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星期三

放屁


既然是放屁,为什么他们会继续每天在大小场合放?坐在台下的人,还是闻得如痴如醉?多少次,

沙巴首席部长幕沙说:2010年沙巴达到零赤贫!

他的文革式宣传抢手说:2010年沙巴零赤贫,恢复昔日光辉......... 这个人正是幕沙安曼。

卡达山民族英雄团结党主席百林说:2010年,沙巴零赤贫目标!风雨不改!

掌声如雷响遍大地!大家像是自慰后得到快感。

今天,2009年的最后第二天,另一个卡达山杜顺民族领袖,沙巴人民团结党主席古禄说:“联邦政府应该设立特工队,着手解决沙巴乡区贫困及基设落后的问题。他建议政府在第十大马计划下,作出特别拨款和成立特工队,专司处理及采取实际行动,解决沙巴赤贫的课题。他表示,超过半数的人口居住在沙巴乡区,从国家成立以来,政府都在致力灭贫,惟看来成效不彰,为此,政府应设立特工队处理灭贫问题。”

这道也是屁,但它也像是叫昏迷快感中的人,惊醒的阿摩尼亚!提醒这些台下的人:这一些,都是屁!不是吗?

当然,他最后,还是摇着尾巴,放了另一道,给至少一个人如痴如醉的屁:“人团党将继续成为首相的强力后盾,不管首相面对任何阻碍,我们将会全力支持,对国阵绝对忠诚,不管顺境逆境,人团党都是国阵的好伙伴,事实也证明这一点。”

2009年12月28日星期一

大悟大彻


当年安华派系要求改革,烈火莫熄(reformation),结果在政治手腕压力下,被所有主流媒体宣传为与动乱暴乱挂钩的一个行动。当年,再益(Zaid)果敢才刚刚要着手司法改革,迎来的是党内的臭骂。

好了,来到今时今日的政局,这个50年老字号,是需要彻底的改革?(当然它会不会,又没有可能改变,是另一会事),还是,它真正需要的,不过就是重新包装(rebranding)一次,用他们的话“更改一个新的,和更吸引人的标志,一个纳入一个马来西亚元素的标志”。

哦!改一个标志就可以啦?
像艺人那样,以一个崭新的标志形象示众就可以啦?
外表肯定是比内在本质更重要的?
包装里头是什么?
同样的人,事,物!
马来西亚人,沙巴人,
你们选举时,是看什么logo比较吸引你,就选他吧?

恭喜!恭喜!大悟大彻啊!

附录:The Malaysian Insider:Ex-Sabah CM suggests direct membership to BN

KOTA KINABALU, Dec 28 — Former Sabah Chief Minister Datuk Seri Salleh Said Keruak has suggested that direct membership to Barisan Nasional be made possible to ensure the coalition remains strong and relevant."Through this approach, those who are committed to BN and its policy and leaders, but do not favour certain component parties because of too much politicking, will continue to be with us," he said in his latest posting on his website www.keruak.com. In the posting, entitled "Leaving 2009 with memories, stepping into the new year with high hopes", Salleh, who is Sabah Umno deputy liaison chief, said the move would also prevent party members from joining the opposition.

He also suggested "re-branding" of the BN, like having a new and more attractive logo with characteristics of the 1 Malaysia concept, to make the coalition closer to the people. This is important because in today's political situation and environment, the people have a choice, the BN or the Pakatan Rakyat" he added. — Bernama

发神经


这里流行一窝蜂,
它像是年轻人追捧偶像般,会热血沸腾心智失控,
它甚至像魔教教徒般,会不能自己,
凡是挨上它,就要成仙,成佛,真成神,
这样的行为表现,俗称,发神经。

推崇Boleh时,什么都是Boleh!
Boleh 餐厅,Boleh教育系统,Boleh 朗诵对,什么都Boleh!
Malaysia Boleh! Sabah Boleh! BN Boleh!
大小场合Boleh 不断,政府机关这样,连全国的学校也Boleh声不绝!

