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5日星期四

对于诬蔑和煽动,我们有选择,也可以选择-- 再谈释放拉惹柏特拉

人之所以可贵的地方,是他拥有智商,独立思考的能力,对事物是非黑白对错的分析和批判的能力,对情理和对于作为一个人的共同法则的认同。不管你是什么种族宗教信仰和价值观,一些大法则如诚信,公平,公义,爱,原谅等等是超越性的。好作品推荐:http://random-snapshot.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_949.html

Stephen Covey 的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 是一本我多遍重读的书本;自从十年前经朋友的推荐,这几年来还是多次的重读,每回都会有一些新的发现和启发。近日来总是关心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两年的拉惹柏特拉的处境。叫我感慨万分的是,自私的政治人物,正恰恰把马来西亚的人民推向高效率的反面。

书本说的第一个习惯--化被动为主动 (Be Proactive)。动物对外来事物干扰的反应,是可以容易被预知的,一个行动(action)就会迎来一个反应(reaction)。你给他食物,他会摇尾巴;你打他骂他,他会伤心和还击,完全处于被动式。掌握了这个定律,人类就可以轻易的操纵这些动物,来做一些动作。

人类比其他动物优越的地方则是:我们知道我们有选择,我们也可以选择。你可以挑衅我,我未必要像动物般反击;孩子可以作些会令你伤心的事,你可以伤心,你可以打骂,你可以选择原谅,你甚至可以乘此机会教育他。因为我们有智商(IQ)和情感智商(EQ)来思考,分析,判断和抉择。我们因为有主动的能力,我们不必对外来的行动,只凭直觉,只凭心情,只凭情绪作被动的反应。

马来西亚的政治人物怎么了?马来西亚是动物园吗?种族问题,宗教问题,一概不可以讨论!马来西亚人是动物吗?我们只可能做被动的反应?禁忌啊!敏感啊!就因为政治人一边的纵容,一边身体力行的造就,一边用恶法在精神上强化如此概念,就像每个特定的人的身上都安装一个红色按钮!

只要有人所谓触及敏感禁忌,这些人就像被按了红色按钮而会发神经(发狂)?谈种族,Mengamuk(发狂)!谈语言,Mengamuk!谈宗教,Mengamuk!我们和动物有什么分别?这和马戏团的训兽师的功力有什么差别?

我们不需要神化什么人,但肯定的是,拉惹柏特拉因为爱国而思考!作为一个马来西亚人,他什么地方不爱国?什么地方危害国家安全了?他以一手流畅幽默的文笔对政府的舞弊,对国人的误信,对为私利被扭曲的政策和信仰,对不公不义的探讨和批判。他正正是在鼓励人们思考,以客观主动来判断事情,不要以情绪感觉来做决定;去除这些人身上的红色按钮,免得容易被操弄。政府凭什么来不经审讯,而监禁一个如此优秀的马来西亚人?

人类通过理性的辩论,探讨,分析,判断和抉择,而走向文明!对于全体集体负责,决定使用内安法令扣留拉惹柏特拉的政治人物。人们不单会看清有人为政治利益打压异己的恶行;人们更会记住他们践踏文明,助长马来西亚的极端盲从野蛮愚民主义。

2008年9月23日星期二

君子动口不动手-- 释放所有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当权者的假想政治犯”!

23/09/2008-- 拉惹柏特拉遭赛哈密援引内安法令第8条文,延长扣留长达两年!他将被送往恶名昭彰的霹雳太平甘文丁扣留营。这样的新闻依然让我震惊。

马来西亚国情最特殊,最令人担忧,最脆弱;也是许多野心家虎视眈眈,蠢蠢欲试,想把他玩握在手中的,就是种族关系和宗教课题。

让情况变得更严峻的,是可耻的政治人物。当这类话题浮现时,他们会通过各种手段,把每个人的神经拉紧;把话题千方百计压下,制造出“敏感话题地带,不得进入”的禁忌。不但没有把人民导向人文主义,文明,尊从法治的探讨;反而身体力行,变相的神圣化禁忌,吹捧禁忌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合理化禁忌的存在;从来不让话题在理性,文明,在宪法的框架下讨论和理清!

人类几千年有限的文字记载历史证明,真理是越辩越明的!真理是必须能够通过红红烈火的考验而屹立不倒。人类文明在这些政治人物的手中,怎么退化成中古时代的民智浑浊,神权主义,理智不能控制冲动的氛围?

如果他们真的有罪,让他们在法庭公开的被审理!
不要用内安法令来维护奄奄一息垂死的政权。

释放所有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当权者的假想政治犯”!
释放拉惹柏特拉!
释放兴权会成员!
释放人民心智,走向理性和文明!
不必什么内安法令,更不要重新包装成什么种族关系法!

天佑马来西亚!

