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0日星期四

一个老人的愿望

你看你听,你再用心的看,你再用心的听。你看到,你听见老人的愿望吗?一个老人自己不太想自己说出口的愿望!

老人说哪个糟老头太没意思,他犯的天下第一罪-- 明明有许多经验老道资深的,可以当顾问;却偏偏要重用4楼哪群乳臭未干,牛津剑桥毕业的年轻人!核心幕僚必定是裙带利益团体。

在此先声明,4楼不4楼,没有什么意见,也不代表认同。但是牛津剑桥毕业生又怎么了?老人引以为傲坚信不疑,身体力行20多载的真理,"血缘肤色拔苗助长制度"下,学业有成的公子哥儿难道错了吗?老人怎么突然认为能力比血缘肤色更重要?天啊!马来西亚企业号(Malaysia Inc.) 这艘巨无霸上,哪一个角落的用人之道不是用同样的血缘肤色原则?谁来为这艘大船吹响危机的号角?

老人说小老弟,你可要好自为知,别重蹈覆辙,4楼的教训你得铭记不忘!当老大的不可一手遮天,"老大进谏理事会"的点子不错,你要嘛,我老人家免费效劳也没什么两句的!当然老人还不忘了说,别误会了老人要学邻国的李某,老人年纪大了,是退下了。

听懂了吗?要老人自己开口要个什么资政的位子,多没面子。你们要会做人的,就来个三顾茅庐的戏码,让他体面的就任;至少啊,得像老人宣布退休时,大家一涌而上,纵使心中欢喜若狂也要假情假意的挽留。各位,体面是这是这个血脉的命根啊!这是可以原谅的罪恶吗?

资政官位倒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但资政的礼待总少不了吧!封杀我老人的新闻,不让老人见文武百官,那不是失礼是什么?哟!把老人一手坚持恩准的半条桥给干掉,那不是不给老人留点面子是什么?那跟着老人吃饭的人的饭碗就能说不理就不理吗?在邻国的眼中,老人的龙颜何在;你们都忘了吗?体面可是命根噢!

越说越是火了,怎么允许AP丑闻如此赤裸裸的爆发,灭火的手段大把,糟老头就不干点儿事,累老人精心粉刷的英名政绩后的污点痕迹展现世人眼中;老人在葬礼上喃喃自语的说到,AP大王的确是制度下成功的典范吗!纵使老人不晓得为什么这制度有时让自己扮演起上帝的角色。是的,太可怕了,当老大的权力可太大了,要是别人扮演起上帝的角色该怎么办?不可以,老人不忍想象要是敌人扮演起上帝的角色该怎么办!老人心想,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天啊!糟老头真的该死!快把林甘影片事件封杀,威胁国家安全,内安法令,煽动法令,什么不能动员把事情封口;糟老头就还是不干点事!该死的东西,我宰了你,你糟老头要当开明老大啊,那可能要压上我老人一生的赌注,不得善终,我老人可不愿意这样的游戏规则。别他,老人从这时候开始已经决定自救。看罢,看你们承认践踏司法(纵使只赔钱不道歉)的事情上,老人知道自己自救的决定是正确的!

纵使老人常常梦魇;法官们和往昔的助手,虽然同一个血脉,你们不要怪老人狠心,怪就怪你们自己在老人宏图大业上堵着去路,也正因为体面(maruah)是这个血脉的命根啊!

天啊!老人心想,我要的真的不多,我只不过要你们给我"昔日老大"的礼待。难道这样的要求过分吗?是你们迫我的。。。。。老人心想,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