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4日星期三

容不下眼中的一颗沙

本是小事一件,但实在不愿看见如此的论调,在没有被评论下,静悄悄地溜过。

团结党陈德明批评沙巴唯一反对党国会议员,在这次国会没有发言,没有争取沙巴的权益(尤其是本州的华教问题,迫不及待,任何延误会“加剧问题的恶化”)。他认为邱氏的沉默,要到下回国会才发言,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有负人民委托! 相关报导: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18607

执政党团人员,鞭策反对党国会议员为民服务和为民请命的情况实属少见。为还原事情真相,从而对事情做个正确的认识和解读;让我们把拼图重组,把事情放回到一个正确的时代背景。我们把疑点利益归于当事人,不怀疑他的动机;分析他以什么时代背景,什么定位来发言?

没有政党的个人身份发言:就沙巴人民的福祉,问题的严重性为出发点,如此批评无可厚非。既然是非政党身份,为什么刻不容缓,生死关头的反映,争取和维护沙巴华教问题的重担,就只落在222个国会议员中的这个人?为什么不非议所有222位国会议员不识民间困苦?这个明显针对性的批评我们待会再分析。

有政党的个人身份发言:非议敌对政党的失职,有负人民委托为出发点,如此批评,实在牵强。如他所言,任何延误到下回国会才发言,会加剧问题的恶化!看来问题的确是生死存亡!什么施政如此十万火急?执政的为何允许华教处在如此千钧一发?执政了五十年,也依然执政的,正是先生所在的政党。如今却把矛头指向刚当选两个月的反对党议员,不在国会提起,罪该万死,打入十八层地狱!这是什么逻辑?

现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在选前,大家也知道,州政府对待沙巴华教,是远比西马的待遇优厚。当然,很多方面可以做得更尽善尽美的,如协助华教经济独立,系统化的拨款,就学术程度承认独中文凭等等;至于生死存亡关头之说,的确有点耸人听闻。

那究竟是什么刻不容缓?是害怕执政党团领袖们一向挑起的大旗,宣告天下此为“艰巨任务”,一个不留神,被反对党先下手为强,恐怕成立霹雳州新村永久地契事件的翻版!恐怕历史为这些政治人物,写下“欺世盗名,狼狈为奸”的定论!惟恐一个不留神,这些政治人物都要成了历史,没有翻身的机会!

我们回头看这个针对性的批评的背后,我认为是着急的!是像场世纪球赛,身为球队一员,则没有机会上场,对于取代自己上场的球员,份外的容不下眼中的一颗沙。看看周遭许多的政治人物,不是也一样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