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6日星期三

老而不死是为贼

一般人对孔孟, 儒家的刻板印象, 加上偏见的人都认为, 儒家思想是帝王将相之术, 奴役人民百姓; 腐朽的封建思想毒药, 造就愚忠愚孝; 把历代的读书人塑造成, 贪生怕死, 明哲保身, 投机分子.

一代幽默大师林语堂认为, 孔子是不失幽默的, 只是后人不察觉. 对于这样的观察, 我不得不信服得五体投地! 毕竟, 一个人可以饱读诗词, 熟读圣贤书; 未必保证这就是个贤人大师. 毕竟一个大师的心胸和气质, 是在他的血液里, 在他的骨头里, 不是可以随便就可以伪装的.

你能想象如此重视社会地位等级, 尊师重道, 长幼有序的孔子, 会说出"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话吗? 许多读书人却是枉做好人, 充分发挥其明礼仪的本事, 企图要为老师的"失言"来个心照不宣, 避重就轻, 给老师留个"体面". 我说该死的是这些枉读圣贤书的家伙, 学了半桶, 不咸不淡, 还要枉做好人, 把原本老师无比的智慧, 没有任何色彩的见解, 硬要加上颜色, 做成躲躲藏藏, 猥猥亵亵. 这些人也许年纪轻轻呢!, 但就恰恰是"老而不死是为贼"的写照!

学而不精, 吃古不化, 却打死不走, 误人子弟, 不是贼吗?
自己不学无术, 却不许别人进步的见解, 生怕别人功高盖主而打压, 不是贼吗?
你懂多少, 大家心理有数; 外圆内方, 你却过了火, 下流的奉承阿谀, 赖死不走, 不是贼吗?
不干本职的活, 只求私人利益, 混日子骗两餐, 打死不走, 不是贼吗?
不为民某利, 独善其身; 清廉也好, 贪官也罢; 民利一筹莫展, 你却赖死不走, 不是贼吗?

为人师表也好, 当董事也好, 顶着华教工作者的大帽子也好; 自己量一量, 问问良心, 自己是不是"老而不"? 自己是不是贼?

为人代议也好, 当官爷的也好, 顶着民族福利工作者的大帽子也好;自己量一量, 问问良心, 自己是不是"老而不"? 自己是不是贼?

腐朽了, 过时了, 老坏了, 却不知退下; 强占着位子, 权力; 防碍别人进步, 偷窃了他人的机会, 时间谋求更好的, 难道不是贼吗? 难道当贼的, 偷窃的, 不是天下最大的罪过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