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7日星期六

如果沙巴是杜十娘,国阵民联政客都是嫖客!

在沙巴的政治历史里,沙巴人可以骄傲,但却总带有一丝的倦意的对其他马来西亚人说:站起来,无畏无惧,把腐败的政权推翻,改朝换代,沙巴人不怕,变天的戏码我们演过好几回了。沙统政权,人民党政府,团结党政府到国阵,沙巴的历史就是这样写下来的。

正是这样,沙巴犹如一个弱质女流,贫穷逆来顺受;杜十娘穿梭在来来往往的枭雄间,在无数次的风云变色时,却一次一次凭着顽强的生命力,外柔中刚的,面不改色的安然度过。

那些流连穿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公子哥儿们,哪一个不是山盟海誓?花言巧语,把她追棒为仙子,珍惜有加犹如掌上明珠;为的就是要得手,一亲芳泽,春宵一刻。不相信吗,哪一个之前的政党政客,不是为求得信任的一票,使尽三寸不烂之舌,骗的也好,利诱威迫也好,为求得手。大爷亲自巡视,宣布天大恩典,林林总总,到头来,也不过春梦一场!请不要责怪她没有良家妇女的清纯,现实,尽是风尘味;这样的甜言蜜语【亲自领导沙巴】,听在她耳里,是没有什么惊喜的;恰恰相反的是志在必得的猴急。

谁不垂延三尺她的美色?连最不没有出息的二世祖也想上天特别眷顾,一天可以爬上她的床,投入她的温柔乡。谁不想啊?阿猪,阿狗,阿猫不想吗?那个高矮肥瘦的,那个过期的,那个莫名其妙富贵的,那个脑满肠肥的,那个野人,那个山高皇帝远的;他们都心中煞是烧得火热,外表却扭扭捏捏却不敢说出口;你不是也这样嘲笑这些人的馋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听在耳里,虽然有点恶心,恶心的不是什么,恰恰是哪不加掩饰的欲望!毕竟是有血有肉的人嘛! 【行动党也要在沙巴当首长】

当然,七情六欲谁没有?她也毕竟是个希望得到真爱的女子。她也有迷失的时候,陶醉在甜言蜜语里头。别人华灯灭后,深知一切就不过是一场梦。她的精明背后,偶尔会让自己任性,偶尔让自己沉醉不醒,308也没有醒过来;但你们也不要认定她就从此就死心塌地的迷失,而沾沾自喜。她毕竟是在风尘里走过,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逢场作戏,她心中清楚得很。不是吗?一刻春宵得手后,那个哥儿不嫌弃她的身世,愿意白头与共?什么先进州脱贫,什么走廊,什么太平盛世,什么最和谐,什么建太空发射站;尽是鬼话连篇,只求安抚和敷衍!

看在十娘的眼里,一些穷书生,没有多少银两可以挥霍,却也寂寞难耐,挤眉弄眼,卖弄一下文采,希望一个不小心获得青睐,有机会登堂入室,一饱情欲!【沙巴政治人物揭秘】哟!书生的确如坊间所说,在野之身,却时时不忘动笔写投资计划书,到处上书求全; 一些朝廷收不到,却落得你间庙就拜,连稍微有名气的石头树根对听说你去投书!大好青年,谁不惋惜啊?

别人尔等称"游说拿工程"(lobbying),你的叫什么?别人的叫裙带关系,官商勾结,强取豪夺州资源,你的又叫什么?谁不想上十娘的香闺啊?谁不知十娘的消魂啊?要来沙巴开采她油田;要来沙巴开厂但是要她的木山!你凭什么理直气壮啊?沙巴50年被无数次奸污的不正是她的油田和木山美色吗?你知道一年这样的人来多少吗?搞不好那一天你才猛然醒悟沙巴 Maliau Basin 的庞大的优等煤矿资源,你会不会理直气壮要外资来投资啊!哥儿,你的尾巴,你竟然也有尾巴呢!

贸工部的哥儿们啊,你又为什么一点儿劲也使不出来呢?就这样放弃吗?难道沉默代表默认?

十娘的强颜欢笑,头脑再清醒精明的背后,还是渴望真爱的来临!但谁愿为她细细思考过,给过一个可能实现的远景?没有叻!尽是负心的人呐!

