居田园,免得沦为暴政的爪牙,危害人民百姓。

丹州王储东姑莫哈末法力斯: “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我们是这里的土著,我们要捍卫我们的权利及尊严,我们不要分享政权。”,“马来西亚不是世俗国,而是与其他国家不一样,拥有本身特色的回教国。”,“别要求平等权力,因为公民权已是交换条件”。相关报导:http://www.malaysianbar.org.my/legal/general_news/tengku_faris_non_malays_should_not_seek_equality.html

相关报导: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5033?tid=27

人民不求什么“做得比反对党更好”,只求实事求是,官老爷们凭良知,坚持原则,为人民某福祉。选择性的解读宪法,无视东马加入的条件,这不促以让他们捍卫吗?我们怎么就听不见沙巴的官老爷的声音呢?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