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1日星期五

Consistently Inconsistent

大家不必大呼小叫咬牙切齿来面对这一切!那一头就像射击场的射击靶自动发射器,不停的发射靶;这一头,大家忙着作文写稿,把哪一个一个歪理无理不合理给击落。对这些人来说,也真够奇怪了,他们是老老实实的,一贯性的干着每天的活,捉笔的就是爱挑毛病!只不过 就是一贯性的(consistently)不连贯(inconsistent)而已!

别说世界独一无二,就逻辑思考想想吧!一位备受尊敬,"现有高庭最资深法官",揭露前首相干预司法,威胁法官的黑幕!今天换来的是前首相的儿子,在国会质询,该法官会否被"采取对付行动"?哈!更精彩的是,负责有关部门的副部长肯定,因为该法官已经提出辞职,"所以不需要再对付"。也"在陈汉章呈辞后,政府也不需要再针对这些指责作出调查"。

被指控舞弊滥权者不必被对付,揭露舞弊滥权者(不是匿名黑函,是位顶天立地的资深法官),要不是自动呈辞,就要被对付了?那是什么意思?
(1) 到警局报案的人,投诉的人要被对付-- 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见官先打30大板!
(2) 打了30大板,要知难而退的,留你一个全身而退-- 不然,等着吃国家免费提供的狗食!

被指控者的确应该被假设无罪,除非至到证明罪成,绝对赞成!但因为揭露舞弊滥权者已经自动呈辞,不必对有关的指控作出调查!那是什么意思?
(1) 刑事罪(被告vs国家),可以因为身份的关系,转换成民事诉讼(个人vs个人)。只要受害当事人不再追究,不必再提控!
(2) 以后舞弊滥权案件,只要有人自动呈辞,就不必再调查追究!
(3) 总之,你揭露舞弊滥权者,不自动呈辞,就"对付"你!自动呈辞,案件关闭(case closed)。
(4) 结论是,马来西亚是没有舞弊滥权的!

我开始感受到kickdefelle号召人民倒挂国旗的心情!老天啊!这是个何等是非黑白颠倒的政权!那是一个真正爱这片土地的人民,最痛心疾首的心情!人道主义的大原则何在啊?

2008年10月30日星期四

一个老人的愿望

你看你听,你再用心的看,你再用心的听。你看到,你听见老人的愿望吗?一个老人自己不太想自己说出口的愿望!

老人说哪个糟老头太没意思,他犯的天下第一罪-- 明明有许多经验老道资深的,可以当顾问;却偏偏要重用4楼哪群乳臭未干,牛津剑桥毕业的年轻人!核心幕僚必定是裙带利益团体。

在此先声明,4楼不4楼,没有什么意见,也不代表认同。但是牛津剑桥毕业生又怎么了?老人引以为傲坚信不疑,身体力行20多载的真理,"血缘肤色拔苗助长制度"下,学业有成的公子哥儿难道错了吗?老人怎么突然认为能力比血缘肤色更重要?天啊!马来西亚企业号(Malaysia Inc.) 这艘巨无霸上,哪一个角落的用人之道不是用同样的血缘肤色原则?谁来为这艘大船吹响危机的号角?

老人说小老弟,你可要好自为知,别重蹈覆辙,4楼的教训你得铭记不忘!当老大的不可一手遮天,"老大进谏理事会"的点子不错,你要嘛,我老人家免费效劳也没什么两句的!当然老人还不忘了说,别误会了老人要学邻国的李某,老人年纪大了,是退下了。

听懂了吗?要老人自己开口要个什么资政的位子,多没面子。你们要会做人的,就来个三顾茅庐的戏码,让他体面的就任;至少啊,得像老人宣布退休时,大家一涌而上,纵使心中欢喜若狂也要假情假意的挽留。各位,体面是这是这个血脉的命根啊!这是可以原谅的罪恶吗?

资政官位倒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但资政的礼待总少不了吧!封杀我老人的新闻,不让老人见文武百官,那不是失礼是什么?哟!把老人一手坚持恩准的半条桥给干掉,那不是不给老人留点面子是什么?那跟着老人吃饭的人的饭碗就能说不理就不理吗?在邻国的眼中,老人的龙颜何在;你们都忘了吗?体面可是命根噢!

