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7日星期四

食物链的最底层

就世界自由贸易,许多国家政府在特定领域,进行贸易干预,以达到控制,垄断,和保护的目的。就算是央央大国,以鼓吹自由贸易的国家如日本,韩国等,在一些敏感领域如食粮稻米生产,依然差采取保护政策以维持国内生产。我国在多个领域如汽车,稻米,大部分食品,建材等等进行干预,实在不是什么秘密。政府干预,不外乎向国外入口征收入口税,提供国内生产补助或津贴,为国内生产提供奖励等等。

谈到国内消费的自由经济市场,政府在许多领域或商品采取价格控制,而非自由浮动,以达到稳定价格的目的。价格干预与控制的祸根却在近来一连串的世界经济气候变化下,开始凸显它的祸害;显得无能为力,越帮越忙。自由经济市场却又被选择性的干预,而使得市场供求不平衡,市场失去自动调整的机制,问题集体性的爆发,这的确会改变很多人的生活!

先是面粉制造商,基于世界小麦价格暴涨,宣布起价,引发面类的涨价,连锁性的促使熟食价格的涨潮。国家为了要保护国内稻米业,国外生产力远远高过我国,纵使价格更便宜,也不惜控制入口数量,引发碎米短缺,米粉制造商宣布起价,引发熟食价格的涨潮。其他物品早就不时在报章上宣布 “逼于无奈”而大幅度涨价了!

政府老早就已经感同身受国电,国油等企业的困难;说什么要保留营利做更多的探测和开发; 说明会取消汽油津贴和国内电费调整,因为国电,国油可以承受的压力已经到了极点, 碍于选后的政局不稳,人民对此特别敏感,暂且压后实行。

国内鸡农现在促请政府撤消肉鸡顶价,否则他们或会罢养,因为无法再承受亏损压力了。政府会不会答应呢?如果要让肉鸡价格随市场需求自由浮动,实行自由经济市场,是不是也要应该取消20-30%的入口关税呢?还有更多更多的领域也将会跟进!哪个时候,政府会不会唯有一个接一个的就范,让最没有谈判筹码的来垫底?
相关报导: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5218?tid=3

最终把每一个苦果哽进喉咙的,就是哪些,全国人口占绝大多数,在整个食物链最底层,没有任何谈判筹码的打工族!因为这些是最终消费者,不能把成本再转嫁给任何人!

全国大约一百万公务员,通过公务员职工总会,况且还可以要求加薪。也不难可以见到,政府对某些领域或企业的苦楚特别谅解。那广大的私人界的打工一族呢?是不是也要通过职工会(Trade Union or Labour Union) 来争取生存的机会,也公告“否则或会举行全国性。。。。。”?
相关资料:http://en.wikipedia.org/wiki/Trade_union

2 条评论:

正掌心 说...

史上最大宗白米走私案偵破‧美里起獲萬六包越南米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5145?tid=3

匿名 说...

The government is contradicting herself. On one hand, refusing to lift up the control price for chicken which hurt local farmers, on the other hand imposing 20%-40% import duty on imported chicken part, which puts more burden onto the consumers. So who is benefit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