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4日星期六

民族的精神面貌

近日因为工作关系,忙着穿梭在亚庇和拿笃之间,没有电邮和上网的日子的确叫人感觉沮丧;没有太多时间阅读和深思也同样感觉失落。感受比较深的是关于民族尊严的议题。

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固然在平日的举动间流露,但在苦难时,更会凸显一个国家民族精神面貌。近日各国媒体,尤其是中文媒体对于四川汶川大地震的报导,令很多人热泪,一方面是为如此惨烈的灾情的恻隐之心;另一方面是被很多很多人的举动所感动,是人们的相互关怀守望,爱让人间更美丽。祝愿这种高尚情操和人性光辉会持续,随着岁月更加的升华。

在我的路途上与拿笃的一个巫族计程车司机熟络,谈起马来西亚政坛;叫人同样的惊讶是,司机谈到马哈迪离开巫统时,也不忌讳的告诉说,他看了电视报导时,让他痛心疾首,为民族的未来流下眼泪!暂且不去仓促评论这个朋友的政治醒觉和民主意识的认知。一个人对民族对国家,有深厚的情感是无可厚非的。

深谈之下,是一个深信,民族与党的命运是捆绑在一起不可分割的信仰者。他所相信的,完全与马哈迪这几十年,每逢遭遇困难,要整合团结马来人时,的一贯说词吻合-- 马来亚被白人统治,在自己的土地上沦为奴隶,“就像新加坡的情况”;来影射不团结就会被他族主导,挑起民族尊严的神经。竟把民族尊严是建立在不可侵犯的界线上,而不是建立在自信根基上。

纵使是自认世界贯彻民主的龙头大国美国人民,在触及肤色问题上,他类和本族的认同感还是隐约可见。世界许多奉行高度民主的国家,也历经逐步改进的历史,或是单一民族国家。当然这不是认同极端民族主义或是施政;只是在想,我们离真正的民主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吧?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毕竟不是一朝一夕成就的,是经年累月累积而成。真正关心马来西亚的人,能忽略这个部分吗?在这个“民智初开”的时候,正是需要一个大公无私的领袖,牵引这个民族走向成熟,走向自信,走向自信背后真正的条件。强行堆砌起来的高塔,铁手腕下的政权,强行累积的财富,强行扶持起来的民族精英,是真正的自信吗?会长久吗?

自信背后真正的条件是什么?是优越的思考能力?是解决问题创新的能力?是创造一个共生共荣的能力?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