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9日星期五

WHAT SAY YOU?

前些时候,雪州大臣建议开放10%马拉工艺大学学额给非土著,结果迎来轩然大波,被在朝议员骂得狗血淋头,什么叛徒啊,什么千古罪人啊!全国各地的马拉工艺大学生,更是莫名其妙的大动作示威,校方或是警方也出奇的沉默,甚至是默许!要是几千人的印裔同胞的和平请愿,结果肯定大不同了!

我们看看这些可爱的同学,用的一切,是全体纳税人的钱,以培育国家顶尖精英的硬体软体设施;同学们的示威标语是什么?“马拉是马来人的!”,“马拉是土著的遗产”!

事情发生不久,却惊然在新海峡时报看见敦胡先翁大学的这篇广告,恭贺 Raja Zarith Sofiah (公主)获大学颁发荣誉学位的公共告示!稍有念过一点英文的都会摇头,如此错误百出的文笔,确确是一篇大学的广告文章!叫人看了难为情!说什么都是不能被原谅的!

教育部长大人,那是一所以您的先父命名的大学,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全体的人民,为人父母的,您的孩子在100%土著的大学念书那么重要吗?开放10%马大学学额,以至你允许孩子上街示威!别管是什么人的文笔,您的孩子恰恰是被这些滥竽充数,贻笑大方,不学无术的老师教导!

你如此忍心糟蹋您的下一代?不愿糟蹋孩子未来的父母,上街游行示威吧,要求彻底教改吧!教育培育人才不是靠搞种族情绪就可以成就的!

2008年8月20日星期三

部长大人, 就为了五斗米, 你甘愿如此的堕落吗?

广大的人民百姓不至于如此不通人情, 以超高的道德标准, 要你不吃人间烟火; 要你效仿陶渊明不为五斗米而折腰, 而辞官不干! 但是为了五斗米, 你甘愿如此的堕落吗?难道历史对你的评价不重要吗? 你的人格是不必理会的吗?

你真的认为如此牵强的理由会令人信服?你自己相信吗?不是补选糖果哦!

你是泯没了良心吗?

我宁愿是自己小人之心, 你是认为可怜的非土著是善忘的?

我希望你不会怀有侥幸的心理,认为马来西亚的非土著真的是白痴?

我希望你不会是混在加害者, 压迫者, 掠夺者太久 (也不过短短的6个月罢了), 突然也认为可怜的非土著, 是一群没有灵魂, 只为糊口的苍蝇; 你只要稍微施加恩惠, 大家就像苍蝇般追逐甜头, 一切的不是都忘得一干二净?

青年领袖啊! 老不死的不说了, 你们不是理应是肝脑涂地, 敢怒敢言, 不平则鸣的为"养你们的人民"说几句话吗?

选举糖果嘛! 本应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举动! 多多益善, 少少不拘! 但是, 这一切可怜的非土著应得的, 却在种族恶霸主义, 法西斯主义下, 在协商主义下, 转转的被延误, 被剥削, 被排挤, 被牺牲. 你们大声的告诉可怜的非土著们, 你是清清楚楚的知道的, 是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 难道你认同是我们贪得无厌了吗? 是我们挑衅他们的权益了吗? 难道我们不该得到应有最基本的权益吗?

告诉大家, 难道这不就是为了五斗米, 甘愿堕落吗? 告诉大家, 难道这是忍辱负重吗!不要再说了, 我连这样也咽不下了? 你说什么? 是为私利? 是邀功吗? 马来西亚的同胞啊! 让我们为这些马来西亚的不肖子孙立个碑! 一个叫后人永远不忘, 什么人成就了这一段耻辱! 助纣为虐! 可耻! 把这段历史老老实实的记载下来!以祭那些死不暝目的亡灵! 50年来, 那些考获顶尖成绩的学子, 因为肤色而被埋葬掉的英才!那些没有校舍, 因为肤色而被被消磨掉的孩子! 在白蚁蛀食的教室丧命的老师!

