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这样真的不太妥当是吗?

华小和独中是我的启蒙教育母亲,其实中间一些名字和人物是我毕生难忘的启蒙老师;对于新院风波的来龙去脉我没有半点头绪,谁对谁错我没有半点头绪;不敢胡作言论,枉作小人,惟恐天下不乱,火上加油;请不要把我分门别队,请允许我把仅仅有的一点在乎说出来。

同学们宣读祭文的是非对错,妥当性暂且保留意见;但无论如何,以林连玉先生的名誉发表文宣(显示敢斗的颜色给他们看(林连玉可能这么回答新院学生) 的举动好像真的不太妥当是吗?

如果你要勉强那么写,其他人通过灵媒和林连玉先生在天之灵沟通,林老不是这样说的耶!有人问过孔子,孟子,老子,墨子,韩非子,孙子,还有你公公的公公也不是这样说的耶!这样与政坛的 "宣誓这宣誓那",对神发誓有和没有走后门的笑话,不是如出一辙吗?怎么可以批判别人,自己却干这种事?谁和谁问过玉皇大帝,皇母娘娘,妈祖娘娘;通过神父问过天父,问过真主,他们说的不是这样的耶!

我真的害怕哪一天,有些卑鄙的政客,学会先生的高招,以国父东姑,以敦陈,以一大堆已作古的历史人物来发文告,说马来西亚华人是寄居的,哪该怎么办啊?

把事情牵扯到这样的地步好吗?妥当吗?先生请原谅我的鲁莽。真诚的期望,不要把马来西亚华人的千古陋习-- 黑函,人格谋杀,站台文化,扣帽子,抹颜色,装神弄鬼,拉边造势等等的手法(在政坛和华人社团真的很不陌生)带到教育来。各位,留马来西亚华教一片蓝天白云可以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