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日星期四

对不起,可以协商你孩子的教育吗?

近日来(第十二届全国大选后),沙巴国民型华校董联会主席,也是执政党团,沙巴进步党党要,黄一鸣先生频频对报章大发牢骚,先是揭发选前教育部承诺的拨款沙巴华小,由现金变“凭单”。今天,更对亚洲时报(四月三日,A28) 发表不满在刚结束的全国大选前,联邦政府给全国华校的“特别拨款”,唯独遗漏了沙巴州,应该由协调委员会马上“追讨”。同时黄先生对沙巴副首席部长,也是沙巴进步党党要的陈树杰先生,昨天建议成立的“华教协调委员会”,大表欢迎。“本州华基政党众多,华教人士无所适从,也没办法有效的透过华基政党向联邦政府诉求和争取“。

首先请恕我唐突,冒昧的问黄先生,请问您服务沙巴董联会多年,现在才第一次发现了教育部的狸猫换太子吗?您选前不知道联邦政府的特别拨款吗?您在这个时候的频频发言固然对捍卫沙巴华教出一份力,但这是最佳的时机吗?让我阐明我所谓的最佳时机:

[第9大马计划 (2006-2010)(9MP)5年之内共拨出48亿3730万令吉充作全国小学发展用途。然而,华、淡小只将分别获得1亿7430万令吉或3.6%及6480万令吉或1.3%发展拨款

截至去年6月,华小学生有64万5669名,淡小学生有9万8579名,全国小学生总人数是304万4799名。华淡小在第九大马计划下只分别获得3.6%及1.3%的发展拨款,尽管华淡小的学生人数分别占总数的21.2%及3.2%]

请参阅董总文告: www.djz.edu.my/resource/wengao/pdf/2007/wengao070723.pdf

也许当政的官老爷都忘了基本的执行程序:政见经立法成为政策,政策经过编排拨款,方可推行。为什么不在拨款辩论,定案之前争取,提出反对明显的偏差?如果身为人民代议士的,尤其是执政党团的议员不发言,谁会呢?您也许知道拨款定案后的牢骚,除了安抚作用,真的没什么大作为!

华人对教育的重视,不必我多加一笔;华人对下一代的期许,也不必我多写一划。成立华教协调委员会?恕我再冒昧,有人需要在马来西亚建“马来街”,在中国建“唐人街”的吗?教育就是教育,教育拨款应该公平的编排和执行,其他也许可以协商,但我们孩子的教育是不能协商,也不应该协商的。为什么要把马来西亚人的生活的一部分,最基本的权力,活生生的画上一个圈圈,让我们的孩子只能在这圈圈中活动?

各族的政治人物啊,体谅一般的人民百姓吧!当我们没有能力如你们一样,可以把孩子送去国外上学,你却问说“对不起,可以协商你孩子的教育吗?”,广大的华社,情何以堪!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