历史 (I): 在308之前, 22/2/2008, 这不是选举糖果叻!
[布城22日讯-高教部今日发文告,承认中国3所中医药大学,即南京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及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位. ]
http://www.nanyang.com/index.php?ch=7&pg=10&ac=816912

历史 (II): 在308之前, 21/2/2008, 这不是选举糖果啦!
[黄家定指首相过去4年期间特别批准总共4000万令吉拨款给华教。他说,其中3000万令吉是在过去短短2个多月内批准;1000万令吉是在2004和2005年间批准。政府在过去8年批准了74间微型华小搬迁和增建15间新华小]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8-02-22&sec=mas&art=0222mc63.txt

历史 (III): 在308之后, 19/08/2008, 这不是选举糖果啦!
[............此外,阿力夏随后也前往双溪里武村,陪同卫生部长廖中莱和副教育部长魏家祥“派糖”,宣布拨出20万令吉的公款给当地华小扩建礼堂。加上魏家祥数天前已拨出100万令吉给另外5所华小,□东埔选区内华小所获得的“补选糖果”已增加至120万令吉。由于廖中莱在演讲时公开力挺阿力夏,而阿力夏也当场发表竞选演说,结果召来记者质疑此举旨在捞取选票,不过魏家祥却频频辩解,外界不应过度敏感,胡乱诠释为“补选糖果”....]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8127

你还需要我把历届大选前利诱威迫的事迹写在这里吗?

2008年8月7日星期四

沙巴人民要什么?

(如果有沙巴人不同意, 请原谅我的鲁莽, 我真的如此以为. 如果你同意, 欢迎提供回贴 SABAH WISH LIST, 提供联键)

身为马来西亚, 沙巴人民, 对于 政治主导而引发的一连串乱像 (这些乱像也许早在多年以前已经形成, 只是现在一一浮现), 真的有点麻木和不愿多看了! 政治人物都摆起擂台, 实行百般武艺, 耍刀弄剑, 一时步步索命; 一时就是往对岸打空炮, 各方都好交代. 唯有人民要的安居乐业, 国富民强, 太平盛世, 就是没有实现过!

问问沙巴普通的人民, 对国家, 对这土地, 对政治人物的说话, 还有人相信吗? 还有热情吗? 还有感动吗? 还有愿意为沙巴牺牲的吗?

谁在乎,沙巴 政治人物间的争执? 反正沙巴只有落水的狗才会大吠! 其他在沟渠边的同类就会呜呼趁兴! 落水的只有静静的爬回上岸, 白眼其他贪生怕死, 心里诅咒这些缩头乌龟. 伺机谁下回落水, 实行 来一个"以其人之道"!

难道他们不该是人吗? 难道人, 不该用人道的标准, 明辨对错, 是非分明; 难道一个社会的正义, 不比个人的荣辱利益更重要吗?

章家杰的含冤不白, 妈祖无理的被阻挠, 其他在沟渠边的同类不是呜呼趁兴吗?
杨德利想为沙巴多要些, 而落得如此处境, 其他在沟渠边的同类不是呜呼趁兴吗?

我说, 难道沙巴人民不值得拥有人的待遇, 得到人道的待遇吗? 公平, 公正, 尊严, 真相, 诚实, 法治, 负责! 远的不说, 就只说沙巴人切身的事:

(1) 谁竟然在西巴丹岛兴土木? 没有人应该这样做! 有人在偷大家的东西叻!是谁? 主谋是谁? 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真相是可能的, 我们要真相!

(2) 谁该为今天沙巴的非法移民问题负责? 有人在抢大家的东西叻! 谁是身份证计划的执行者? 谁又是主谋?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真相是可能的, 我们要法治!

(3) 谁允许400多架的老虎机, 让多少沙巴人和公务员沉沦? 有人在涂毒生命! 谁为了自己, 千千万万的家破人亡,在所不惜? 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真相是可能的, 我们要尊严!

(4) 谁不说沙巴的木山是被盗伐的? 有人在光天化日打抢大家的东西叻! 谁是执行者? 谁又是主谋?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真相是可能的, 我们要诚实!

(5) 谁允许遍地特别服务的按摩院?遍地的非法借贷?警方都看不见, 听不到?沉默就好?

