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8日星期四

拒谏饰非 (一)

各大报章大标题报导首席部长在州议会“炮轰”唯一反对党议员,指“提起棕油双重课税议题,是为大老板讲话,不是为弱势的人民讲话”。

[慕沙阿曼说,州政府实施棕油销售税不过是“向每年获得数以百万元计利润”的棕油业者抽取一些款发展本州及援助贫民,是为恰当的。他说:“你(黄氏)是否知道,这些多为来自外州的挂牌公司的大头家,每年从我们的土地资源中获得数以百万元计的利润,我们祗是从中抽取一些款项而已。“基于这些大集团每赚上数以百万元计的利润,且占用州内大片土地,所以被征税是合理的”。慕沙强调,州政府仅在棕油一屯售价超过一千元时抽取七点五巴仙的原棕油销售税,完全与小园主无关(少过100英亩不必缴付)。]
报导出处: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18528

议会本来就应该让议员们畅所欲言,议论政事的场所,当然言论的价值是见仁见智。在议会里,议员们是需要,也有权力提出问责和反映施政的弊端;其他议员们应以代表人民的权益为本,参与辩论,理清和动议方案;拥有行政权的内阁,更重要的是在这过程中检验施政能否真金不怕红炉火。慕沙阿曼的罗宾汉(Robin Hood)式的劫富济贫思维和论调是堂皇理由还是拒谏饰非?

[沙巴进步党给首相的公开信:第八点-自2007年六月以来,沙巴就一直被不公平的“食油津贴”方式来对油棕双重征税。这些税项应该退还给相关油棕种植者。估计联邦一年由全国油棕业者征抽得九亿令吉的食油津贴(2.5%),当中沙巴贡献了三分之二。作为仅占全国人口十巴仙的沙巴却要负担全国七成人口消耗的食油。是不公平的津贴税务。这也违了反国家利益,应事不宜迟马上纠正。此外,沙巴米价比其他州属贵,沙巴却并未在其他稻米生产地区得过好处。]
转载出处:http://www.sapp.org.my/default.asp?page=ytl080407cn
相关报导:http://ocdn.founder.net.my/news.php?newsid=30629

首先,为何不见其他政党议员的声援?沙巴进步党先前在报章的长篇大论,什么十四点备忘录,杨德利说的什么“宁丧虎口,莫为犬欺”“若无视死如归心,一身戎装亦枉然”。州政府对外州和联邦对沙巴是同样的道理,州或联邦税务也罢,难道他们突然觉得慕沙阿曼的劫富济贫论是可以接受的论调?况且是劫贫济富!

其次,在我国的税务制度下,公司税率是27%,净利越多缴税越高;个人所得税是梯形架构,收入越多缴税率越高。收入越多者,承担越大的社会责任(税务),早已经是个整个制度设计中。选择性的在特定行业再征额外税务是否合理公平?你越勤奋打拼,你越是该承担;你越是分了地,变卖祖业,你越是该被同情;黑白不分,不肖子孙二世祖比脚踏实地的孩子珍贵,这是什么道理?

再说,外州集团是如何得到沙巴如此广阔的农耕地?州政府以什么价格把地买了?这些卖地的钱共多少?用去什么地方?如果州政府没有把沙巴当掉,沙巴今天大不同吧!不是修饰错误是什么?再说,什么时候外来投资不被视为天大的喜讯?为什么今天外来投资突然被形容成有掠夺者的味道?

沙巴是全国重要棕油生产基地,是实际的生产,为国家带来税收;沙巴政府是不是理应向联邦政府要求,当联邦得到这些忽然暴增的税收后(尤其是当棕油售价超过一千元时),应该给予更大幅度拨款,以符合赏罚分明,多劳多得;又或是像对国油那样,就税收来源,更大幅度拨款回来沙巴,是要沙巴的棕油业更加的蓬勃。州政府却不把这个中央政府的施政的偏差纠正,害怕理直气壮的理论会损了西马大家长的青睐,妄说劫富济贫,根本是欺善怕恶,最后宁愿向毫无反抗能力的弱势来榨取。

既然要如此说词,那为什么州政府不再更早前,在实施棕油销售税前,在选前(在人民联盟提出前),要求更高的石油税?为什么不对蓬勃发展,一本万利的博彩业,征收沙巴特别税?为什么不对全州400多架合法的跑马机,沙巴的吸血鬼,征收沙巴特别税?如此的论调在这些方面是更贴切不过的。为什么?因为一方面是典当了家园,另一方面却正是“宁为犬欺,莫丧虎口”!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