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4日星期二

阿智正传-- Made In Sabah

刻意去丑化或人身攻击别人,的确不是光荣,也不道德的事。 但是当一个人老是要自暴其短,让人笑柄,大家也只有摇摇头暗叫“天啊!”的份。曾阅读 <阿Q正传> 的朋友,大概都会惊叹鲁迅对社会细腻入微的观察和精湛的文笔;[阿Q精神]更是当代人的照妖镜,时时看看自己,看看别人,是不是不知不觉间,被阿Q的鬼魂附上身了呢?

话说百年后,阿Q终于再次转世为人,来到这片穷乡僻壤,叫什么“无风国”。原本是长得满缀致,父母给他取个名字叫“大学”,但就是不晓得怎么搞得,“大学”越是长大,前世的癞头疮就不停的长,“大学”硬说是相由心生,头上的癞头疮肯定是用脑过度,那是智慧的象征,久而久之,没人记得他原本的名字,大家都叫他“阿智”。

关于阿智一生的事迹,我既没有鲁迅尖锐明快的观察力和思路,也没有他幽默的文彩。所以<阿智正传>的撰写,恐怕要遥遥无期了;但阿智的一些人生片段,我还是想为他留一两笔,以示纪念!

(一) 话说阿智混上了这群地方流氓,因为自己个子矮小,又长满一大片的瘌痢头,就当上这群人中地位最低微的小弟;平时被呼呼喝喝被欺负是可想而知。那天,这群流氓终于逮到机会,大家群起围剿一个叫小牛的家伙,要一对一,或是几个人未必是小牛的对手。这小牛长得就是壮,许多兄弟都受过他的拳脚。一轮乱拳快脚后,小牛奄奄一息,倒在血泊中。

兄弟都散去后,这幕值得留一两笔以示纪念的好戏才正要上演呢!在狭小的后巷里,阿智身影在灯光角度的投影下,显得无比的高大强壮;他一步一步的走近血泊,最终高高的站在一旁,傲视脚边的小牛。突然狠狠的对他踢上几脚,口中念念有词,“要不是你这东西,我就要当上驸马爷,享受着不尽的荣华富贵了!”,纵使公主什么样子自己也没见过!纵使自己不时会在独处时摸摸自己的瘌痢头!

(二) 阿智没什么好(爱好),就是喜欢在口头占占便宜,沾沾别人的光。见要饭的老头走过,就是爱吆喝“你老子我告诉你阿!我镇的大老爷可仁慈过隔壁镇好多哪!我隔壁的张妈陈老伯,都这么说。我镇的大老爷是个活神仙噢!你可要感恩啊!”。

有一回阿智刚好被人辞退了闲着没事干,恰巧要饭的老头又走过,阿智怎能放过这个出口闷气的机会大声的吆喝 “你这老不死叫化的,你滚得远一些的嘛!人家就听说这儿叫化多,不来这游玩”。叫骂了一阵,见人群围了过来,为了壮壮自己的气焰,得让人心服口服,脑筋一转 “我那干轿子生意的朋友告诉我的,好几十船的游客都不敢来我们这玩,就怕你这臭叫化身上长的瘟疫,害死人!”

大家默不作声,正因为坊间的确有个如此的传言。但是大家都在说,我好几个干轿子生意的朋友都告诉我,游人都不敢来“无风国”游玩,怕的倒不是什么瘟疫,据说别人都听说“无风国”有个弱智的,还深怕听说要喝了这方的水,会变得像他一样。大家都默不作声,沉思冥想。

<阿Q正传 >鲁迅 著
http://www.my285.com/xdwx/aqzz/index.htm

1 条评论:

匿名 说...

I think this is going a bit too far. You need to calm dow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