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日星期日

马来西亚宪法与社会契约

论民主制度的理论基础,要首推卢骚的<社会契约> (Social Contract,Jean-Jacques Rousseau)。它阐述个体组成群体和社会的形成;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依赖,有时又会因利益的冲突形成对立的关系;这时候一个社会契约就从而产生,以维持社会和国家的稳定运作。要维持这个契约时,个人的责任,权益,公民选举领袖的义务,缴付税款供公共用费;领袖的责任,各个方面的义务和他们的关系;清楚阐明各方的权限,权力和责任。遵照这个理论根基,一个国家的宪法,就是社会契约的体现。

也常常听见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公开要求人民别公开质疑宪法下的社会契约部分。有鉴于此,也因为人民知识水平和识字率的提升,国家原则(实为最简化的宪法精神概要) 或许不再足够。全体国民是时候应该熟读,认识宪法,不要道听途说。国家的教育课程,是否该把国家宪法列入正课呢?请看相关资料供参考:

马来西亚的宪法是我国一切法律条文最高的法律根据,它是根据李德委员会(Reid Commission)在1957年发表的“1957年马来亚联邦宪法委员会报告”或“李德委员会报告书”为根据,起草为马来亚的宪法。 马来西亚宪法没有“社会契约”这个词汇,但一般上是指种族关系部分;独立时华人和印度居民获得公民权,成为马来亚公民,享有公民的权利;为此换取赋予土著优惠。[The Commission also said that the article and its provisions would only be necessary to avoid sudden unfair disadvantage to the Malays in competing with other members of Malaysian society, and that the privileges accorded the Malays by the article should be gradually reduced and eventually eliminated]。因此所谓的马来西亚的“社会契约”下的马来人和土著优惠基础包括:

(1) 32条款规定最高元首为国家最高统治者 (Supreme Head of the Federation),由马来统治者议会遴选。

(2) 152条款规定马来语为法定国家官方语言(The national language),官方语言是指一切官方用途(政府公务) 的语文语言应用(be used in both Houses of Parliament, in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of every State, and for all other official purposes. "Official purpose" means any purpose of the Government, whether Federal or State, and includes any purpose of a public authority)。

(3) 153条款赋予最高元首权力,保护马来人和其他土著优惠(to safeguard the special position) 的责任。为了维护这些族群人士的权利,这条款列出联邦政府可以通过在公共服务领域,政府奖学金,公共教育或同等如培训训练机会,或提供特别设施,或在发出准证和执照时设定固打制,马来民族享有优先考虑权利 (reservation for Malays and natives of any of the States of Sabah and Sarawak of such proportion as he may deem reasonable of positions in the public service (other than the public service of a State) and of scholarships, exhibitions and other similar educational or training privileges or special facilities given or accorded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d, when any permit or licence for the operation of any trade or business is required by federal law)

技术上挑战这些条款是非法的。对马来西亚的社会契约最经典的批判者是李光耀,早年还在马来西亚时所在国会所作出的发言。基本上现代的马来西亚也没有个人,群体或政党是反对,挑战这个社会契约的。任何动议要改变这个契约,必须得到国会2/3的通过,以及统治者会议的御准才可成案。再说以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人口比率,非马来人政党是没有可能在国会掌握多数。因此任何使马来人害怕“在自己的土地上成为奴隶”的尝试,是骇人听闻,是煽动性的,是有目的的。

至于从这个社会契约衍生出来的如新经济政策,规定土著应该在商业活动内(至少是所有官方计划或需要政府发给执照等领域)持有最低法定至少30%股权,给予售卖给土著的车辆折扣,给予售卖房屋保留30%固打及折扣。这在执行上倒是有太多的疑问:

(1) 新经济政策本身有没有超越了宪法赋予的权利?太多政治人物极端,非理性的讲话,不禁叫人怀疑。

(2) 先假设新经济政策是在宪法允许的,在执行新经济政策时的透明度,的确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新经济政策究竟在什么领域执行?大概不是很多人知道完全知道。如此重要施政,难道政府不该定时清楚的公告人民吗?什么是真正新经济政策许可的,有多少不是政策许可,实为种族歧视?种族保护政策和种族歧视毕竟只是一线之差。

(3) 说起新经济政策的功绩, 许多支持的人,把上个世纪90年代末,马来西亚没有发生如在印尼的族群骚动(排华)归功于这政策成功造就了一群土著中产阶级。如此讲话未免太过"自我成全的预言"(self fulfilling prophesy)。50年的立国和打拼发展,加上我国丰富的天然资源,成全的蓬勃经济发展,为何突然变成了“罗宾汉”劫富济贫的功劳?或许如果我们是用另一种方式(譬如经济上采取不分种族扶贫),我国也许会发展得比新加坡更为蓬勃?当然这是个假设性问题,重点是,邀功于没有发生如在印尼的族群骚动是同样假设性的。

(4) 新经济政策的30%持有权目标,为什么不能更透明,更开放的公布数据?如果大家记忆尤新,年前国内某权威独立智囊团体发布的数据,与官方数据差别甚大,结果被轰得体无完肤,撤职了事。更有极端政治人物此地无银三百两,说什么,“如果那样,应该以人口比率来作准,持有权目标应该提升到60%”。如此重要的事情,统计根据是什么?数据能不清清楚楚,科学,理性的交待吗?

(5) 千万不要故意转移焦点,当执行新经济政策时的清廉有效度被质疑是,太多太多疯狂的人,极端的辩护,煽动人民的情绪,并非陌生的事情。清廉有效度真的没问题吗?原意为了减少马来族群的贫穷率,增加“广大马来族群”的经济力量,却落到利益是集中在数个人的手上;如AP大王,乃是马哈迪沾沾自喜的功绩;这种乖离造福“广大马来族群”,变成精英马来人政策,还符合宪法精神吗?

(6) 在民主制度下,一些新经济政策的施政却变成了,社会主义式的财富分配?部长以什么原则来分配准证?雪州大臣揭露说雪州98%合约通过协商批发,获工程承包商是同批人!或许如果没有了官方机密法令,大家会惊讶的发现,经济策划组是以什么原则来做财富分配?民主制度和自由经济市场容得下社会主义式的财富分配吗?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

相关阅读资料:
(1) <马来西亚宪法> http://en.wikisource.org/wiki/Constitution_of_Malaysia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cial_contract_%28Malaysia%29
(3) <马来西亚国家宪法的153条款> http://blog.360.yahoo.com/blog-VkkdPUU2aaO_pvqIzlz.BxIh?p=226
(4) http://www.malaysianbar.org.my/legal/general_news/under_threat_what_threat_.html
(5) <大臣:雪州98%合约通过协商批发 获工程承包商是同批人>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8/04/13/25.html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