说到资讯工艺IT 时,是个典型,
当时的新闻部长不是亲自填词,
马来西亚的电台电视台,每个5分钟就轰炸一次,
Main IT, Fikir IT,Makan IT, Tidur IT…….

2020宏愿嘛!不是响透世界吗?
什么不是2020的?
同样的2020 卡,2020 补习中心,2020 维修中心,2020餐厅,
学校办什么2020个学生一起唱爱国歌曲,
公务员办什么2020个人一起晨运,
当然2020信托基金能不卖到断货吗?

来到了Smart时代,什么不是Smart的?
Smart Card! Smart School!Smart Tunnel!Smart Radio!
Smart TV!Smart Passport!Smart IC!Smart Pos!Smart Call!
Smart Teachers! Smart Principal!
只要加上Smart 字眼的事物,马上就是灵丹仙药!

有了这些经验,来“一个马来西亚”就是理所当然啦!
电台电视台不是每天念一个马来西亚吗?牵强一点也OK 的!
吃政治饭的商人,大小议员尤其有官位的,会不把最终荣耀归于“一个马来西亚”的伟大口号?
沙巴几十年来人民和谐,现在被摧残得差不多,干“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什么事?
当然,改了一个马来西亚诊疗所的名字, 有什么不可? 只是,改了名,就可以吗?
“一个马来西亚”信托基金是肯定的啦!

每个时期,每个人物,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个,口号!
大家一起发发神经,
口号就能提升素质?
口号就能让马来西亚更有竞争力?
口号能改变心态?

至于发神经的是政客,公务员,知识分子,媒体,还是人民?就让历史来评论吧!

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沙巴团结党与非洲


沙巴团结党,一个号称为沙巴正义而斗争,一个领导沙巴原住民-- 卡达山杜顺民族命运的政党。今天沦落到什么田地?看团结党的领袖是怎样说话的?

首先,一个人无知,也不该认为非洲就是比马来西亚落后的地方,一些非洲国家的一些事物可能要比马来西亚先进好多。

次之,“你们看,马来西亚是肯定比津巴布韦和埃塞俄比亚先进,这就证明了国阵政府是个体恤人民的好政府,沙巴的人民,你们应该感恩和珍惜!”。我以为这是关心国家的文人,挖苦政客的笑话。杨先生,没有人要挟你这样说吧?看来,杨先生觉得比非洲好,是值得庆祝和肯定的大事咯?!

希望马来西亚和沙巴的人民永远记得他!

半岛有这等人才吗?这可是Made in Sabah 哦!

附录:Who's doing well in Africa? Look south


附录:诗华日报:国阵执政生活和平富裕 杨爱华吁珍惜现有一切

(本报亚庇廿三日讯)州助理地方政府及房屋发展部长拿督杨爱华重申,我国人民获得国阵政府妥善照顾,人民富裕,国家持续和平,没有暴动或战争,自由自在的生活。故此,他呼吁人民惜现有的一切。

拿督杨爱华是于今午,在加拉文星购物广场为「非洲孤儿慈善表演」主持开幕,致词时如此指出。

“ 非洲孩童面对着战争导致父母身亡,而引起饥饿、疾病及恐惧,这些孤儿孤苦无依,三餐不续,更免谈有受教育的机会,与我国独立繁荣及经济稳定的国家比较,我国人民获得国阵政府妥善照顾,人民富裕,国家持续和平,没有暴动或战争,自由自在的生活,我呼吁大家珍惜现有的一切。”

攻心计?奴性难改?



沙巴今天的水深火热,断水断电;公款被蚕食,在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步骤发生,枭雄群起,大有大吃,小有小吃,所剩无几;公器私用基本已经到了一手遮天;公产被瓜分私占,沦为全国最贫穷州属,民不聊生!沙巴人民本身有没有责任?





