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3日星期一

国殇

楔子一:杨德利要在国会提对首相投不信任票,诚如许多人的分析,可能连门都没有!

楔子二:[刘伟强:自民党宣誓效忠国阵,他们支持阿都拉的领导,更支持阿都拉继续出任国阵主席。“国阵后座议员的角色就是协助政府,有什么事情应在适当的管道内解决,而不是这样吵着要投领袖不信任票,这简直就和反对党无异,我对此感到非常痛心。”]

楔子三:[杨德利今日抨击其他沙巴国阵成员党领袖,并未在周四国阵紧急会议时为沙巴人民争取解决问题,而只顾联手打击进步党!]

楔子四:[由于贸消部长沙里尔明日在国会提呈的支持政府调涨油价动议,可能演变成为对首相阿都拉的变相不信任动议,正副首相今日祭出党纪,三令五申谕令所有国阵议员,不得投票反对国阵本身所提出的动议。]

如一贯的立场,疑点利益归于当事人;要对杨德利的举动,应该给予一个肯定和赞许。你可以不同意杨德利对首相的评价,你可以不同意杨德利要倒首相台的理由,你可以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徒劳无功,你可以在动议投票时否定沙巴进步党的动议。你不可能也不应该去反对民主制度下,赋予国会议员弹劾某领袖,和对首相或政府投不信任票的动议权。

所有的政治动物们,今天的马来西亚人会张大眼睛,也用文字记录下来:为了今天对自己有利,谁今天强行扭曲民主制度?有朝一日,因为这个扭曲的民主制度,成就了更霸道跋扈的独裁者,却失去了民主制度下赋予的制衡机制,你们要为这段历史负责!它不该发生在马来西亚的民主,不论是什么政党执政!这个弹劾的机制必须到位!

先不说各怀鬼胎,最好你死我活;当年章先生被打压,杨德利的行为未尝不是如此;当年团结党的耻辱,也不过如此。分而治之,大家来个自扫门前雪,事不关己,你死你的事;一个一个来,妈祖啊,母语啊,教堂啊,歧视啊,边缘化啊,打压啊,惩罚投选反对党的人民啊,不公平课税啊,给政敌挡路的乱下罪名啊…。刘伟强的发言,也如杨德利的观察,沙巴的国阵成员党也罢,马华也罢!大家摆出一幅宣誓效忠党的姿态!

所有的政治动物们,今天的马来西亚人会张大眼睛,也用文字记录下来:你有什么资格说宣誓效忠党?你有什么资格以自身的利益做考量?民主制度下什么时候允许你把“人民为主人”,委托你成为代议士,你却把这主人的权力和尊严践踏;像太监般自我贬低,对权势叩头;像哈巴狗般摇着尾巴,去舔别人的脚。你把委托你的人民的利益摆在什么地位?请你检验自身对民主的认识:“后座议员的角色就是协助政府”!?纠正呢?监督呢?进谏呢?人民的利益呢?

什么民主制度,不是全盘大计,以人民利益为根本依归,叫议员心服口服;竟有党中央亮出党鞭,要国会议员支持,不然纪律对付!不但要议员一定不可投不信任票,连接纳为动议也休想过关!要议员一定要投支持政府的燃油调涨油价动议,以变相宣扬政府受欢迎,不照办有你好受!这是什么民主制度啊?就算共产党也要避忌几分,独裁的缅甸军政府也偷偷摸摸的做!马来西亚政府却大大方方的干,议员们竟乖乖的听,呜乎哀哉!国殇啊!

相关报导:
<国阵特别汇报会没提不信任动议,正副首相令议员不得反对涨油价>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4855

<刘伟强:投不信任票举动 无法动摇对首相支持>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19204

<魏家祥:政治盟友要共赴时艰 不是火上添油 >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19202

杨德利抨击沙国阵成员党领袖,未为沙人争取解决问题,只顾联手打击进步党
http://ocdn.founder.net.my/news.php?newsid=31666

1 条评论:

匿名 说...

UMNO / BN / PM is now facing a life and dead situation (after over 40 years in power), and the key persons are trying all means to stay in power. I am sure the one who decided to launch an investigation against YTL for corruption knew exactly how everyone will perceive this strange coincident event. Obviously at this “critical moment”, for them to “win”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to “perceive as doing the right things”.

There are good reasons why many renowned leaders said people need to “fight” for freedom and justice. Too often one simply could no longer talk sense with those who has no conscience and shame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