转贴
【沙巴政局动荡,沙巴子民炮轰受到不公平待遇,沙州贫穷率更在全国名列三甲,沙巴丰富的天然资源,丝毫无法将沙巴发展成「先进州」,当中最大的因素,主要是沙州资源往外流,连投资者都被「骑劫」,中央拨款更在最后一刻才到。沙巴政治人物揭秘,沙巴贫穷是「人为因素」,更是中央政府的行政偏差所致。

沙巴行动党主席邱庆洲告诉《辣手杂志》,他曾经上呈3分工业投资计划,却在最后被「骑劫」,并由贸工部使出「干坤大挪移」的招数,将相关投资者移向西马的州属。「要在国内投资设厂,就必须得到贸工部发出准证,然而,在申请过程中,却要求前往其他州属,否则准证无法批出。」

他以一家德国的投资家为例,原本要在纳闽设厂,主要是石油的开采,但却不被批准,贸工部之后将该投资移去登嘉楼。「还有一个加拿大的投资家,想在斗湖设纸厂,并一掷就是300亿美金,展开一项为期8年的计划,更将建造一条火车轨道,还有重植林计划等。」

邱庆洲说,后来同样因为贸工部的因素,当时表明欲与中国合作,而拖延甚至为难加拿大投资家。但之后与中国闹翻了,中国厂家前去印尼投资,原本打算进来的加拿大投资家,则不满政府的对待,最后前去南美洲设厂大事发展。「沙巴的福利是被中央政府摧毁的,否则,沙巴是全世界缴税率最高的地区,但却还有很多地没水没电,这是为何呢?」】

2008年12月22日星期一

一个不小心,人言人笔皆可畏!

回想开始写博客时,曾与一些朋友讨论写博客的大方向;写博客总得有个理由,目标和方向吧?朋友特别载录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 》里头的第三十九回:是非善恶,与我分享 (我在这里可要抄载一小段,金大侠无可替代的文笔)

【.........裘千仞脸色惨白,眼见凶多吉少,忽然间情急智生,叫道:「你们凭甚么杀我?」那书生道:「你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裘千仞仰天打个哈哈,说道:「若论动武,你们恃众欺寡,我独个儿不是对手。可是说到是非善恶,嘿嘿,裘千仞孤身在此,那一位生平没杀过人、没犯过恶行的,就请上来动手。在下引颈就死,皱一皱眉头的也不算好汉子。」

一灯大师长叹一声,首先退后,盘膝低头而坐。各人给裘千仞这句话挤兑住了。分别想到自己一生之中所犯的过失。渔樵耕读四人当年在大理国为大臣时都曾杀过人,虽说是秉公行事,但终不不免有所差错。周伯通与瑛姑对望一眼,想起生平恨事,各自内心有愧。郭靖西征之时战阵中杀人不少,本就在自恨自咎。黄蓉想起近年来累得父亲担忧,大是不孝,至于欺骗作弄别人之事,更是屈指难数。

裘千仞几句话将众人说得哑口无言,心想良机莫失,大踏步向郭靖走去。眼见他侧身避让,裘千仞足上使劲,正要窜出,突然山石后飞出一根竹棒,迎面劈到。

这一棒来得突兀之极,裘千仞左掌飞起,正待翻腕带往棒端,那知这棒连戳三下,竟在霎时之间分点他胸口三处大穴。裘千仞大惊,但见竹棒来势如风,挡无可挡,闪无可闪,只得又退回崖边。山石后一条黑影身随棒至,站在当地。郭靖蓉蓉齐叫:「师父!」正是九指神丐洪七公到了。

裘千仞骂道:「臭叫化,你也来多事,论剑之期还没到啊。」洪七公道:「我是来锄奸,谁跟你论剑?」裘千仞道:「好,大英雄大侠士,我是奸徒,你是从来没作过坏事的大大好人。」洪七公道:「不错。老叫化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奸巨恶、负义薄幸之辈。老叫化贪饮贪食,可是生平从来没杀过一个好人。」裘千仞,你是第二百三十二人!」

这番话大义凛然,裘千仞听了不禁气为之夺。....】

我大胆的假设,绝大多数的博客友和论坛友的心态是大同小异的!许多人会洋洋得意,有点臭屁的讲法:"自己可不是靠爬格子或媒体吃饭的哟!一切都是无拘无束,畅所欲言的真心话,对得起天地良心"。严格来说是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一种民主的表现。更多人谦虚的回答:"玩玩而已啦!"

在这样一个大时代里头,是的,我是衷心认为我们正活在一个大时代!在许多闲来无所是事,喜欢动动笔的朋友们的骨子里,我们都爱死"大时代"这样一个形容词!不论是是专业或非专业的,是全职或是业余的;糊口也好,玩玩的也罢;在这样一个大变迁,大是大非的环境里,笔尖的一点一撇或是键盘上的一按一放之间,如何拿捏?

