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7日星期六

如果沙巴是杜十娘,国阵民联政客都是嫖客!

在沙巴的政治历史里,沙巴人可以骄傲,但却总带有一丝的倦意的对其他马来西亚人说:站起来,无畏无惧,把腐败的政权推翻,改朝换代,沙巴人不怕,变天的戏码我们演过好几回了。沙统政权,人民党政府,团结党政府到国阵,沙巴的历史就是这样写下来的。

正是这样,沙巴犹如一个弱质女流,贫穷逆来顺受;杜十娘穿梭在来来往往的枭雄间,在无数次的风云变色时,却一次一次凭着顽强的生命力,外柔中刚的,面不改色的安然度过。

那些流连穿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公子哥儿们,哪一个不是山盟海誓?花言巧语,把她追棒为仙子,珍惜有加犹如掌上明珠;为的就是要得手,一亲芳泽,春宵一刻。不相信吗,哪一个之前的政党政客,不是为求得信任的一票,使尽三寸不烂之舌,骗的也好,利诱威迫也好,为求得手。大爷亲自巡视,宣布天大恩典,林林总总,到头来,也不过春梦一场!请不要责怪她没有良家妇女的清纯,现实,尽是风尘味;这样的甜言蜜语【亲自领导沙巴】,听在她耳里,是没有什么惊喜的;恰恰相反的是志在必得的猴急。

谁不垂延三尺她的美色?连最不没有出息的二世祖也想上天特别眷顾,一天可以爬上她的床,投入她的温柔乡。谁不想啊?阿猪,阿狗,阿猫不想吗?那个高矮肥瘦的,那个过期的,那个莫名其妙富贵的,那个脑满肠肥的,那个野人,那个山高皇帝远的;他们都心中煞是烧得火热,外表却扭扭捏捏却不敢说出口;你不是也这样嘲笑这些人的馋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听在耳里,虽然有点恶心,恶心的不是什么,恰恰是哪不加掩饰的欲望!毕竟是有血有肉的人嘛! 【行动党也要在沙巴当首长】

当然,七情六欲谁没有?她也毕竟是个希望得到真爱的女子。她也有迷失的时候,陶醉在甜言蜜语里头。别人华灯灭后,深知一切就不过是一场梦。她的精明背后,偶尔会让自己任性,偶尔让自己沉醉不醒,308也没有醒过来;但你们也不要认定她就从此就死心塌地的迷失,而沾沾自喜。她毕竟是在风尘里走过,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逢场作戏,她心中清楚得很。不是吗?一刻春宵得手后,那个哥儿不嫌弃她的身世,愿意白头与共?什么先进州脱贫,什么走廊,什么太平盛世,什么最和谐,什么建太空发射站;尽是鬼话连篇,只求安抚和敷衍!

看在十娘的眼里,一些穷书生,没有多少银两可以挥霍,却也寂寞难耐,挤眉弄眼,卖弄一下文采,希望一个不小心获得青睐,有机会登堂入室,一饱情欲!【沙巴政治人物揭秘】哟!书生的确如坊间所说,在野之身,却时时不忘动笔写投资计划书,到处上书求全; 一些朝廷收不到,却落得你间庙就拜,连稍微有名气的石头树根对听说你去投书!大好青年,谁不惋惜啊?

别人尔等称"游说拿工程"(lobbying),你的叫什么?别人的叫裙带关系,官商勾结,强取豪夺州资源,你的又叫什么?谁不想上十娘的香闺啊?谁不知十娘的消魂啊?要来沙巴开采她油田;要来沙巴开厂但是要她的木山!你凭什么理直气壮啊?沙巴50年被无数次奸污的不正是她的油田和木山美色吗?你知道一年这样的人来多少吗?搞不好那一天你才猛然醒悟沙巴 Maliau Basin 的庞大的优等煤矿资源,你会不会理直气壮要外资来投资啊!哥儿,你的尾巴,你竟然也有尾巴呢!

贸工部的哥儿们啊,你又为什么一点儿劲也使不出来呢?就这样放弃吗?难道沉默代表默认?

十娘的强颜欢笑,头脑再清醒精明的背后,还是渴望真爱的来临!但谁愿为她细细思考过,给过一个可能实现的远景?没有叻!尽是负心的人呐!

转贴
【沙巴政局动荡,沙巴子民炮轰受到不公平待遇,沙州贫穷率更在全国名列三甲,沙巴丰富的天然资源,丝毫无法将沙巴发展成「先进州」,当中最大的因素,主要是沙州资源往外流,连投资者都被「骑劫」,中央拨款更在最后一刻才到。沙巴政治人物揭秘,沙巴贫穷是「人为因素」,更是中央政府的行政偏差所致。

沙巴行动党主席邱庆洲告诉《辣手杂志》,他曾经上呈3分工业投资计划,却在最后被「骑劫」,并由贸工部使出「干坤大挪移」的招数,将相关投资者移向西马的州属。「要在国内投资设厂,就必须得到贸工部发出准证,然而,在申请过程中,却要求前往其他州属,否则准证无法批出。」

他以一家德国的投资家为例,原本要在纳闽设厂,主要是石油的开采,但却不被批准,贸工部之后将该投资移去登嘉楼。「还有一个加拿大的投资家,想在斗湖设纸厂,并一掷就是300亿美金,展开一项为期8年的计划,更将建造一条火车轨道,还有重植林计划等。」

邱庆洲说,后来同样因为贸工部的因素,当时表明欲与中国合作,而拖延甚至为难加拿大投资家。但之后与中国闹翻了,中国厂家前去印尼投资,原本打算进来的加拿大投资家,则不满政府的对待,最后前去南美洲设厂大事发展。「沙巴的福利是被中央政府摧毁的,否则,沙巴是全世界缴税率最高的地区,但却还有很多地没水没电,这是为何呢?」】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