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7日星期六

走出苦情,认清本质

近日来,许多沙巴政治人物罕见的在研讨会,在国会,在报章大发言论;生动有趣的比喻,沙巴的许多不为国人所知的苦难纷纷曝光!当然,有人之后忙着澄清,不是要威胁啦!是要多一些拨款,20%石油税,为了要真的发展沙巴。另外也有人澄清,不是要威胁,不是要官位啦!是要沙巴纳入国家发展主流啦!

相关报导: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8/05/14/24.html
相关报导:http://nanyang.com/index.php?ch=29&pg=1035&ac=842427
相关报导: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18642
相关报导:http://ocdn.founder.net.my/news.php?newsid=30888
相关报导: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18280
http://www.malaysianbar.org.my/legal/general_news/pak_lah_heads_off_crossover_threat.html

沙巴进步党也曾经在沙巴政坛呼风唤雨,如一般政府,留下一些骂名也留下一些美名,尤其是在反赌方面,关闭博彩公司,减少跑马机(老虎机)的数目,叫人津津乐道。308选后分官位之前,杨德利通情达理,公开要求执政的成员党稍安勿躁,不要公开要求官位。分不到官位后的批判大会人民没有遗忘。20/4/2008杨德利“不会再针对官位的课题,做出额外或进一步的争取”。15/5/2008当古禄在 Daily Express 做同样的呼吁不要给首相压力时;沙巴进步党网页却声讨,为民请命,何错之有?要古禄好好反省!为什么一种事情却有两种解释?

杨德利不满地说道:“联邦只会问跳槽,却不问原因或问题出在那里”。 他批评联邦焦点放在国会议员的动向,却忽略了沙巴州的问题核心根源是眼前所面对的各种课题。究竟问题核心根源是什么?17/5/2008 沙巴进步党马贞文在<亚洲时报>重申表达民意,各种课题如比全国更高昂的运输费,机票,生活费,报纸和国产车价格,网络服务欠缺,电力欠缺,大部分决策都在联邦决定,联邦法令延伸至沙巴、棕油双重征税、非法移民等等,非为争取官职!马贞文说“RTM近日录取30名初级职员,没有一个来自沙巴州,这不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吗?”。

首先对于勇于表达民意,身为沙巴人民没有不衷心感谢的。接下来最关键的问题是,难道这一切是问题核心根源吗?这一切只能说,它的普遍现象是:沙巴人民付出一等的价钱,只能得到次等服务或货品;沙巴拥有很高的生产力和税务贡献,却没有得到同等比例的拨款资金回流。本质是固定的,现象则会随着事务改变,显现在不同的环境和地点。那这一切现象的本质是什么?

(1) 我们过去50年的政治,引以为荣的“协商精神,分享政权”,不见得完全符合民主的精神。一切的资源分配,完全被某些人因各种不同的需要而支配,而不是以透明,不以实际数据, 不以实际需要为根据,在议会里摊开讨论!问题尤其在“人为的敏感禁忌”和模糊大概的观念下,民主程序的精髓,荡然无存。慢慢演变成大家长制,集权制。

(2) 这种小部分人支配资源,完全没有民主制度赋予的制衡功能下,如何支配,就随他心所欲。不听话的,投反对党的,也可以随他心所欲。许多州属也以为不会轮到自己,却不知道,允许加害别人,一天自己可能会成为受害者,尝到苦果。不幸的是沙巴常常就是受害者。拿一个最典型的列子,今天沙巴进步党既然关心问题的根源,问题的本质,允许执政的中央政府,完全不尊重民主,只拨款给国阵国州议员,充当议员拨款,反对党议员,门都没有!公然惩罚整个不票选国阵的选区人民,公正吗?沙巴进步党能允许这事情,因为自己是受益者,不管他是不是符合民主,所以选择沉默?其他政党也只要利己,就不作声,可想而知。

如果大家在国会,议会坚持真正民主,我们也许不会占了别人便宜,但肯定不会发生今天沙巴的困境,被剥削,被边缘,被占便宜。这个不比官位,追风捕影有效吗?

(3) 首相进一步要求所有国阵议员,在国会州议会,不得支持反对党的如何动议,不管对错,不管是非黑白!沙巴进步党既然关心问题的根源,问题的本质,为什么允许这个行为?全国两千多万人,不可能用古希腊式的民主,举手表决议政,所以选了222位国会议员。首相可以指示,叫代表几万人民的议员任何表决;首相可以告诉人们如何抉择,这种民主,不可笑吗?从此集团利益为上,执法不严,执法为行政所用,民主司法被践踏。沙巴的问题的根源不就在这里吗?官位,20%%石油税在这个格局下,沙巴真的有救吗?

最后,在那被滥用得祸国殃民的“土著特权固打制”之后,沙巴进步党是不是打算建议给沙巴人民固打?所有国家官职,国营结构的聘用,都要为沙巴留个位?像美国圈出一些土地当成红印第安人保留地般,把沙巴人圈成保留地里,快要绝种的人种对待?这不就恰恰是思想毒瘤的根源吗?

在每个硬朗举动的身影背后,没有不流露百般的苦情。是不是该走出苦情,看清问题本质,从根本上去坚持,不是对现象盲目的追逐!因为在本质下手,去坚持,国阵不国阵还重要吗?还要被动的等待他人的举止,才知道自己如何反应?还害怕5年后的危机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