越说越是火了,怎么允许AP丑闻如此赤裸裸的爆发,灭火的手段大把,糟老头就不干点儿事,累老人精心粉刷的英名政绩后的污点痕迹展现世人眼中;老人在葬礼上喃喃自语的说到,AP大王的确是制度下成功的典范吗!纵使老人不晓得为什么这制度有时让自己扮演起上帝的角色。是的,太可怕了,当老大的权力可太大了,要是别人扮演起上帝的角色该怎么办?不可以,老人不忍想象要是敌人扮演起上帝的角色该怎么办!老人心想,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天啊!糟老头真的该死!快把林甘影片事件封杀,威胁国家安全,内安法令,煽动法令,什么不能动员把事情封口;糟老头就还是不干点事!该死的东西,我宰了你,你糟老头要当开明老大啊,那可能要压上我老人一生的赌注,不得善终,我老人可不愿意这样的游戏规则。别他,老人从这时候开始已经决定自救。看罢,看你们承认践踏司法(纵使只赔钱不道歉)的事情上,老人知道自己自救的决定是正确的!

纵使老人常常梦魇;法官们和往昔的助手,虽然同一个血脉,你们不要怪老人狠心,怪就怪你们自己在老人宏图大业上堵着去路,也正因为体面(maruah)是这个血脉的命根啊!

天啊!老人心想,我要的真的不多,我只不过要你们给我"昔日老大"的礼待。难道这样的要求过分吗?是你们迫我的。。。。。老人心想,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你愿意付出它的代价吗?

翻出一片收藏了很久的唱片,Les Misrables,回想起伦敦皇家歌剧院舞台上演绎着1789年法国大革命,7月14日巴士底监狱暴动的澎湃;在人类的民主历史上举足轻重,在西方国家专制政体倒台和民主进程上,为第一根倒下的骨牌。震撼的歌词唱到: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歌词大致意思--" 你听见人们在歌唱吗?唱着一首愤怒民众的歌曲?那是一首不愿再当奴隶的人们的旋律!当你澎湃的心跳与那鼓声相互回响时,你知道当明天来临时,一个全新的生命将会开始!"

民主自由平等公平廉政是有代价的; 问问自己,愿意付出自己份内的哪分代价吗?

当自己面对轻微交通违规又被检举时,究竟几人愿意坦然面对?为自己的自私违法,甚至可能危害别人生命的鲁莽行为而被惩罚;罚款是小事,被惩罚的意义在于警惕和不再重犯。在我们大声批判别人的贪污腐败时,我们愿意付出自己份内的哪分代价吗?还是严于对人,宽于律己?花点钱了事?代价-- 不贪图方便而做一些会危害伤害他人基本利益和安全的举动;要求别人的同时,你愿意付出代价吗?"别再跟我说民主自由廉政,如果你不愿付出代价!",忘了什么人那样说!

今天如果路见不平,但事不关己,你可以明哲保身,请别再说什么自由公平!如果因为自身的利益,你允许诬蔑,和打击别人言论的权力,请别再说什么平等公平!如果因为你是得利者,而允许迫害,允许黑箱作业,允许自圆其说,请别再说什么公平!因为一切都有代价!

今天如果你的选票是因为一顿饭,五十或一百令吉卖了,又或是换了一宗工程合约,请别再说什么民主廉政!如果你不愿自己做主人,认真选择自己的仆人,请别再批判!因为哪一切都有代价!如果为正义而被迫害的人,一个一个倒下,你却期望其他人上街斗争,自己沉默,请别再说什么社会公义!如果你能够忍气吞声当奴隶,把心中正义的澎湃浇息,请别再说自由了!

2008年10月17日星期五

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马来西亚是个居住的天堂,富裕的国度,
这有风和日丽,阳光,沙滩,海洋,高山是旅游业的尤物。
阳光雨水和肥沃的土地,种子随手一撒,漫山遍野让你收割;
没有台风,没有地震,丰富的天然资源,锡米,石油是上天的特别恩赐。
马来西亚,你叫我如何不爱他?

马来西亚还有更多的独一无二呢!

全世界法治社会的大原则是,无罪直到证明罪成,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宁纵勿冤;
我们的一些法律却是,有罪直到证明无辜,有杀错没放过;
管他什么,内安法令把人关起来再说,证明无辜再放!

