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日星期日

拨款都用到什么地方?

首相署在国会辩论总结时指出,沙巴在联邦内阁代表人数并不是沙巴人民心声没有有效带入国家主流的主要因素。纳兹里更揭露沙巴州在第九大马发展计划,共得157亿领吉拨款(7.8%),是全国获拨款第二高的州属 <诗华,29/5/2008>。叫人震惊吧?

31/5/2008 首相再捎来好消息,沙巴得额外10亿领吉拨款,沙巴国会议员年度基金增加100万,州议员年度基金增加到40万。这回皆大欢喜了吧?

当沙巴的财政出现如此捉襟见肘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完善人民迫不急待的基本设施建设(水电供应,马路和桥梁修建);却去选择一些锦上添花(good to have)的计划,多过实际功能的计划?白象计划(white elephant) 处处可见,灌水计划无所不在。

数十亿的亚庇-保佛火车路重建真的如此首要吗?发生了无数次劫案和虏人案,提了几年,要安装避露电视,确说联邦政府的300万领吉还没批下来;但每年州政府,亚庇市政府燃放的烟火的价码与这个数目相差不远吧?这如果不是施政舞弊,就是施政白痴,完全分不清也看不透先后有序的需要。

公家的建筑物更是建了一栋又一栋,需要吗?多少是空置的?或是连扫地的庸人也有一间,也许大过总统套房的空间,需要吗?因此很多地区根本就没有剩遗拨款可以运用。

该卖的都卖了,我们的岛屿,我们的木材。不该卖的也卖了,包括土地,天然资源,亚庇的海滩!该税收的已经收了,就只差停泊在自己家门前的汽车不需缴停泊费。不该税收的也已经收了,包括恶名昭彰的棕油税!现在又竟然是全国获拨款第二高的州属,沙巴依然是最贫穷,这回沙巴的官老爷又有什么话要说呢?

或许首相该是时候告诉这些沙巴的官老爷:闹够了吗!又或许首相这次访问沙巴,忘了给沙巴人民赠送沙巴一份礼轻情义重的大礼物,人民会感激不尽!给沙巴一个特殊的财政状况和清廉大稽查,究竟拨款都用到什么地方?究竟拨款用途有没有舞弊贪污?究竟拨款有没有善用每一分钱的价值?有没有浪费公款?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