附录:诗华日报:陈友仁︰2009年属平安年 归功上天赐福首长英明领导

(亚庇廿四日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亚庇中华工商总会会长暨沙巴中华商会联合会会长拿督斯里邦里玛陈友仁局绅,在其圣诞节献词中表示,二零零九年对沙巴来说,整体上是平安的一年,我们除了应感谢上天的赐福外,也应归功首席部长拿督斯里邦里玛慕沙阿曼的领导。

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不是神,不是妖魔鬼怪,都是正常人


谁真的认为马来西亚的政治人物和高官是无脑和庸俗! 不是,不是的。他们要是愚昧,那是他们天生资质不好,这样的批评太苛刻,但我们的政治人物和高官是绝顶聪明的。他们都是与正常的马来西亚人无异的,家庭工作吃喝睡,最好是赚到很多钱,付出不必太多,出入美车,住大房子。最好是有绝对的权势,最好有后代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暖饱思淫,最好就是艳福不浅啦!

既然是这样,我们怎么还是看见政治人物主导,人民公仆高官拼死配合演出,演出一幕幕贻笑大方的历史经典?说出一句句千古被人耻笑的名言?做出一些治标不治本的事情,愚昧非常?难道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和高官真的不懂和庸俗吗?不,不是的,那是政治人物的选择:
(1) 第一,利益考量为先!只要不伤本,装装傻有什么关系?
(2) 次之,是最好四两拨千斤,最好是做少少,可以得到最大的宣传效果,做一点点可以多次多人邀功使用。
(3) 最后,驯兽的大原则,别给他(人民)吃饱,别让他(人民)过得太舒适,时时要感恩驯兽师(政府)的好,奖赏一定要和要求的良好表现(选票)挂钩,利诱威迫!

不断给我们华人甲必丹(是的,150年前华人自己管自己的年代的甲必丹!),委托一个又一个“人民发展领袖”, 难道沙巴首席部长会是愚蠢吗?不是的。拿了你的纳税钱,他会拿着一个桶,跟着垃圾车的背后,不让垃圾车的废水污水臭水流到满地!好料吧!还是不断剪草通水沟!报章宣扬他向当局反映几条公路严重堵塞?大家在这些公路堵塞时诅咒了好多年,你说这有关的官员不知道,要你反映是吗?他们每天是干什么的?你买了15年的房子,你天经地义应该得到的地契,要他来为你争取发出!他会专门解决地方政府,工程部,警察等等疏忽失责留下来的问题,然后他每天上报公告天下,他可是干得像只牛!你下回选票要感恩了!

你不该骂这个没有能力做好本分的政府,反过来,你要谢谢,跟在后面大费周折,为原本没有做好的工作善后而歌颂!歌颂同一个政府的体恤人民疾苦,下次你要选他咯!

我们要一个清廉友善问责高效率的政府,我们要一个问责的政府机关,每一个机构会监督本身的“死木”,我们要一个自己监督改进纠正本身的公共服务体系,我们要一个前瞻的政府,我们要人民为本的国家。所以不必再骂,政治人物不是死蠢!不是不明白人民要什么!他们是选择这样说,选择那样做的!你,也只有在每五年一次的投票中选择!不是吗?

2009年12月19日星期六

好烂的藉口!


身为反贪执法部门的最顶级的官员,面对外来的指责自己的部门,没有通过公开招标的程序,得到最物有所值的服务和采购,有贪污的嫌疑时,他说“哪个时候我还没有当顶头老大!肯定不关我的事!”。

这样的答案能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暂且不好说!

但,死蠢!难道你不必去调查这个案子吗?虽然是自己人,虽然是你以前的老板!照你这样的讲法,过了海就是神仙啦!这就是为什么马来西亚有那么多案件永没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的原因吗?每年的稽查报告中提及的舞弊,收入和财产不相符的情况,林甘案等等。

难道这样不算是有负人民委托,失责吗?难道这样不算姑息养奸,助纣为虐吗?不该被马来西亚的历史狠狠记载下来?

“哦!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尾巴!”

我呸!


看见这样的新闻是叫人气愤的!管他是什么政治立场的。吉兰丹州改信回教的,可以得到500-1500令吉不等的奖励!

