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7日星期一

夕阳,是亚庇的夕阳吗?

近日发生亚庇市政厅所谓“因为某些官员的不知情,发函邀请反对党国会议员,之后又拒绝让反对党国会议员出席”的事情。市长以私人身份向这反对党国会议员道歉。他指这是遵照国家行动理事会的指示而行事(由首相于2004年11月15日发出);国家行动理事会指示,只允许来自执政党的国州议员,被邀出席全国各县级行动委员会的会议的指示,值得我们玩味。

民主主义之下的“少数服从多数”不是代表多数可以为所欲为,他必须让少数的声音被听见,合理的意见被尊重。且不说现在的地方议会议员,全又是照方程式“分享政权”,完全不考虑地方人口的代表性,问题的针对性和优先性;决大不部分民主国家的地方议会广邀地方各个方面和各个利益团体参与,是天经地义。那 如果说我们这种做法不是漠视民主,难道说是无知吗?

如果说亚庇市政厅没有做事,那样的说法有欠公平;么多年来,公共设施的提升和环境美化的确有所改进 (希望别“一个小政绩”多用,市政府邀了功,其他国州议员又邀功!)有目共睹。

但是一些最基本的设施问题和市政府的例行排污问题,的确是重覆又重覆的发生,以至民众一再要向国州议员投诉和求救?不要骄傲自满,因为那不值的骄傲,反而是天大的羞耻!各执政党的国州议员或代表有尽监督的责任吗?人民还以为你们是向市政厅“承包”了这些问题,好让你们有点成绩单呢!

既然执政党的国州议员不能胜任,何不让其他各个领域的人参与?广开言路,集思广益?是没有宰相的度量吗?还是傲慢与偏见的作祟?还是什么不能晒在太阳下让人检查?

正当大家在谈要不要民选地方议会时,大家在谈民主进程,大家在谈不分种族宗教用才时,如此一着,难道不是开倒车吗?或许“民政论政槟州”的教训不够深切吧,去谈谁上京,谁当老大吧,也许当民意通过选票呈现时,原来大家白忙了。

你可以把许多事说成多么的困难,你多么的千辛万苦争取,当类似霹州永久地契事件发生时,丢官事小,历史会原原本本的为你写下一笔!

考虑考虑,集思广益: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4655?tid=7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