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1日星期六

灰姑娘和生金蛋的鹅

童话故事里叫人讨厌的,是继母对油瓶妹灰姑娘的偏心!我认为更加让人痛恨的,是灰姑娘的父亲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假设他还健在)!对于杀鸡取卵的行径,的确可笑和可悲;但当主人把生金蛋的鹅,像继母对灰姑娘的对待,又要永生永世的金蛋时;讨厌和痛恨变成了绝望,可笑和可悲却变成了恶魔。

有个巧遇的机会,与一位棕油厂业者和油棕园主深谈,棕油业者的金蛋可都是有血有泪的!共15%课税--不理本钱,以卖价为准,实在是大约相等20%营利课税。企业税为26%营利税率。肥料价格和石油直接相关,与相关税务难道不是转嫁园主?燃油电力价格,运输费,路税,地税,执照费,外来劳工人头税难道不是转嫁园主?个人收了所得税的27%税率难道不必缴吗? 数一数,我国什么行业要缴上近60%的营利?大概博彩业的暴利也不必如此课税吧!

好了,就让老爷们把这些棕油业者当成是生金蛋的牲畜,给这群牲畜合理的产蛋巢和食物,免得遗失和影响产量。大概一个稍稍有脑袋的老爷们,符合利益原则,也会认为合理吧?但事实恰恰相反!灰姑娘现在变成了老爷们的苦力性奴!要承受没完没了的奸污,她还得在生金蛋的同时,安顿自己的生活所需。

允许我天马行空的假想一下,如果灰姑娘的父亲还有一点点的脑袋,花几十亿领吉,把亚庇保佛火车路,挖了又再重建,究竟为什么?它的实际回益是什么? 反之,如果把钱花在主要棕油产区的山打根,斗湖和拿笃,用火车路连接成圈圈,24小时x365天运载,每隔5分种一班,加上联系几个主要港口;所有的棕油厂和主要的油棕园在分支线联系这个主轨。趋时,运输果实到棕油厂,运输原棕油到炼油厂到港口,运输肥料从港口到园丘等等的效率倍增,能源燃料的使用大幅度减低,成本成倍下降。大家的受益不是更多更大吗?

棕油业者的三大成本和问题--肥料,劳工和运输。解决了运输这环,大家也许缴税也缴得更心干情愿吧!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