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9日星期六

社会安全网的反思

“一名就读沙巴大学教育系第二年的女大学生,昨晚于翠鸟园竟遭匪徒强掳上灵鹿轿车,随后下落不明近十一小时,直至今日凌晨始被警方救出。警方同时也希望确定受害者身上伤痕,是否因灵鹿失控翻覆所造成抑或是遭匪徒殴打所致。 救受害者目前仍受惊过度,因此医生吁给她数天冷静休养”。报导:http://ocdn.founder.net.my/news.php?newsid=30388

身为社会的一份子,身为自己孩子的爸,看了这则新闻,我只能强忍泪水,告诉孩子,宇宙超人最终必会战胜怪兽!大家都不愿多说,许多人的心碎了。究竟是什么错了?究竟我们的社会发生了什么问题?对于她的遭遇不幸,所有有良知的国人都会及于同情和关怀;对于她的家人和朋友们献上精神支持和鼓励;在这困难的时期,大家会为她祈福和祷告。

首先,对于警方当迅速救出受害者,虽然伤害已造成,警方和民众合力打击罪犯的事绩,应该记一功。民众积极参与社会安全的醒觉值得推广。

有报章读者,极度不满某报章报导受害者的姓名,应该保护受害者身份,认为这是伤口上撒盐,带来更大的伤害<诗华,18/4/2008,A3>。 对于报导受害者的姓名我也不敢苟同;对于如何协助受惊过度的受害者,不同学派有不同的见解。爱护之心,可以理解,但集体遗忘也许不是太恰当的方法。

如果发生了这种不幸的事情,社会大众真的给予带有“歧视,惋惜卿本佳人”式的同情眼光;亲戚朋友带有“八卦”和揭人隐私话题而茶余饭后的,如果真的如此,我认为社会大众有为此反思的必要。 让这种风气滋长,那大家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哪一天轮到自己,请不要呐喊社会冷漠无情!

如果关怀是出自真诚,相信受害者道义(Morality)上,人格(Personality)上,绝对没有比在受害之前欠缺少什么;同情是建立在加害人对受害者人尊严的侵犯, 如此的举动是应该可以接受的。我想这是更广义的社会安全网吧!

有良知的议员和领袖们啊!去检验我们的政策是不是造成这些悲剧的一份子。在警力不足,在有限的资源,却优先为全国警察换新制服,换新的枪械,这样的举动符合施政优先排列吗?我们的教育部谈的永远是拨款多少,建了多少间学校,何曾谈过教育的内涵?在谈花上千万马币,把太空人送上太空不是好高务远的同时,我们有多少人民是游手好闲,长期不愿工作,生活在醉生梦死中?

市政厅说安装闭路电视,就只欠东风,联邦拨款!这样的言论可以被接受吗?全国主要产油州,最大棕油产州,7。5%特别棕油课税,我们的闭路电视说了多少年,要等联邦拨款?如果那是你的孩子,所有议员的孩子都不放洋,你会说这种话吗?

政客一次又一次的消费人民,证明自己多了解民困,什么非法移民,街童。我们何曾听过有什么解决方法的?是联邦一再忽略沙巴了吗?让我建议各位,请大家都不要再争什么官位,明天全体沙巴议员都到当权者的办公室, 恨恨的告诉当权者,还给我们一个安全的土地!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