全世界对于危机处理,小心为上,据实相告,宁言过之勿轻敌;
大家放心!金融风暴不会影响我国,当权者大声报喜不报忧!
你别好奇,后头,展延计划,救火政策慢慢出炉。

全世界对于毒奶事件,人命关天,人民利益至上,宁杀错勿放过;
一切怀疑受污染的产品先下架,证明没问题再卖,哪怕是区区的一条小生命。
我们的大人还没有做检验,已经拍胸口保证,没中国奶品,一切安全食用,你们别怕;
事情发生了两个月,接近尾声,台湾通报我国某某产品受污染,大人才通报下架;
这段时间,食用了这些饼干的人民是如何感受啊?

别人家用人,宁缺勿滥;
我们是有位没位,请了再说,6个空缺请了20个人!要8千给一万!

啊!马来西亚啊!你叫我如何不爱他?

2008年10月15日星期三

歌颂功德,何患无词

若干年前,沙巴州政府是一度穷得人见人怕,鬼见鬼怕。一段时期还听说连发薪给公家夥计(一年约4亿令吉)都有问题,要伸手向联邦举债。 到处打听,究竟今天沙巴政府如何看待自己的表现? 或许这些人的意见不见得可以代表沙巴州政府的意见。 但听到后,我不禁大彻大悟, 原来这就是政绩!

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马来西亚政坛的现实主义; 坐稳龙椅,握紧权力核心的,就要歌颂功德,何患没有题材。 一个不小心, 掉出权力核心的, 冷言冷语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今天沙巴的政治人物,各个可对沙巴的大老爷无限嘉奖, 你大概知道,一天这团队还执政,他可是稳握核心, 得罪他没什么好处。什么政党也好, 什么人物也好,多么不愿意, 多么痛恨他跋扈无理,多么腐败,顶多也只是指桑骂槐。

哟!现任的大老爷的领导有方下,沙巴的州库现在可不是空无一物,我们可有20亿令吉的储备咧! 沙巴人民啊! 赶快给大老爷叩三个头,活菩萨啊! 大恩大德啊!20亿令吉从那里来?不就是过去短短几年在沙巴油棕业所抽得的哪些暴利税!

看懂了吧! 这就是政绩!这可是许多政治人物公开歌颂的功德咧!

大家别苛求什么, 因为我们有的是包袱, 它像寄生虫, 好日子大家埋怨两句而已; 苦日子, 就是百上加斤而已!奢望他像摩西那样,领着人民走出苦难吗?他们说:“别怕,这波金融危机不会影响沙巴!”。

沙巴人民请自求多福了!

2008年10月14日星期二

沙巴的贫穷人口问题---究竟是资源的诅咒, 还是人为的疏忽?

马来西亚政府51年除贫经验的中, 它的的确确是成功使一些贫穷人口脱贫;平心而论,那不见得完全因为政府的劫富济贫的政策,有一些成就是值得赞扬的。 但今天沙巴人口每四个人中, 就有一个人的生活在贫穷线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为什么马来半岛除贫的经验,没有在沙巴复制?
相关资料: http://en.wikipedia.org/wiki/Sabah_State#Economy
贫穷的定义: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verty_level

明显的例子如橡胶小园主发展局(RISDA)的翻种计划。 它为符合条件,拥有 少过10英亩土地的小园主提供翻种橡胶树的津贴。小园主可获得每公顷的土地7000令吉的津贴,并能分期6次获得此津贴, 橡胶小园主发展局网站(www.risda.gov.my)。同样的小园主翻种油棕,是同样可以得到津贴的。可悲的是, 在沙巴翻种像胶,却没有如在马来半岛的"像胶翻种金", 因为RISDA的计划不包括沙巴在内。 翻种油棕津贴在沙巴是鲜为人知的事情!