2008年9月15日星期一

请你不要为他们代言 (Speak For Yourself)

看了前首相马哈迪的部落格中的这篇<国阵>的文章,不说几句话, 是憋不住了。

QUOTE

11. After the stunning victory of Barisan Nasional in 2004 why has it been clearly rejected in 2008? What happened between 2004 and 2008? Can it be that after almost 50 years of supporting race-based politics the voters have decided to reject it and opt for non-racial politics? Have the people in the kampong suddenly yearned for more liberalism? If so why did they give strong support to PAS, a race-religious party which is anything but liberal?

12. Maybe the ordinary Chinese are more sophisticated than the rural Malays. Maybe they have now rejected racial politics. But as far as can be made out the Chinese are upset over the economic situation. Even hawkers and small traders; the subcontractors, the retail shops owners are unhappy with the Government. They are however very cautious about criticising Dato Seri Abdullah but when pressed they admit that they wanted Abdullah out but dared not say it aloud for fear of being accused of rejecting Malay leadership. They also worry about their businesses being singled out for some unpleasant treatment like being investigated by the Inland Revenue Board.

UNQUOTE

这些年来,
当有人提起非土著当兵当警人数偏低时,你说是他们视这国土为过客的证据,
当有人提起非土著当公务员人数偏低时,你说华人不爱国,只热衷赚钱,
歧视和系统的偏差难道不是原因之一吗?

当非土著勇敢的表达意见,
你没有把他们的意见放在心上,
你还是把他们的不满,藐视成一文不值,贬低为市侩,他们眼中只有经济和钱,
难道这不是恶毒的丑化和挑拨离间的种子吗?

一次又一次的,
是你在他们的弟兄心中埋下这种扭曲的观念,
是你让他们的弟兄深信,这是一群没有情感,漠不关心,怕死,的经济动物,
难道这不是误会和敌对的原因吗?

他们要郑重的告诉你,
搞好经济固然是每个人民对每个政府的期盼,
他们的票选,是对贪污腐败滥权政权的不满,
他们在乎,因为马来西亚是他们和下一代,唯一的家园,
他们不愿家园继续被淘空和蹂躏。

他们是期盼国家没有贫穷,却不明白政府的灭贫计划51年为何还未达成!
他们不愿再看见完全没有问责精神视人民为白痴的公务员和部长们!
他们不愿再看见无法无天的践踏司法!
他们不愿再看见国家的执法机关变成腐败政权的爪牙!
他们不愿再看见躲在政策后面的瓜分国家财富!
他们不愿再被无理的压迫!
是不愿被奴役被愚弄的人民站起来了!

请你不要为他们代言。

2008年9月13日星期六

黄丝带,反对恶法 (内安法令)


2008年9月12日,因照实报道“寄居论”,星洲日报记者陈云清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发表和行为极端的人(图文并茂)不被扣查,报导者却反而被捕!特此作文,声援和发出我微弱的一份抗议。

也为此作文,记载此时此刻的马来西亚处于水深火热;当权者的欺善怕恶,蛮不讲理,践踏人文价值观(公平,公正,平等,自由,诚实,尊严,和平)。

历史会如实记载当权者的每一个言行,难辞其咎!当权者的自私议程,说什么被迫使用如此手段,防止种族情绪被挑拨,一发不可收拾!在此世界和历史得见证,情绪被挑拨(就算是吧),是不允许,也不能合理化报复和暴力行为的!

我祈求马来西亚没有暴力,
我祈求马来西亚人民尊重人文价值观,
我祈求这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天佑马来西亚!

(NOTE:请大家把今天马来西亚的情况,告诉在国外各个角落的朋友知道!)

2008年9月9日星期二

不论谁当政府,马来西亚得面前的挑战

308以后的马来西亚政府,着手司法和肃贪等改革,以更重振法治社会,廉政以有利自由市场,允许更公平竞争的环境,强调效率的社会;希望这些努力会持之以恒,造福人民国家,就终为人民带来更优质的生活环境和条件。朝野争相实行利民政策,体谅人民的疾苦,实行比较合理的课税奖励,比较公平的教育政策,比较温和的施政等;人民应该是乐于看见如此的发展,更希望政治意愿会实事求是,以全体人民的福利为考量,持续努力,人民就有福了!

一些“马上见效”的施政,目的在于安抚民怨,争取好感;包括糖果预算案,什么降低油价啦,沙巴要求20%石油税啦,这种利民的思考方向基本上是没有错的,但是这是真正通往国富民强的钥匙吗? 有人坚持井底之蛙的一片天地和特殊待遇的保证;有人更开始要求保留给沙巴人在联邦高职的固打?这样的论调合乎逻辑吗?还是只要自己是施压者的一员,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保证分得一杯羹就好?

把我们的眼光拉远,当国际间的贸易竞争就像奥林匹克比赛一样,胜利永远属于最有竞争力者时;我们现在做的,是为下一代制造条件?还是在船身凿洞?尽情消费下一代的前途?