想一想,千千万万,数以百万计的人民每个月的纳税钱缴给国库!每个月缴几十到几千令吉的税。好了,转过头来,一些人拿着你缴的税钱,向你的孩子孙子说:“弟弟乖,你割掉懒叫,跟我姓,我给你RM500买糖果或是电子游戏机,随你便,好吗?”

请问你什么出发点?

1. 一个人有没有信仰?死了上不上天堂?干你屁事!不要装成你是救世主,打救世人那样!

2. 为什么只有改信回教才有奖励?别人改教不行!别人叫阿拉不行!

3. 回到一个死胡同?狭义的宗教观!

40% carbon emission cut? Do what you said,Mr. Prime Minister!


看见首相兴致勃勃的宣称2020年马来西亚要减碳40%。

或许世界根本没有多少人会在意,这样一个大话连篇的政权国家领袖有什么好期待的。根本就是像今天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发愿要打倒白人统治般,莫名其妙,叫人反感作呕!

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愿尽一份小小的绵力,支持减碳的努力。但要一个国家减碳40%,你知不知道这个代价是多高吗?你知道他会什么程度上影响马来西亚的工商农业吗?10年你认为有足够的时间吗?在没有自身的减碳技术改进和人民内化的习惯,依靠买入别国的相等减碳碳值,每吨Carbon Credit 要价10美元来计算,马来西亚有可能啃得下吗?要马来西亚本身投资在这些减碳的项目,马来西亚的业者有这样的能力吗?

首相先生,既然是个根本不可能的任务,你为什么要自欺欺人,自取其辱?别国都是5%, 6% 的小心斟酌,你为何要一口气说40%?是在马来西亚境内习惯了这样的讲话吧?什么2020马来西亚成为先进国啦!2010年马来西亚零赤贫啦!

首相先生,不要说太远了!马上停止建议中,沙巴东海岸300兆瓦的燃煤发电厂,用根洁净的能源来取代吧!这些事情可以讲来自己爽的吗?

2009年11月24日星期二

“只有萝卜没有鞭子”的逻辑


马来西亚独有的 “只有赏没有罚”的绩效制会让我们走多远?


1.要马来西亚的教育成就傲视全球!至少要超越新加坡嘛!从此马来西亚考试-100%及格 (最低分从60%起跳),100%达到全部A(最低有A起跳, A+, A++, A+++, AA,AA+, AA++, AA+++),100%进入大学(自动录取),一个马来西亚民族站起来了!以后我们卖沙爹渔夫都至少是大学荣誉第一等学士毕业生,看什么人敢看扁马来西亚人!

2.马来西亚的治安在世界印像不好?还不容易?全体警员经过验证,获得“我不贪污”勋章,全部警察部队人员获得颁发杰出警员奖。那些批评的人士是有恶意的。

3.垃圾老师教出垃圾学生!这样的老师是不是大部分,大家自己度量吧。老师懒懒散散不认真?为了鼓励他们不懒散认真工作,增加4000个“杰出教师”奖达到14000个位置,供他们申请(这个,更好的待遇是不必多说的啦!还有荣誉呢!),更多的杰出教师,我们不就有杰出教育吗?

所以,马来西亚的“杰出教师”不是因为你杰出,给你肯定的!这里的杰出奖,是用来引诱你上进的!所以同样的逻辑就是:你不用功念书,爱溜达,爱飚车,我们有更多的杰出学生奖,奖学金,出国深造奖,更多的学位,来诱导你上进!所以当马来西亚的教育部KPI,达到100分时,以上第一点就可以实现了!当我们的内政部KPI也达到100分 时,以上说的第二点就会成真!

这样,颁发“良好公民奖”给全体人民,循循诱导,马来西亚那里还有罪案呢?
这样,颁发“杰出学生奖”给全体人民,马来西亚那有不杰出人才的道理?
这样,颁发“廉洁公务员”给全体公务员和议员,大马哪里还有贪污的?
这样,提供免费赛车场,那里还会有飚车党呢?
这样,加薪加福利后,那里还会有贪污的?

