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1日星期六

虚伪

在批评别人的时候,但愿自己用来衡量别人的道德标准是仁慈宽容合理的,因为同样的道德标准将会用来衡量自己。我想,所有的批评者也应该用这样的原则吧?

要谈起虚伪(Hypocrite)这个话题,我想起哲学作家周国平先生的观察,在这个信仰崩溃的年代里,真正有信仰的人不多,很多人活着在虚伪和假装有信仰的假象中。基督教史的记载,暂且撇开信不信的问题,把重点集中在一个现象后的面貌;基本上它就一部一次又一次,没有信仰的人以维护信仰的名,把有信仰的人当作邪教徒置之死地的历史。看看马来西亚今天的情景,看看某些人的宗教抑或是政治信仰,让人不胜唏嘘,惊叹历史的相似度和人性本质的体现!

他在政坛数十年,有过呼风唤雨的权势,一手一脚制定法规,一切对自己有利,在所不惜;却在自己意外掉出这个权力核心时,说什么自己没有说话的机会!说什么政府不开明!说什么裙带风!一个独裁贪婪者,贱踏民主,贱踏司法独立,摆出一个开明清廉的姿态,以维护自由言论和国家利益的理由要别人下台,这不是最大的虚伪是什么?

他们以维护民族宗教和国家利益(Demi Bangsa, Agama dan Negara)为名,搞了几十年;落得人人自己家财万贯,人民还是身无分文;建了无数的教室教堂,人民落得完全没有竞争能力;国家的财富被抽干;遗留给下一代的不是被预支就是所剩无几。请叩心自问,谁是民族宗教和国家利益的贱踏者?这不是最大的虚伪是什么?

这个党从不唱高调,只求成效,到不再底调。在各个媒体唱的恰恰是高调,不求的恰恰是成效;如今该把自己命运掌握在自己手时,恰恰是无比的底调。请叩心自问,那不是虚伪吗?

这个党高喊某某的不信任动议,是违反国阵精神,罪该万死的同时;他为何不同样坚持,那无理取闹,阻碍建妈祖神像的家伙,国阵精神何在?章先生当年受的迫害委屈是咎由自取吗?那不是一部基督史的翻版,是什么?差别在于要名誉,要政治上的你死我活,还是要利益而已。

这人高喊有人利用汽油的议题,煽动人们上街示威,是捞取免费政治本钱;满口的提防捞取免费政治本钱的人。请叩心自问,谁的通水沟新闻最多,谁的卖教师节卡片活动最符合这种形容?那不是虚伪,一部基督史的翻版,是什么?

他们把亚航空服人员的裙子问题,高规格高道德标准的带到国会讨论,说太短,败坏道德!有人把学生的白色上衣说成太性感,败坏道德!有人满口的宗教虔诚!反赌反娼反酒!自己去走一趟看看吧!哪位欠了英国赌场一些小钱的,就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以最高的道德标准来发言,来影射自己的虔诚。请叩心自问,那不是虚伪,一部基督史的翻版,是什么?

说得温和点是虚伪。说得露骨点是欺世盗名,监守自盗,自肥;欺骗和出卖的,恰恰是如孩子对父母的完全信任!说透了是像中古时代,把牲畜或孩子或女孩或活人的生命和鲜血,当成奉献赎罪的意识;用别人的生命和鲜血来换取自身的救赎。

(1)
http://www.malaysia-today.net/2008/content/view/8129/84/

(2)
http://www.malaysia-today.net/2008/content/view/8209/84/

(3)
http://www.chedet.com/2008/06/openness.html

(4) <刘伟强:投不信任票举动 无法动摇对首相支持>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19204

2 条评论:

匿名 说...

I simply don't understand. Casting a vote of no confidence is very normal democratic procedure. Look at the UK, Japan, USA and etc. How many premires had been ousted by this mode? So what is the big deal? Our Sabahan leaders should at least pay a heed what SAPP's causes but not condemn them at all cost.

正掌心 说...

This is exactly how hypocritical of these people are. A truly democratic society would allow attempt of this kind --- the expression of people’s will; be it yes or no in securing majority. Calling themselves democratic parties, but act exactly like feudalism regime. Calling themselves the defender of people’ interests, but the calculations are all on themsel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