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4日星期四

丰收节狂想曲

<诗华,22/4/2008, A16> 照片上领袖形式上收割稻米,[乡村发展部长百林诚邀嘉杜姆律族群,参与稻米种植业。这是传统的技能,而且几乎每家都有一块用作农耕的田地。但越来越多的土地被荒废,农民年事已高,年轻人较有兴趣到城市发展。他说:“也许有一天,我们的青年人都不再耕种稻米,而不了解庆祝丰收节的意义。。。因为它提醒我们有关我们是从何发源,以及嘉杜姆律族群曾做过傲人的贡献”]

丰收节又要降临了!虽然短短节庆式的新闻不太起眼,但对于这个节日联想,我个人认为,它直接关乎沙巴的实质改变与否。奈何它从最有资格谈论这事情的乡村发展部长的言行之间,农业就落得“提醒我们有关我们是从何发源,以及嘉杜姆律族群曾做过傲人的贡献”。

1970 年代,沙巴州是全马最富裕州属。纵使沙巴是产石油州,大约10%的世界棕油产自沙巴州;如今沙巴州是全国其中最贫穷的一州,2004年沙巴人均收入(per capital GDP)RM4,868,全国人均收入则是RM9,746。2000年沙巴州的失业率5.6%,全国为3.1%。2004年沙巴州23%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下,全国为7%。
(源自:联合国发展计划http://www.undp.org.my/uploads/files/SabahHumanDevp.pdf)
(相关资料:http://en.wikipedia.org/wiki/Sabah_State#Economy)
(相关资料:http://en.wikipedia.org/wiki/Poverty_level)

很多人看到这,会马上想起或按捺不住的说沙巴发展走廊计划正是为此而设。有关沙巴发展走廊计划的种种,暂且不谈,容后再写。每个政治人物似乎有关这的讲话,不外如此;再多的领袖站起来喊裂喉咙,外交官式的讲话,呼吁这呼吁那,邀请这邀请那,训练这训练那,在什么地方建农业训练学院。我在想,这些人会不会连自己也不会相信自己讲的话啊?最后能把这归咎联邦政府吗?

对于沙巴州的贫穷,我倒突然有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想起台湾上个世纪50年代,国军战败而撤退至台湾,一切由零开始。对于当时哪种强势控制,一党专政不敢苟同。但强硬的土地改革,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先是达到用尽所有的农耕地,投入生产,自供自给,稳定农业。“土地改革”为后来台湾的经济起飞,起着决定性的因素。
(相关资料: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B0%E6%B9%BE)

沙巴不至于如台湾哪时的凄惨非常时期,但1/4的人生活在贫穷线下,我们的情况,难道还不足于用非常手段?要彻底摆脱沙巴是全国最穷困一州别无选择,唯一方法是,全民动员,自力更生。大部分沙巴的农耕地已经被分发,东海岸很多该种植油棕的农耕地也种得差不多;剩下的是一些西海岸和内陆省,分得很小面积的耕地,如部长所说,“几乎每家都有一块用作农耕的田地”,大家有目共睹,被荒废了。

换个角度,我们在自己最有条件的领域上,对一些人来说是唯一的有利条件上,一个普遍能够牵动大部分贫穷农民的领域上,没有发挥脱贫的功能。很多时候,霸占了可生产的土地,却没有任何的生产。

可不可能,制定法律,目的是要所有适合农耕的耕地在两年之内,完全重新投入生产?也许不投入生产的农耕地,可以赋予,或更高的土地课税!又或是对愚顽不灵者强行征用土地落干年,有关单位每月土给予地征用租金。甚至最终被政府重新征用,另外分发给愿意耕作的人。

政府相关机构也许可以先因地理环境天气雨水等因素,设定各个地区,几个特定农作物如各类稻米,玉米,黄梨,薯类作物,重点鼓励。相关机构或是企业界,另外大量增设农作物加工厂如黄梨制成罐头,玉米加工厂等;以使农民的作物得以以保证售出,稳定价格,减低作物收成后易腐坏而造成的亏损。宏观世界,小小的台湾竟是白米出口地,泰国的蕃石榴和“大树菠箩”制成果干出口,菲律宾的芒果干风行世界,农业蓬勃发展,成功的秘诀不外如此。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可能性上:没有人为自己私利去霸占土地,没有看见利益而设立什么收购商准证,没有人为自己私利委任欺压农民的中间人,没有人为自己私利提高建设的成本。。。。。全民动员打拼!有不能成功脱贫的道理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