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1日星期五

承认错误的意义

“首相表示,政府没有必要向1988年司法危机案中被革职的法官道歉,因为就算道歉也无法挽回已经爆发的司法危机。他说:我看不到,也不认为需要道歉。他认为既然事件已经发生,就算道歉也没有意义;反之,他觉得提升人民对司法的信心,才是关键。”

请看相关报导: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8/04/11/53.html

首先,提升人民对司法的信心是个结果,不是关键。关键是如何马上进行司法改革,别无他法,包括遴选法官机制,确保司法独立和在三权分立中,扮演它法定和良心的责任。

再者,如果犯错后,因为道歉“也无法挽回”于事无补,所以不道歉;当然,如果事情还未发生,也更不必道歉,那什么时候才需要道歉呢?没有通过和解的赔偿,始终让我们背负着包袱,直到永远。至少我的信仰告诉我,当我们犯错后而要真心诚意悔改的,必先要忏悔(repent), 道歉是忏悔的表现;当我们忏悔后,我们才可能寻求原谅(forgiveness);之后寻求和解(reconcile);之后重新出发,得到内心的安宁(peace)。

看来,官老爷是不相信道歉这回事的,人文精神里最基本的尊重个人尊严,是可以侵犯的吗?以我看来,那是第二度伤害啊!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