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日星期五

究竟是谁的错?

[谭业成指出,沙巴种族之间的关系以前非常和谐,现在却发生种族紧张的问题,而且还有外来移民涌入的情况,并质问"我不知道中央政府还要沙巴吗?"。 他更举出许多数据,证明沙巴州经济发展远远落在西马后头。他指出,沙巴人口竟出现大量的非公民人口,占2005年沙巴人口的24.8%。"为何中央政府会让这种情况发生,我实在没有答案。就政治而言,我不知道政府还要沙巴吗?我实在不知道。"。至于经济方面,沙巴也处于落后状态,在2004年,其人均收入是4860令吉,只有全国(9746令吉)的一半。

书威弗烈也附和说,外来移民纷纷获得身份证成为公民,结果在沙巴州引发许多问题。他指出,他曾在国会提出沙巴人口异常增加的问题,不料却遭中央政府敷衍回应。因为这些非法移民获得身份证变成公民,导致沙巴州人口在过去二十年异常的增长,以每年约10%成长,相比之下,全国人口成长率只有约2%。] 报导出处: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1901

对于沙巴外来移民的议题,“我不知道中央政府还要沙巴吗?”的确是说出许多人的心声!或许应该解读为很无奈的呼救吧?非法移民顺利涌入沙巴,后纷纷获得身份证成为公民!国家边防,军队,海关,移民庭,国民登记局(Jabatan Pendaftaran Negara, JPN),警察,反贪等单位,都是中央政府直接管辖,中央政府在这议题的确难辞其咎。

无论如何,究竟谁让这些外来移民获得身份证成为公民?我在想那么大的人数肯定不是随随便便家庭工业式的运作吧!那从主脑,代理,跑腿,证明,村长,国民登记内的共犯,数一数大概不是个什么小组织,这些都是中央政府的人吗?除了也许金钱利益,有没有人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其他方面的受益?沙巴的政治人物难道不应负上他们那部分的责任吗?或许现在把事实理清,追究责任也不会太迟。因此与其说外来移民是"问题之母",我认为贪污腐败是问题之母更为贴切。

今天的沙巴,没有了外来移民,所有的油棕园,所有的建筑活动还可能生存吗?大概没几个关老爷的家庭庸人是本地人吧?许多人对这方面雇用“非外来移民”的经验都不堪回首。新加坡也同样依靠柔佛每天来来往往的“外来劳工”,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在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的同时,或众多关心这个议题的官老爷们,可不可能让人民知道你们对合法或非法外来移民的全盘计划?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大家也知道中央政府还没帮上什么忙,不必你们多说或多埋怨。

<诗华,29/4/2008, A2> [庄永谅吁首长扛起重责,解决沙非法移民问题,有关增加非法移民扣留营的事,已经说了两年还没落实]。什么时候开始,非法移民是用增建非法移民扣留营可以解决的?本末倒置,“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根源解决不是最有效吗?

至于沙巴经济发展落在西马后头,1/4沙巴人民生活在贫穷线下的议题上,我倒不敢苟同把责任完全推卸到中央政府身上。历任政府和政治人物是如何管理沙巴的?他们如何处置木材森林资源?如何处置土地资源?以什么价码把大部分的土地给买了?以什么价码把公营变私营?每项大小工程的价码都合理?每项大小供应和服务的价钱都公道?坊间传闻,早就不是什么秘密,难道这些该算在中央政府头上?

传闻中,每年每个选区上百万的议员基金,究竟是什么样报销的?有没有人够胆量把所有的数据摊在阳光下,让大家来检验的?历史终究会老老实实的记载下来,谁该为这一切负上责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