沙巴政府难道不可以成立类似的机关, 发展沙巴的农业吗? 当沙巴的农业因为被扶持而蓬勃发展起来,沙巴政府的税收不是也可以相对的增加吗?之后保留一部分的税收再回投发展农业。 以此类推, 这样的一个经济发展的模式, 在马来半岛成功为许多农民脱贫是不争的事实。

为什么沙巴政府不能专注几样农产品(例如像胶,稻米, 黄梨等等),大事加以有系统和大规模的推行? 如果是税收属于联邦政府, 那国库不该保证,一部分的税收会再拨回投入发展农业吗? 难道这个模式那么难懂吗, 以至当政的不能理解? 还是笔者的无知和天真? 又或是问题根本就是政府的无能和没有政治意念?州政府动则拨地数千 数万公顷土地发展稻田, 结果拨拨款都给富裕的集团手中, 如此正是富者越富,贫者越贫的症结。允许我在这个段落做一个大胆的假设, 沙巴的贫穷问题,是政治人物和掌管政府机关的人为有意或无意的疏忽所造成。

纵使沙巴每年的联邦拨款是全国第二最高,第九大马计划共得169亿令吉。 沙巴许多人民生活的基本建设 包括发展经济的硬体条件和能力,如直接出入全世界的港口,马路,铁路,公共交通,水,电,通讯等建设是全国最差。 也只有在这些建设完善后,一切经济行动的成本才会降到最低。

不要再伪装了, 沙巴任何建设的造价是必比马来西亚平均造价高出成倍! 沙巴贫穷人口被贪污滥权所害, 实实在在的, 比马来半岛还多几倍! 纵使沙巴政治人物大力否认, 像胶收购中心的执照, 没有被限量发出, 以达到控制市场价格的目的。纵使否认, 执照只发给王亲国戚,有裙带关系的人。 沙巴最穷困的农民人口, 的确是被中间人剥削得比任何地方还多! 人祸! 沙巴的贫穷, 肯定是人祸!

那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Muhammad Yunus 的微型贷款 (Microcredit Scheme) 模式在沙巴可行吗? 沙巴的渔民人数, 就申请渔民燃油津贴的人数, 绝对不会是小数目。 结果沙巴的捕鱼业发达吗?事实是可悲的, 沙巴的捕鱼业却没有普及 达到脱贫的目标。 许多渔民满足于卖哪一点点的津贴燃油的利润。 到沙巴卖土产和手工艺品的地方看看, 你会惊然发现, 许多的手工艺品是印尼或菲律宾入口!

微型贷款成功的关键,是借贷者拥有的技能(competency) 和对成功的渴望(desire)。 看看沙巴的情况,变相的微型贷款(非法借贷)却比比皆是, 同样注定失败的下场的原因, 我们不是没有借贷的便利, 我们是没有成功的条件! 我们是缺乏对成功条件的认知和创造!在这个段落,允许我进一步假设, 沙巴的贫穷问题, 在这点上,人民本身难辞其咎。 原因是什么?是政客特意的麻醉?是教育的失败, 容后再说。
微型贷款: http://en.wikipedia.org/wiki/Micro_credit
尤奴斯: http://en.wikipedia.org/wiki/Muhammad_Yunus

"资源的诅咒理论"在沙巴成立吗?一般印象拥有丰富物质资源的地方, 人们努力的挖掘开采矿物和石油, 砍伐木林; 因为一本万利的缘故, 因为利润来得太容易; 产地也许都会在开发时风光一时, 美国开发西部时如此, 半岛锡矿城镇如此, 沙巴的林业城镇也如此;而真正的财富大都流向马上可以享受繁华的地方。 在资源枯竭后, 这些地方慢慢的老死, 退化和被淹没。

但资源的诅咒理论已不再是必然, 看看文莱和迪拜。当这是你唯一的土地, 当你真正爱护这片土地, 落后不再是丰富物质资源产地的必然。唯有哪些把自己看成是这土地的过客的政客才如此漠不关心。为什么没有舆论愿意挑战这些政客? 沙巴的政客就只万众一心, 枪口对外, 只说联邦亏待沙巴。 政客假装的骂,把一些人钉上十字架把!沙巴的政客都该封圣封贤了?

问问身边任何一个人, 任何的种族, 任何的社会阶层,谁不愿看见没有贫穷的沙巴呢?我想大家都恨不得所有的人们都富裕起来, 让建房子的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让做买卖的客似云来,让洗车的停不下来,让卖 Nasi Lemak 的大发利市。可悲的是政客们玩弄着种族矛盾, 玩弄着谁控制了财富不愿让另一些种族富裕,久久不愿放手,是这样吗?

当沙巴拥有更大的中产阶级,社会会更安全,更繁华, 更敢于寻求公正公义和民主。也只有这样,沙巴能走出困境和悲情;这恰恰是政客不愿看见的景象。沙巴的贫穷人口问题, 政客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