常想,当自己也不是毫无瑕疵,你要怎么样大义凛然的去批判别人呢?尤其在虚拟和匿名的电子空间,言论还需要讲黑白,讲对错,讲正义吗?只要是朋友,同一阵线的就力撑到底?只要是同政见的,就可以纵容宽待?只要是同目的的,道义放两旁,务必要置敌对的一方于死地?只要是同宗同血缘,就是义无反顾的袒护?夜深人静的时候,被自己的谩骂声惊醒的朋友,看看自己在镜子的模样,怎么容貌越来越像,当初自己咬牙切齿要教训哪人的模样?

记得有一句名言是这样说的:我愿以一颗谦卑的心,永远走在真理的道路上。有人也许会责问,"你怎么就那么的肯定,那就是真理的道路呢?";不论是媒体人,写 blog 或是参与论坛讨论的朋友,必常常引此为戒,步步为营,务求谨慎。或许我们该常问问自己,心中怀的是爱还是恨?是建设还是破坏?心中有公平和公义吗?在大义凛然的背后给自己的宽容,可不可以也以同样的标准,给别人宽容?也许这样的选择离"真理的道路"会近一些吧?

愿与所有的博客和论坛朋友共勉之。

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这样真的不太妥当是吗?

华小和独中是我的启蒙教育母亲,其实中间一些名字和人物是我毕生难忘的启蒙老师;对于新院风波的来龙去脉我没有半点头绪,谁对谁错我没有半点头绪;不敢胡作言论,枉作小人,惟恐天下不乱,火上加油;请不要把我分门别队,请允许我把仅仅有的一点在乎说出来。

同学们宣读祭文的是非对错,妥当性暂且保留意见;但无论如何,以林连玉先生的名誉发表文宣(显示敢斗的颜色给他们看(林连玉可能这么回答新院学生) 的举动好像真的不太妥当是吗?

如果你要勉强那么写,其他人通过灵媒和林连玉先生在天之灵沟通,林老不是这样说的耶!有人问过孔子,孟子,老子,墨子,韩非子,孙子,还有你公公的公公也不是这样说的耶!这样与政坛的 "宣誓这宣誓那",对神发誓有和没有走后门的笑话,不是如出一辙吗?怎么可以批判别人,自己却干这种事?谁和谁问过玉皇大帝,皇母娘娘,妈祖娘娘;通过神父问过天父,问过真主,他们说的不是这样的耶!

我真的害怕哪一天,有些卑鄙的政客,学会先生的高招,以国父东姑,以敦陈,以一大堆已作古的历史人物来发文告,说马来西亚华人是寄居的,哪该怎么办啊?

把事情牵扯到这样的地步好吗?妥当吗?先生请原谅我的鲁莽。真诚的期望,不要把马来西亚华人的千古陋习-- 黑函,人格谋杀,站台文化,扣帽子,抹颜色,装神弄鬼,拉边造势等等的手法(在政坛和华人社团真的很不陌生)带到教育来。各位,留马来西亚华教一片蓝天白云可以吗?

2015年马来西亚医生过剩!?

翻开报章,大马医药协会指2015年,马来西亚医生过剩约8000人,"有意攻读医科的学生必须做好应对压力的心理准备。"

看了如此的报导不禁让我感慨万千。

(1) 以这样的速度,2015年医生会过剩,20XX工程师会过剩,201X年老师过剩,202X年护士会过剩,202X大马成为先进国。学生家长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选了一些过剩的领域,可要自讨苦吃了!

(2) 以此类推,今天每个大马人养一只母鸡,三个月后,孵出十只小鸡,一年后每个大马人就有一万只鸡。年终把鸡买了,换十头母牛,买牛奶和生小牛。不出三年,201X年,大马全面脱贫!再多三年后大马全体人民晋升百万富翁。2700万人口,大马在201X年,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怎么办?我们准备好了吗?大马来西亚要领导全世界了!

(3) 到哪个时候啊,马来西亚过剩的医生,将会是世界无国界医生,国际义务医生的主要成员,马来西亚医生过剩啊!你们什么国家不够医生的,我们有8000个过剩医生喔!

(4)怎么看大马医药协会也不像是个官方机构吧!为什么如此的官腔啊?粉饰太平啊,制造积极乐观的氛围,完全合乎官方的要求!至少稳定国家政治,应记一功!