(6) 谁允许从菲律宾ZAMBONGA午夜到航山打根, 没有护照检验, 没有X光检验, 有巴士到限制区码头内接载的安排?毒品泛滥啊, 枪械泛滥成灾啊! 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7) 谁不知道沙巴到处都有SEPULUH TIGA (十令吉三罐的走私啤酒), 人民在百物腾涨的年代, 当然是小小的安慰, 关税局都看不见, 听不到?沉默就好?

(8) 谁不知道州政府的发展计划, 没有给地主公公上几根香, 孝敬孝敬, 是多灾多难的! 吸尘机要是吸了一回, 已过万重山啦!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9) 近日频频收到的短讯, 谁不知道沙巴很多地方有非法替人打针, 替人抽脂. 有没有高官执法部门包庇? 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10) 谁不知道地方政府是藩政割据, 剪草通沟的承包合约都是肥缺, 都给一一分了, 转了几手下来, 你就只见哪几位骑自行车的 OOM (沙巴人对印尼帝汶人的通称)! 时常杂草丛生阿! 劳烦州议员, 国会议员来通沟渠! 能不民怨沸腾?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11) 谁不知道多少的渔民汽油津贴, 是沙巴人民的血汗钱, 付诸东流, 肥了谁?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12) 谁不想没有贫穷人口的州属?究竟谁做了些什么?没关系, 沉默和渐渐被遗忘就好! 就把他赖在未来的议员的头上就好!

(13) 谁把沙巴的土地一文不值的买了? 没关系, 渐渐被遗忘就好!

真的对政治戏码厌倦了! 难道要安居乐业的土地太过分吗? 难道要一个最基本的人道法治社会太奢求吗?

2008年8月6日星期三

老而不死是为贼

一般人对孔孟, 儒家的刻板印象, 加上偏见的人都认为, 儒家思想是帝王将相之术, 奴役人民百姓; 腐朽的封建思想毒药, 造就愚忠愚孝; 把历代的读书人塑造成, 贪生怕死, 明哲保身, 投机分子.

一代幽默大师林语堂认为, 孔子是不失幽默的, 只是后人不察觉. 对于这样的观察, 我不得不信服得五体投地! 毕竟, 一个人可以饱读诗词, 熟读圣贤书; 未必保证这就是个贤人大师. 毕竟一个大师的心胸和气质, 是在他的血液里, 在他的骨头里, 不是可以随便就可以伪装的.

你能想象如此重视社会地位等级, 尊师重道, 长幼有序的孔子, 会说出"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话吗? 许多读书人却是枉做好人, 充分发挥其明礼仪的本事, 企图要为老师的"失言"来个心照不宣, 避重就轻, 给老师留个"体面". 我说该死的是这些枉读圣贤书的家伙, 学了半桶, 不咸不淡, 还要枉做好人, 把原本老师无比的智慧, 没有任何色彩的见解, 硬要加上颜色, 做成躲躲藏藏, 猥猥亵亵. 这些人也许年纪轻轻呢!, 但就恰恰是"老而不死是为贼"的写照!

学而不精, 吃古不化, 却打死不走, 误人子弟, 不是贼吗?
自己不学无术, 却不许别人进步的见解, 生怕别人功高盖主而打压, 不是贼吗?
你懂多少, 大家心理有数; 外圆内方, 你却过了火, 下流的奉承阿谀, 赖死不走, 不是贼吗?
不干本职的活, 只求私人利益, 混日子骗两餐, 打死不走, 不是贼吗?
不为民某利, 独善其身; 清廉也好, 贪官也罢; 民利一筹莫展, 你却赖死不走, 不是贼吗?

为人师表也好, 当董事也好, 顶着华教工作者的大帽子也好; 自己量一量, 问问良心, 自己是不是"老而不"? 自己是不是贼?

为人代议也好, 当官爷的也好, 顶着民族福利工作者的大帽子也好;自己量一量, 问问良心, 自己是不是"老而不"? 自己是不是贼?

腐朽了, 过时了, 老坏了, 却不知退下; 强占着位子, 权力; 防碍别人进步, 偷窃了他人的机会, 时间谋求更好的, 难道不是贼吗? 难道当贼的, 偷窃的, 不是天下最大的罪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