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国会本来就是一个代议员可以不畏强权,自由言论任何议题的场所;在宪法63条,有明文列明,其言论免控权只适用于国会殿堂内 (关于社会契约部分,马来语地位等议题除外;元首和法官也不能被公开批评);国会殿堂外的发言,不在此限。理论上,国会议员权限委员会,是一个监管国会议员的行为的委员会。关于马来西亚国会资料:http://en.wikipedia.org/wiki/Parliament_of_Malaysia

首相宣布从今年8月开始的国会会议开始“不要在国会辩论时挑起国内的种族敏感课题,因为煽动法令仍能在这个国家立法殿堂中发挥力量”。
相关报导:http://mandarin.bernama.com/news.php?id=30707

前任新闻部长停止国会会议直播,“我们的社会对种族课题,还未达到心智成熟的阶段”;缘由有一位议员说会为特权斗争到“最后一滴血”;有议员说任何不满的“可以滚出马来西亚”。有议员提什么“月漏”;场外,有人舞刀弄剑。选后槟州巫统青年团团长大发伟论:“请把所有联邦发展计划取消,因为我们已向人民解释过了,但他们就是听不进去,这些人民不要发展,所以取消所有在槟州的联邦发展计划”。

安抚人心也好,做划清界限也好,官老爷总是说:他个人意见,与我们无关!仿佛哪一句 “他个人意见”后,就切割得一干二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却不知道,一切都趋于平静后,沉淀下来的,就剩下一幕幕的戏,一句句话,像梦魇般,永远在人们心中徘徊。

初次掌握政权的人民联盟,也许也该以此为鉴。回教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副主席哈伦丁“稍安勿躁,待吾等取得中央政权,将施回教法”同样的,一句“他个人意见,与我们无关”就可以了事吗?

人民要的是真心实意,有远见,政治信念和言行一至的领袖;不是通过一道道的法令规范下,约束下,而表现得谦谦君子的伪君子。难道不能摊开自己的思维和心胸,翻开宪法典籍,检验一次,分明是非,有什么好敏感不敏感?有什么好禁忌不禁忌的?人民不单希望“不知”,更希望“不知”是因为“莫为”。

给你一颗爱的种子,
请你把它埋在泥土里,
你要勤快的浇水施肥,
让它成长,开花结果,繁衍。
请不要把仇恨的种子栽种下去好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