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2日星期二

不问根基,建了高塔再说

教育部长重申,小学英语教数理是“因为今天英语太重要了,90%的网络科学资讯是以英文书写;从小让孩子多使用英语,提升孩子们未来在世界的竞争能力”。每个父母必然希望孩子能尽快掌握英语的能力。但不管小学生掌握数理理论根基和逻辑思考时的重要性;不管母语是掌握这些理论最有效的事实;所有民族的民间和教育团体都力争以母语学习数理更为有效,教育部却非要看今年年终的考试成绩才决定。

小学生需要用不熟悉的非母语来学习数理概念,有多少孩子可以做到?一流的学校硬体就有一流的的学生?能使用英语就是世界水平的人才吗?小学英语教数理,整个民族就此很“科学”?小学英语教数理就很接近科学的源头吗?毕竟学习数理和英语能力的提升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为什么就是要混为一谈?究竟形式和内涵何者重要?重视形式多过内涵,难道不就是一种变相的虚荣心?为官的急于表现,急于邀功;急功近利却拿一代人的前途来当赌注,自欺欺人!在这个政治多变的岁月,特别要小心这样的偏差。

我国有的是丰富的农业资源,沙巴是少数的“世界动植物种多元地域”(Mega Bio-diversity Site)。一些国外大学况且要建植物园区,以供农业,植物科学,生物学,生化科,生物科技学科的研究,马来西亚却有这些天然的热带雨林,我们在这方面的条件真的很优厚。但我们究竟这些年来,在这些方面有什么成就?近年来绝大多数研究热带雨林生物的著作还是以国外学者为主。所有有关油棕业的“洁净发展机制”项目(CDM Project- 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的科技,技术都是国外引进。

我们连最有条件的领域,也不能广泛的在科学,革新和创意有所成就,甚至是一无所成!我们能在一个完全没有根基的领域有所成就,革新和创意,为我国创造一个新兴的工业和为人类福利进一份力?因此以我们拥有的,而且丰足的那些资源,发展相关的科学革新和创意是不是更加合情合理?做到这点,它的无限商机和造福人类的潜能,是足以令世界刮目相看的。

如果有到过休斯敦NASA太空站和华盛顿的史密索尼博物馆群(Smithsonian Museums)的,必会赞叹一个国家是可以在知识整理,呈现,转播和开启人们的求知欲上,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的。也必会知道太空学这个领域,是需要集所有理论科学和应有科学的一个领域;要经过多少年,多少人力物力才能达到的。

我国现阶段有什么条件谈太空探测?要谈科学革新和创意,非要送人上太空?在太空做几个实验,就让我国从此迈了太空时代?是买武器时的一项优惠?我不相信我国不能说不!不要优惠,要减价不行吗?那些钱足够培养多好多我国缺少的医生,教师,科学人才啊!

我们连基本的教育普及乃不足;数理的普及,应用和创意乃可改进;知识整理,呈现,转播和开启人们的求知欲更是欠缺。连基本的技术如互联网应用,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穆希幕说送人上太空,不是为了好高务远,那是什么?制造“觉好因素”(Feel good factor)!盲目的给国人建立自信心,制造马来西亚进步先进的假象,让人民觉得感觉真好。这不是政治人物操弄人民的虚荣心,以达到政治目的吗?为官的急于表现,急于邀功,急功近利! 是不是该脚踏实地,回到根本,一步一脚印,打好根基,以迎接更远大的挑战呢?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