不上进,懒散,不敬业乐业,难道不该被惩罚吗?成年人不必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吗?

老师们懒散不认真,教育部提供更多的奖励和迁升的机会,教育部决心要增加杰出教育的人数,这是种什么管理理论?买他怕?强化不认真工作和奖励荣誉的关系?

最终,马来西亚成为先进国!

***************************************************************

附录:UTUSAN:Jangan jadi guru semberono - Mohd. Puad

KUALA LUMPUR 23 Nov. - Timbalan Menteri Pelajaran, Dr. Mohd. Puad Zarkashi hari ini memperkenalkan satu istilah baru iaitu 'guru semberono' yang ditujukannya kepada guru-guru yang menjalankan tugas secara sambil lewa dan tidak komited. Katanya, pengenalan istilah itu bukan bertujuan menafikan kredibiliti guru negara ini yang disifatkan sebagai komited, berdaya saing dan gigih dalam mendidik generasi masa depan. Sebaliknya, beliau berkata, ia sekadar peringatan agar 'guru semberono' tidak menjadi satu budaya kolektif atau penyakit berjangkit yang akan merosakkan institusi perguruan di negara ini.

"Ia mungkin berlaku kerana ada di antara mereka tidak berminat menjadi guru. Faktor tekanan hidup serta persepsi negatif masyarakat juga adakala menyumbang kepada masalah ini. "Sebagai contoh, dalam kes di Kuala Dipang, persepsi negatif masyarakat yang hanya menyalahkan guru sedangkan mereka sebenarnya bertanggungjawab, mungkin menyebabkan menjadi kurang bermotivasi dan menjalankan tugas secara semberono selepas ini," katanya. Beliau berkata demikian kepada pemberita selepas merasmikan Persidangan Kebangsaan Guru Cemerlang Kali Ke-7 di Hotel Seri Pacific di sini hari ini.

Istilah itu diungkapkan oleh beliau secara spontan sewaktu berucap ketika merasmikan persidangan tersebut yang bertemakan Pengajaran dan Pembelajaran Berkesan Merealisasikan Gagasan 1 Malaysia. Mengikut Kamus Dewan, semberono membawa erti tidak berhati-hati (tidak difikirkan baik-baik), sembarangan dan kurang teliti dalam melakukan sesuatu perkara.

Sementara itu, Mohd. Puad memberitahu, kementeriannya sedang berusaha menambah bilangan guru cemerlang dari seluruh negara ekoran masih banyak kuota yang belum diisi. Menurutnya, bermula tahun ini, kementerian telah menambah 4,753 kuota guru cemerlang, sekali gus menjadikan 14,327 kuota berbanding 9,374 sebelum ini.

Bagaimanapun, katanya, setakat ini, hanya 9,293 kuota diisi dengan 4,834 kuota masih lagi kosong. "Status guru cemerlang ini perlu melalui beberapa tahap bermula dengan permohonan, penilaian dan beberapa kriteria lain. Kementerian memang meletakkan piawaian yang tinggi untuk status ini. " Sehingga kini, kuota guru cemerlang bagi guru Gred DG48 dan DG44 sekolah rendah masih kosong. Justeru, kementerian berhasrat menambah jumlah guru cemerlang lagi.

2009年11月20日星期五

休假

好久没有休假了。

这回我们要去台北(30/11/2009- 9/12/2009)。

主要还是陪太太和孩子,改改环境,关掉电话和电脑,到外头走走看看。长一些时间,自由写意一点的行程。此外,

从来没有到过台湾,期待是个很舒服旅程,

要体验一下《食尚玩家》的台湾美食,

一点点的私心,看看要是当年没有到英国,《侨大》这个启蒙的园地。

大家有没有什么好提示嘛?

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慕沙式的民主议会和狡辩


这就是沙巴首席部长能人所不能的!


“妳有什么证据指所有人都反对燃煤发电计划?”慕沙说她在州议会误导人民!

