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8日星期五

与民争利

“沙巴废金属商对政府无视业者强烈反对,坚决委托「独家代理」收购本州废金属的举动深表遗憾”,“他们举纳闽为例,曾经委托一名独家代理收购废金属,不但导致原本的废金属业者被淘汰,连人民也被迫以低过市价的贱价卖废金属予有关代理。”,“业者呼吁当局不要拿杜绝金属偷窃案,来作为垄断每年三亿五千万令吉生意的借口”。相关报导:http://ocdn.founder.net.my/news.php?newsid=30345

<诗华,17/4/2008, A3>, 杨德利表示:“独家代理不利经济,垄断式作业违反自由贸易准则”,并举多例说明垄断式专利权,我国历史证明不可行。

首先,就拿小小的马六甲来说,900家合法的旧货商(包括金属类和其他);那些平日有回收及售卖废弃物的沙巴人民,西马公告的废弃物价格就远比沙巴高,是不争的事实;委托独家代理或多家垄断后,人民也许被迫以低过市价的贱价售卖的可能性是极高的。
相关报导: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8-04-17&sec=local&art=0417lm01.txt

垄断式,无视“供求”的作业的方式,除了价格调整机制的问题,也可能造成独家代理因为没有竞争而怠慢,百病丛生,“吃大不吃小,吃肉不吃骨”(意为图利至上),因地方问题不能函盖广大地区,从而严重影响,鼓动全民参与废弃物回收,循环再用的努力!利润事小,全世界循环再用背后的意义可能被整得荡然无存。

至于贼赃和杜绝金属偷窃案的方法,如强行规定出示身分证以登记等方法不妨一试。至于执法问题,以偏概全,法律上就已经是一种偏见;难道“独家代理”实行后,金属偷窃案就会绝迹?

我国政府已选择私营化政策数十年,我们已经离开探讨公营私营好坏的时月很远很远了,也不必从头再来探讨一遍。沙巴政府今天的所作所为,不单本末倒置;“斩脚趾,避沙虫”式的理由,真的让人怀疑,这种官家或是官仆与民争利的现象,比比皆是,如出一辙。

妄说官家或是官仆的任务,应该以民为本,制造环境和条件,让百业百花齐放,让人民生利;官家从而得到税收以作运作开销 <贞观政要>。有人见学校的食堂,卖书,文具供应营利可图;有当官的,也有公务员不惜出尽法宝,为求得手;明文规定的,也有以霸王硬上弓姿态的,东窗事发,一句“误会”了事的,还不是一再重演!

最后,“独家代理”是什么样挑选的,不会是特权的领域吧?专利权或准证是谁的权限?既是独家垄断,沙巴州库一年进账多少?有没有内幕作业?

<华侨,34,18/4/2008>,杨爱华: “讯息转递错误,没委独家”。善哉,善哉,呜乎哀哉!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