(5) 什么时候开始,当医生的压力和心理准备,会是因为我国缺少医生,而比较小压力和轻松?天啊!当医生也因为独门生意,供不应求而压力比较小?!大马医药协会呢!

(6)英国的福利国和什么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国家保健服务政策),你们向我们学习吧!全世界!你们向我伟大的大马来西亚学习吧!我们的政府是这样说的!现在我们的非政府,专业人士协会也这样是说的,肯定没有错了!

(7) 在这个医药医生服务欠缺,服务水平奇差的年代(至少在沙巴的一些僻远地区如此,沙巴大部分的所谓城镇也不过如此),这样的宣言听在人民的耳中,是不是有一点点的刺耳啊?

2008年12月10日星期三

写与不写之间

一些朋友问说,那么多的时事,要怎么决定写不写?很多闹哄哄的题目,为什么不见你的文章?其实不外乎几种情况:马来西亚一些人的政经文教的评论文章就写得很精彩;文笔尖锐幽默,多一笔太多,少一笔太少,恰到好处,实在不想画蛇添足。 一些个人和团体的言行举止,是根本不值一提的!我打从心中鄙视他,耻笑他,可怜他,没什么好写的。

很多时候根本就是一场竞技,不论如何惨烈,最终的胜利者被加冕之余,千篇一律还是要大呼和解,以表容人的气量。回头想想,写那像笼中两只搏斗得要生要死的公鸡有意义吗?更多的时候是 一些事情我真得不懂,也懒得懂,所以没有写。

一些事情,心中领会,不必多写了。毕竟道破了,就少了哪一点点的味道。看不懂吗?就说一次,下不为列。

雪州警察总长不是责骂媒体,不经考证就报导救难人员在淡江国际山庄严重夺命土崩事件中,趁火打劫以及拯救人员 只丢下铲子见死不救的事件,让人"产生负面的印象"吗?“你不能期望一名救伤车的司机,能够救援一名遭埋的受害者。他并没经过这种训练,如果我们要求这种未经训练者进行救援工作,就算遭到拒绝,我们也不能责怪他们。”。雪州警察总长可以解释,未必完全不可取;当然很多人也提出许多合理的疑问。

12月9日大部分马来西亚的电视台,却很有默契的引述一段国际温馨小影片:智利高速公路的监视录影意外的拍摄到,一只小狗冒着生命危险,把另一只被车撞倒的同类,从高速公路车道中央,连拉带拖的把伤狗移到路旁。感人非常!是的,那是一只狗!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iQN05xkn94

2008年12月3日星期三

难道你就不怕说些被历史耻笑的话吗

宁愿说些会被历史推翻的话,也不要说些会被历史耻笑的话。
~ 哲学教授兼作家。周国平~

第一天,全国总警长承认,2008年马来西亚的犯罪率的确上升了!

第二天,全国刑事调查组警长说,不排除犯罪率上升的其中一个原因,与近来经济风暴有关。

到这里完全没有问题,安居嘛--可以建的警察宿舍建得差不多了。乐业嘛--可以调薪,加津贴的事也刚刚做得差不多了。再教育嘛--"我不贪污"也干得轰轰烈烈了。士气嘛--服装也刚刚换了吧?工欲善其事必现利其器嘛--车刚刚换了Waja巡逻车,枪械也刚刚换了最先进的吧?不不,对不起,说错了,至少是最贵的,最先进的问题吗。。。。心里只是想,全国总警长,无论如何也得干些成绩来看看吧!

第三天,副首相说,哦!那是国际城市犯罪影像,不是指真的犯罪率!马来西亚的犯罪率就比日本和香港低!

第四天,内政部长说,我们有严密的法令,所以马来西亚是零恐怖袭击事件!

我的天啊!要不是耐力好的,早就像其他人那样喷饭,流鼻血,吐白泡了。

尊贵的副首相,你是安逸了太久,出入24小时有保镖有人开路,不知人间烟火为何物吧?看你也不像常常在会议睡觉的嘛!你是真的不知?还是你的忍耐度比马来西亚人民强啊?那难道是所有人民在醉生梦死,天天梦游吗?
-- 那些惨死在飞车掠夺党的家属啊,那只是印象,不是真的!
-- 那些女儿太太妈妈女友被拐被奸被侵害惨死的家属啊,那只是印象,不是真的!
-- 那些被抢,家里被偷被抢,车被偷的人民啊,那只是印象,不是真的!
-- 那些被偷被偷被骗被打被压迫被威胁被勒索被。。。。印象啦,不是真的!

