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6日星期一

沙巴的社会病态(一)

不晓得大家是否知道,非法的赌博不说,除了多不胜数的各类彩票和云顶赌场是合法的赌博;沙巴还有一种赌博是大大方方,领着执照合法营业的。在沙巴拥有大约400 架的合法老虎机或是 跑马机(Slot Machines)。这些老虎机是安装在各个地点的体育和休闲俱乐部(Sport and Recreational Clubs)。而这些俱乐部几乎都设立在住宅区周边;而且他们的装璜的华丽度,是没有多少官方或是私人界可以比拟的。

当然这些俱乐部都拥有一些体育设施如藤球,桌球,乒乓,健身,篮球,飞镖场地设施;他们也例常有一些休闲设施如卡拉OK,酒吧,餐厅等设备;这些设备是这些场所之合格成为俱乐部的基本条件。对于体育休闲的活动,绝大部分人民都应该不会有异议;但可悲的是,这一切则恰恰是装饰用途,没有被运用的设备。反之,这一切成全的,正是每所俱乐部取得5到10架老虎机合法执照的途径。

精彩的地方是,这些俱乐部夜夜笙歌,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客似云来的正是几间美轮美奂的房间。吃喝免费,无数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的香水味把人醺得昏昏欲睡;如果有议员假装正人君子,批判亚航空服员的服装太暴露,这里的各国各宗教的女服务员的短裙,大概没有可以再短了;热情的招待,让人宾至如归;务求客人大方,尽兴,像没有明天般的博杀。

一夜下了,多少人变卖家当?多少人的未来几年的薪水已经预支?多少人倾家荡产?多少人成为非法借贷(阿隆)的奴隶?多少政府公务员,高官显要从此踏上身不由己的日子?多少人家破人亡?更多的官老爷也死在这里;什么人民利益,什么宗教教义,什么仁义道德? 别问当事人,这些迷失的人们;问问深受其害的家属,绝对不是骇人听闻,沙巴有多少家庭是活得生不如死!

当然,没有人拿着枪,迫使这些人去赌;别把责任推到热情女服务员的头上,这些赌徒对于自己的行为,必须负上所有的责任。回教党执政的州属没有“合法”的老虎机;据说在砂劳越也没有合法的老虎机(请朋友们确定是否正确);据说只有沙巴和联邦直辖区才有合法的老虎机。我只是好奇,马来西亚政府除了顶云,坚决不再发出赌博执照,却允许变相的小型赌场,在沙巴每个角落林立?是为了税收?还是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据说每一架老虎机,保守的估计,一年可以吸取赌博金额一百万领吉!400架合法老虎机,一年下来恰恰从沙巴,这个全国最贫穷的州属社会,抽取了4亿领吉的流通金钱。4亿领吉对许多州属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但对沙巴这片贫瘠的经济,它正是唯一可以被运用的剩遗收入(Disposable Income)。整个社会所剩无几,足使地方经济发展的流通金钱也被抽干!向垂死的病人抽干少许维持生命的血液!

联邦政府的施政立场究竟是任何的?沙巴政府的立场究竟是任何的?难道他们都不晓得吗?还是有没有涉及利益关系?谁在这个生意获利?执照是如何发出?发给什么人?该不会为了,使一些人快速的富起来,达到财富均衡,像汽车入口准证(AP)般派发执照吧!获利多少?沙巴政府在赌博税务得利多少?获得的税收,能抵消它带来的祸害吗?老虎机就正如鸦片,沙巴应该继续让鸦片馆存在吗?继续让沙巴成为马来西亚的“东亚病夫”!?

世界许多国家在应对毒品,卖淫,赌博等有不同的策略,从严禁到合法化的方法都有。但在采取任何一种策略的同时,法律和社会援助机关都必须到位。而不是随心所欲,毫无节制,不设安全网般的胡乱决定!沙巴的政客们!你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