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4日星期二

沙巴的贫穷人口问题---究竟是资源的诅咒, 还是人为的疏忽?

马来西亚政府51年除贫经验的中, 它的的确确是成功使一些贫穷人口脱贫;平心而论,那不见得完全因为政府的劫富济贫的政策,有一些成就是值得赞扬的。 但今天沙巴人口每四个人中, 就有一个人的生活在贫穷线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为什么马来半岛除贫的经验,没有在沙巴复制?
相关资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Sabah_State#Economy
贫穷的定义: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verty_level

明显的例子如橡胶小园主发展局(RISDA)的翻种计划。 它为符合条件,拥有 少过10英亩土地的小园主提供翻种橡胶树的津贴。小园主可获得每公顷的土地7000令吉的津贴,并能分期6次获得此津贴, 橡胶小园主发展局网站(www.risda.gov.my)。同样的小园主翻种油棕,是同样可以得到津贴的。可悲的是, 在沙巴翻种像胶,却没有如在马来半岛的"像胶翻种金", 因为RISDA的计划不包括沙巴在内。 翻种油棕津贴在沙巴是鲜为人知的事情!

沙巴政府难道不可以成立类似的机关, 发展沙巴的农业吗? 当沙巴的农业因为被扶持而蓬勃发展起来,沙巴政府的税收不是也可以相对的增加吗?之后保留一部分的税收再回投发展农业。 以此类推, 这样的一个经济发展的模式, 在马来半岛成功为许多农民脱贫是不争的事实。

为什么沙巴政府不能专注几样农产品(例如像胶,稻米, 黄梨等等),大事加以有系统和大规模的推行? 如果是税收属于联邦政府, 那国库不该保证,一部分的税收会再拨回投入发展农业吗? 难道这个模式那么难懂吗, 以至当政的不能理解? 还是笔者的无知和天真? 又或是问题根本就是政府的无能和没有政治意念?州政府动则拨地数千 数万公顷土地发展稻田, 结果拨拨款都给富裕的集团手中, 如此正是富者越富,贫者越贫的症结。允许我在这个段落做一个大胆的假设, 沙巴的贫穷问题,是政治人物和掌管政府机关的人为有意或无意的疏忽所造成。

纵使沙巴每年的联邦拨款是全国第二最高,第九大马计划共得169亿令吉。 沙巴许多人民生活的基本建设 包括发展经济的硬体条件和能力,如直接出入全世界的港口,马路,铁路,公共交通,水,电,通讯等建设是全国最差。 也只有在这些建设完善后,一切经济行动的成本才会降到最低。

不要再伪装了, 沙巴任何建设的造价是必比马来西亚平均造价高出成倍! 沙巴贫穷人口被贪污滥权所害, 实实在在的, 比马来半岛还多几倍! 纵使沙巴政治人物大力否认, 像胶收购中心的执照, 没有被限量发出, 以达到控制市场价格的目的。纵使否认, 执照只发给王亲国戚,有裙带关系的人。 沙巴最穷困的农民人口, 的确是被中间人剥削得比任何地方还多! 人祸! 沙巴的贫穷, 肯定是人祸!

那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Muhammad Yunus 的微型贷款 (Microcredit Scheme) 模式在沙巴可行吗? 沙巴的渔民人数, 就申请渔民燃油津贴的人数, 绝对不会是小数目。 结果沙巴的捕鱼业发达吗?事实是可悲的, 沙巴的捕鱼业却没有普及 达到脱贫的目标。 许多渔民满足于卖哪一点点的津贴燃油的利润。 到沙巴卖土产和手工艺品的地方看看, 你会惊然发现, 许多的手工艺品是印尼或菲律宾入口!

微型贷款成功的关键,是借贷者拥有的技能(competency) 和对成功的渴望(desire)。 看看沙巴的情况,变相的微型贷款(非法借贷)却比比皆是, 同样注定失败的下场的原因, 我们不是没有借贷的便利, 我们是没有成功的条件! 我们是缺乏对成功条件的认知和创造!在这个段落,允许我进一步假设, 沙巴的贫穷问题, 在这点上,人民本身难辞其咎。 原因是什么?是政客特意的麻醉?是教育的失败, 容后再说。
微型贷款: http://en.wikipedia.org/wiki/Micro_credit
尤奴斯: http://en.wikipedia.org/wiki/Muhammad_Yunus

"资源的诅咒理论"在沙巴成立吗?一般印象拥有丰富物质资源的地方, 人们努力的挖掘开采矿物和石油, 砍伐木林; 因为一本万利的缘故, 因为利润来得太容易; 产地也许都会在开发时风光一时, 美国开发西部时如此, 半岛锡矿城镇如此, 沙巴的林业城镇也如此;而真正的财富大都流向马上可以享受繁华的地方。 在资源枯竭后, 这些地方慢慢的老死, 退化和被淹没。

但资源的诅咒理论已不再是必然, 看看文莱和迪拜。当这是你唯一的土地, 当你真正爱护这片土地, 落后不再是丰富物质资源产地的必然。唯有哪些把自己看成是这土地的过客的政客才如此漠不关心。为什么没有舆论愿意挑战这些政客? 沙巴的政客就只万众一心, 枪口对外, 只说联邦亏待沙巴。 政客假装的骂,把一些人钉上十字架把!沙巴的政客都该封圣封贤了?

问问身边任何一个人, 任何的种族, 任何的社会阶层,谁不愿看见没有贫穷的沙巴呢?我想大家都恨不得所有的人们都富裕起来, 让建房子的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让做买卖的客似云来,让洗车的停不下来,让卖 Nasi Lemak 的大发利市。可悲的是政客们玩弄着种族矛盾, 玩弄着谁控制了财富不愿让另一些种族富裕,久久不愿放手,是这样吗?

当沙巴拥有更大的中产阶级,社会会更安全,更繁华, 更敢于寻求公正公义和民主。也只有这样,沙巴能走出困境和悲情;这恰恰是政客不愿看见的景象。沙巴的贫穷人口问题, 政客难辞其咎!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