如此牵强的理由来合理化内安法令,尊贵的内政部长,你不累吗?上回说内安法令用来保护人民就很有创意嘛!没有一个国家如此的大口气!唯有你尊贵的敢保证锦囊妙计--内安法令!叫全世界每个国家都立法内安法令,不就圆了人类几千年的天下太平的美梦!马来西亚对全人类的贡献呐。。我想到这已经鸡皮疙瘩,感动得泪流满面了!

你难道就不怕。。。。。。。。。算了!

还没得政权就开始学会当政的权术

对于那些口出狂言信口雌黄的末代政治人物已经是不值得多说,不值得多加一笔来数落。但是对于那些在野,声称未来要当家作主的,我们得张开眼睛,看清楚,免得政党轮替,成了轮流上阵施暴!看了好一阵子,近日沙巴个大报章邱庆洲博士的热辣辣新闻,不说不快。究竟是沙巴人们的福利利益,马上救苦救难比较重要, 还是买不买或是建新医院的问题重要? 还是承建工程该给什么人, 一个承包商或是一组承包商的问题更重要?

邱庆洲博士你反对什么?反对沙巴多几间医院吗?还是不管,就是反对买医院,要嘛就建新的医院?还是不管买或是建,要是价钱不合理就要反对!反对腐败?

沙巴亚庇区国会议员邱庆洲博士与我素昧平生,也不知道他的为人处事之道。但曾几何时,我对邱博士中选为亚庇区国会议员,也乐得犹如朋友中选;也许是对政府的腐败滥权的彻底绝望, 痛恨一些人更甘愿为了利益而同流合污,信口开河欺骗隐瞒,视人民如白痴;痛恨一些人为了官位折腰委屈求全,把道义公正公义放两旁,利益摆中间;痛恨更多是躲在民族宗教卫士后面的,假卫道,沙文主义的排他,或是裙带关系主义的自肥等等等。

时过境迁,半年的蜜月期,大概也够了。如果不说说身为老百姓的期盼,到时对邱博士批判,怕有失公平。好吧!期盼是吧?近日来见邱博士在许多问题上选择性的出头,请允许我在这里请教邱先生,我心中一些合理的疑惑:

(1)要没当议员时,把别人骂得半死;结果自己当选之后做了些什么?

(2)在报章发发文告,通沟渠剪剪草, 设立了个什么服务站,大事发生就发个文告说几句话。请问邱博士,这样和你口中的沟渠议员,和其他现有的议员有什么分别?他们这方面可比你出色很多。这样是不是也算混饭吃辜负人民委托?

(3) 邱博士的PhD博士是什么大学的? 只是近来许多人对"突然间博士"有点感冒,关心问问,免得你蒙上不白之冤?

(4) 请问邱博士又什么工程专科的? 邱博士大概知道在报章"自己本人也是工程师"是多么的误导大众视听, 你什么工程师? 机电, 机械,架构,化工,土木, 水利, 土壤。。。。,少也好几十种工程系,工程师就可以一脚通吗?什么工程都通?只要是医生就会医所有的病,这也未免太武断,和自欺欺人了!

(5) 读了工程科就是工程师? 读过什么博士就是工程师? 邱博士是合格的注册工程师? 邱博士的签名和言行要付专业工程师的义务和责任?

(6)邱博士是说IKRAM和JKR的签名和盖章是夸大和不正确? 以专业工程师的义务和责任 看来, 这已经是刑事失信了!不要把玩弄政治的肮脏手段,污染其他的专业领域;所有的专业领域都有很严密的行为操守准则需要遵照,没有选择性的,模棱两可的,视情况可黑可白可有可无的立场。请你把黑白分明还给专业领域,专业领域不能像政治般商量斟酌;你一是举报不法行为,要不然就还专业工程师一个尊严和清白。

(7)坊间传闻邱博士308为了选举胜选,与某些执政政党的人合作,来个里应外合,可有其事?现在是合作愉快,还人情,建新医院计划可以多一些空间可以伸展,可有其事?

(8)邱博士308前上报章言之凿凿的报案举报某某部门的训练计划,指责某某涉嫌作假贪污。但没有任何一间警察局得到你的举报,你说说而已!别人大骗,你也可以小骗选民,讲又不必负责, 可有其事?

(9)沙巴千百个不公不义,你为什么不发一言?却偏偏只咬紧建医院的工程不放?每年数以十忆的除贫计划,每年除个没完没了,不见任何改变,你没意见。对什么数以千万的什么"不知所谓的培训",你没意见。每年数以十忆的什么乡村计划,你没意见。却对建新医院的关怀,你已经来精细到如何执行,建议人选,成立财团的细微程度?你动机何在?