在政治上,人们看见有的是笑话,有的是极端,有的是强词夺理,有的是卑鄙无耻,有的是以其人之道,有的是不择手段,有的是存活的问题,有的哗众取宠,有的是背水一战,有的是侥幸心理,有的是知难而退, 有的是眷念,有的牵强, 有的是奴性,有的强出头,有的是抹黑等等。但的确,政权上,得民心者得天下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然而,摆在马来西亚面前的,政治不是一切问题的答案!不论谁当政, 国阵也好,民联也好,确确实实有一些困难的议题是必须面对;一些不是随便说说就能解决的议题,不是赢取了民心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特权待遇就可以独善其身,不是分蛋糕式的施政可以解决的。在争夺执政权的同时,他们准备好了吗?人民是否心理上准备好了?人民是否准备好了要付出可能必须付出的代价?

(1) 言论自由:没有言论和媒体自由,没有理性建设性批判和负责任的言论自由,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自由社会!今天的政府痛恨透了电子媒体的力量和渗透力,甚至是这些部落客的诬蔑和不实的言论,又有谁来为他平反呢?51年来国阵政府控制媒体的苦果,在维护种族和谐和顾及宗教敏感性的包装下,媒体不被允许扮演民主制度下的第四权-- 监督的角色,也没有在人民心中建立起媒体的独立监督角色,今天政府终于要自己吞下这个苦果!

今日大马不畏强权的精神固然可敬;但平心而论,里头有多少东西需要独立的考证?多少参与讨论的人陷入谩骂,诬蔑和肤浅中?纵观一些已经实行比较高度民主的国家,没有一个弊病一个谎言一个新闻一个指责一个不实的诬蔑,不被媒体独立的揭发,赤裸裸的摊开在世人眼底?马来西亚没有这样的言论和媒体自由空间,我们没有足够公信力的媒体,我们没有足够独立采访报导的系统,传统和经验,我们没有足够不畏强权的媒体人,我们不够多中立负责任的批判者,我们缺少敏锐的评论,我们人民的素质需要改进,难道这不是国阵或是民联都要面对的问题吗?重新建立言论自由负责的媒体,可以一朝一席建立起来吗?或许是一代人的时间啊!

(2) 人才流失:在这个各国相互争取人力资源的年代,马来西亚每年流失多少精英 (包括马来人),马来西亚为什么留不住人才?我们拥有数不完的天然资源,我们不见得拥有世界级的科研能力!反观邻国没有天然资源,却拥有世界级的科研中心!我们的棕油业者每年上缴的税务,造就了一些世界级超富裕的科研中心;但我们又吸引了多少人才,成就了多少科研成果?多少医生,药剂师,会计师和工程师不愿回国?

这不全然是个硬体和收入的问题,这不是个爱不爱国的问题;这是人民对整个国家未来的信心和提供有利的环境条件让有志者成就理想。现在的马来西亚能够提供的吗?我们见证过无数个小镇,因为人才流失而慢慢苍老死去!它会在一个国家里头重演!难道这不是朝野当上政府的巨大挑战吗?这也或许是一代人的时间吧!

(3) 教育改革:一个国家的教育什么样才算成功?不是多少间美轮美奂的教室,不是会不会说流利英语的问题,更不是什么多少个A的问题。一个国家的教育政策的成功与否,就要看看它能否培养出一批提升整体国家竞争力的下一代。看看我们的教育政策,内容,师资筛选培训,大方向,环境氛围,哪一个方面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真正的教育没有认真,努力,思考和磨炼可以成就吗?真正的教育可以有捷径吗?要改革吗?要系统化吗?要保证一流的师资?或许要一代人的光景哦!

(4) 公共服务领域改革:在肯定我们的公共服务领域的确有一些清廉,优秀,高效率的人才的同时;我们的公共服务领域存在多少的朽木害群之马?看看每年的国家总稽查师报告,清廉问责与否,大家心照不宣!要不然上政府部门走一趟,没有不埋怨的。清廉的未必就是优秀,没有足够能力却因为系统的缘故占据某些职务,结果不能有效执行任务,问题可能不亚于廉洁。廉洁又有能力的,但因为传统而官僚作风的,大有人在。这肯定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什么“服务指标”运动可以解决的。总不可以大量裁员吧?要彻底解决马来西亚庞大且肥肿的公共服务领域,一两代人的光景少不了吧!

(5) 经济改革:世界贸易和经济,早已经步入全球化,高效率和争取最高回酬的年代。企业不断往廉价成本,消费地迁移。当马来西亚的天然资源步向枯竭,当我们的外资企业往别的国家迁移,马来西亚还有什么条件在竞争的世界贸易和经济,找一席生存的空间?我们做好了什么准备?什么肤色还那么重要吗?我们不是都在同一艘船是吗?一两代人的工作哦!

我们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了!每个马来西亚人都有可以扮演的角色,只要你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