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2日星期一

一个不小心,人言人笔皆可畏!

回想开始写博客时,曾与一些朋友讨论写博客的大方向;写博客总得有个理由,目标和方向吧?朋友特别载录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 》里头的第三十九回:是非善恶,与我分享 (我在这里可要抄载一小段,金大侠无可替代的文笔)

【.........裘千仞脸色惨白,眼见凶多吉少,忽然间情急智生,叫道:「你们凭甚么杀我?」那书生道:「你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裘千仞仰天打个哈哈,说道:「若论动武,你们恃众欺寡,我独个儿不是对手。可是说到是非善恶,嘿嘿,裘千仞孤身在此,那一位生平没杀过人、没犯过恶行的,就请上来动手。在下引颈就死,皱一皱眉头的也不算好汉子。」

一灯大师长叹一声,首先退后,盘膝低头而坐。各人给裘千仞这句话挤兑住了。分别想到自己一生之中所犯的过失。渔樵耕读四人当年在大理国为大臣时都曾杀过人,虽说是秉公行事,但终不不免有所差错。周伯通与瑛姑对望一眼,想起生平恨事,各自内心有愧。郭靖西征之时战阵中杀人不少,本就在自恨自咎。黄蓉想起近年来累得父亲担忧,大是不孝,至于欺骗作弄别人之事,更是屈指难数。

裘千仞几句话将众人说得哑口无言,心想良机莫失,大踏步向郭靖走去。眼见他侧身避让,裘千仞足上使劲,正要窜出,突然山石后飞出一根竹棒,迎面劈到。

这一棒来得突兀之极,裘千仞左掌飞起,正待翻腕带往棒端,那知这棒连戳三下,竟在霎时之间分点他胸口三处大穴。裘千仞大惊,但见竹棒来势如风,挡无可挡,闪无可闪,只得又退回崖边。山石后一条黑影身随棒至,站在当地。郭靖蓉蓉齐叫:「师父!」正是九指神丐洪七公到了。

裘千仞骂道:「臭叫化,你也来多事,论剑之期还没到啊。」洪七公道:「我是来锄奸,谁跟你论剑?」裘千仞道:「好,大英雄大侠士,我是奸徒,你是从来没作过坏事的大大好人。」洪七公道:「不错。老叫化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奸巨恶、负义薄幸之辈。老叫化贪饮贪食,可是生平从来没杀过一个好人。」裘千仞,你是第二百三十二人!」

这番话大义凛然,裘千仞听了不禁气为之夺。....】

我大胆的假设,绝大多数的博客友和论坛友的心态是大同小异的!许多人会洋洋得意,有点臭屁的讲法:"自己可不是靠爬格子或媒体吃饭的哟!一切都是无拘无束,畅所欲言的真心话,对得起天地良心"。严格来说是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一种民主的表现。更多人谦虚的回答:"玩玩而已啦!"

在这样一个大时代里头,是的,我是衷心认为我们正活在一个大时代!在许多闲来无所是事,喜欢动动笔的朋友们的骨子里,我们都爱死"大时代"这样一个形容词!不论是是专业或非专业的,是全职或是业余的;糊口也好,玩玩的也罢;在这样一个大变迁,大是大非的环境里,笔尖的一点一撇或是键盘上的一按一放之间,如何拿捏?

常想,当自己也不是毫无瑕疵,你要怎么样大义凛然的去批判别人呢?尤其在虚拟和匿名的电子空间,言论还需要讲黑白,讲对错,讲正义吗?只要是朋友,同一阵线的就力撑到底?只要是同政见的,就可以纵容宽待?只要是同目的的,道义放两旁,务必要置敌对的一方于死地?只要是同宗同血缘,就是义无反顾的袒护?夜深人静的时候,被自己的谩骂声惊醒的朋友,看看自己在镜子的模样,怎么容貌越来越像,当初自己咬牙切齿要教训哪人的模样?

记得有一句名言是这样说的:我愿以一颗谦卑的心,永远走在真理的道路上。有人也许会责问,"你怎么就那么的肯定,那就是真理的道路呢?";不论是媒体人,写 blog 或是参与论坛讨论的朋友,必常常引此为戒,步步为营,务求谨慎。或许我们该常问问自己,心中怀的是爱还是恨?是建设还是破坏?心中有公平和公义吗?在大义凛然的背后给自己的宽容,可不可以也以同样的标准,给别人宽容?也许这样的选择离"真理的道路"会近一些吧?

愿与所有的博客和论坛朋友共勉之。

1 条评论:

Frank C 说...

对我来说,阁下的分享只有带来裨益,建树。 对与不对,各持己见而已。

好与不好,旨在一县之念;平心下笔,则无需太多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