(10) 邱博士不晓得是唐突还是不小心说漏了口,沙巴需要一组的承包商成立财团来建新医院? 是不是包括你自己的利益? 请问邱博士是否认为沙巴没有一个承包商,可以有能力独立承包如此的工程? 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的kaki就是不够重量,成立财团来建新医院?

(11) 请问邱庆洲工程师博士,除了当亚庇区国会议员,现在还做些什么生意? 承包商? 工程顾问?

(12)邱博士大暴内幕,妈妈曾经要被迫睡在QEH 的地板上,重点是什么?沙巴缺医院,更不要先谈什么服务素质,有床位就幸运了是吗?要增加病床是吗?买也好建也好,合理就好是吗?

(13) 请问邱博士到过LIKAS医院吗? RM100 生个孩子,对许多人民来说真的很开心,如此的环境和设备我没有半点批评!反正多几间如此完善的医院,是沙巴人民得利,究竟有什么问题?反对党就是反对,不分对错吗?买了这间以前的SMC医院有什么问题?没有买,连这点点的福利也没有?

(14) 邱博士要是有买第一间,第二间,甚至第三间医院的舞弊的证据,请你报警,这是刑事失信;你没有权力留着当政治黑函?如果没有,就不要像我们街边的人民,乱说一通。 民联也有执政嘛!人民福利的建设,政府建设工程总要有嘛!不要像个无知,鼓吹歪曲的观念,把一切工程计划就等于贪污舞弊!买也不可以,建也不可以,不如什么都不做吧!

(15) 买医院,建新的医院,你邱工程师博士为什么突然认为建新的医院,就是清清白白,没有贪污舞弊的可能?买的医院就是有下文?那这个政府,大多数的计划都是新建的,那都应该是清清白白咯?你什么逻辑啊?

(16) 不如邱博士你叫个最合理的价钱吧!让卫生部把建新工程或维修工程都给了你推荐的承包商吧!全马的医院让你来建吧!清清白白惫?请问邱博士有什么好方法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和最经济的方法让亚庇人可以有一间,两间,或是三间像样的政府医院?让你建议的"财团"来建惫?

(17) 请问邱博士有什么方法在可以解决这三年内生病的沙巴人民的问题?要如何安置这些人?生病可以等吗?动手术可以等吗?你不要逃避问题?要怎么做?痛苦的人,死的人没关系,不是你妈妈就可以了吗?(请原谅,没有半点冒犯的意思)

(18) 请问邱博士有没有打听过,建这家新医院会公开招标吗?还是被指派?建一间医院的市价是多少?每间病房建造费市价多少?招标需要什么执照固打吗?买要多少钱?说了价码没有?合理吗?考量点是什么?解决了时间的问题吗?解决了地点方便的问题吗?值得吗?请问这是不是邱工程师博士最应该关心和捍卫的?反对而反对,利益为考量,这也表现得太猴急,太出面了吧!

身为沙巴人民,好的政治人物,不管是来自国阵或是民联又或是DAP,人民都支持。好的建设造福人民的计划,不管什么政府,人民都支持。希望联邦政府买一间两间最好是三间医院造福沙巴人民,建一间两间最好是三间医院,让纳税人的钱用在人民的身上。这可是难的联邦承诺要给沙巴可能2-3 间医院的承诺!请问邱博士,你究竟是反对什么?究竟现在是什么问题?你肯定建新的价码没问题,就是认定买的肯定有问题?怪了。价码没人知道,你就知道不合理,反对?

请DAP千万要自重,不要刚刚才选上,为了蝇头小利就沦落成为某个政党的跑腿喉舌,最终为得就是要一些project!你的真正动机是什么?分一份project!如此猴急,建议你不如干脆加入马华,当卫生部长的工程顾问更直接嘛!

人民要的公正公平,在国阵又好, 民联也好, DAP 也一样; 黑是黑, 白是白,我们同样不能接受歪曲的事实来斗倒对方,来捞取政治资本。亏欠沙巴人民的基本福利还给沙巴人民!请你同时保证这是个合理的价格!以你尊贵的国会议员身份,专业的问几家愿意卖的医院,比比价啊!问几家有名望,又愿意建造和完善装备医院设备的承包商,比比价啊!因为以后所有的政府工程,你可以用这科学的方式来监视有没有舞弊啊!为私利啊,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