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0日星期三

写与不写之间

一些朋友问说,那么多的时事,要怎么决定写不写?很多闹哄哄的题目,为什么不见你的文章?其实不外乎几种情况:马来西亚一些人的政经文教的评论文章就写得很精彩;文笔尖锐幽默,多一笔太多,少一笔太少,恰到好处,实在不想画蛇添足。 一些个人和团体的言行举止,是根本不值一提的!我打从心中鄙视他,耻笑他,可怜他,没什么好写的。

很多时候根本就是一场竞技,不论如何惨烈,最终的胜利者被加冕之余,千篇一律还是要大呼和解,以表容人的气量。回头想想,写那像笼中两只搏斗得要生要死的公鸡有意义吗?更多的时候是 一些事情我真得不懂,也懒得懂,所以没有写。

一些事情,心中领会,不必多写了。毕竟道破了,就少了哪一点点的味道。看不懂吗?就说一次,下不为列。

雪州警察总长不是责骂媒体,不经考证就报导救难人员在淡江国际山庄严重夺命土崩事件中,趁火打劫以及拯救人员 只丢下铲子见死不救的事件,让人"产生负面的印象"吗?“你不能期望一名救伤车的司机,能够救援一名遭埋的受害者。他并没经过这种训练,如果我们要求这种未经训练者进行救援工作,就算遭到拒绝,我们也不能责怪他们。”。雪州警察总长可以解释,未必完全不可取;当然很多人也提出许多合理的疑问。

12月9日大部分马来西亚的电视台,却很有默契的引述一段国际温馨小影片:智利高速公路的监视录影意外的拍摄到,一只小狗冒着生命危险,把另一只被车撞倒的同类,从高速公路车道中央,连拉带拖的把伤狗移到路旁。感人非常!是的,那是一只狗!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iQN05xkn94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