第一,什么人说所有人了?是你慕沙自己在州议会说“所有人”吧?

第二,请问首席部长,所有人都赞成燃煤发电吗?。哦!“不是所有诗南和拿篤都反对燃煤发电”,这就代表赞成啦?你什么甘榜的逻辑啊?

“….. 并非所有人都反对[燃煤发电],事实上,如果没有电流,人民会更加生气”慕沙把焦点推到紧迫性上。

第一,没有电流,沙巴人民的确生气。但是人民是生气执政了几十年来的国阵政府,把沙巴搞成什么烂州,最贫穷州属!人民的衣食住行都搞不好;基本设施,基本的水电供变成每届大选时,利诱威迫的饵!

第二,首席部长,沙巴人民“更生气”没有电供,可以给你当成是进行燃煤发电的“祝福”吗?

第三,沙巴人民永远的疑问,为何沙巴出产洁净的天然气,要卖到外国?沙巴却要进口肮脏的燃料煤炭来发电?

沙巴巫统说:“我们有40万党员,全力支持燃煤发电!”

沙巴人民,你们听到吗?谁政治化这个问题了?

沙巴巫统州议员苏海里赛德说:“如果这样下去[反对燃煤发电], 以后东海岸人民活在一片黑暗中,就不要怪[国阵]政府没有去解决了!”

这,是推卸责任吗?还是威胁人民?谁叫你不解决电供了?给东海岸300MW的天然气发电吧!

沙巴人民要电供!也要洁净的电供!沙巴人更要不被当成傻瓜的待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所有人民都反对燃煤发电」 首长批秋菊误导

(本报亚庇十六日讯)路阳区州议员谢秋菊今早在州议会动议,讨论备受争议的燃煤发电厂计划,结果不只遭州议长驳回,同时也挨首长痛批她「以偏概全」,误导人民。亦是沙巴进步党副主席的谢秋菊,是援引议会常规第23(1)条文,在州议会口头问答时点后,动议讨论「反对在沙巴兴建燃煤发电厂」事宜,但遭州议长拿督朱哈以「非紧急事件」为由驳回。不过,朱哈说,他审阅了谢秋菊的提案,发现该事不紧急,可以在辩论时提出,而有关部长会作出回应,所以为避免耽误议会的进行,驳回此议案。

此外,首长拿督慕沙阿曼在谢秋菊读出提案内容时,从座位上站起来斥责,曾担任其财政部助理部长的谢氏,误导人民,因并非所有沙巴人都反对使用燃煤发电。「妳有什么证据指所有人民都反对此计划?可能只有一小部分人民,或者是反对党党员,反对兴建燃煤发电厂?」

亦是双溪西甫架的拿督慕沙说,并非所有诗南和拿笃人民,都反对此计划,事实上,如果没有电流,人民会更加生气。「以前也是妳最先要求为人民提供足够的电流...。」谢秋菊则争辩,她并没有使用「全部」或「所有人」这个字眼,但首长仍继续指责谢氏误导人民。除了拿督慕沙,亦是财政部助理部长的阿拔士州议员拿督道菲狄丁岸,也企图打岔,但被州议长阻止,因根据议会常规,州议员有权提呈动议和解释案由。无论如何,谢秋菊过后在议长要求下,顺利将案由读完。

谢秋菊说,在拿笃附近的甘榜西那骨沙哈拔联邦土地发展局兴建燃煤发电厂,是一项重要课题,因此计划不但对人民,特别是住在附近的居民健康带来危险,也对周围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以及本州生态系统,带来负面冲击。她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于今年9月宣布,大马政府将着重绿色能源发展,并亲自领导,负责推行国家绿色科技政策的国家绿色科技理事会。「首相作为国际和国家绿色科技先驱,却计划在拿笃兴趣燃煤发电厂,可说言行不一。」谢秋菊说,先进国已弃燃煤发电厂不用,为何沙巴却要使用人家已弃用的方法?她说,即将使用的科技,与政府提倡的亲环保和绿色科技背道而驰。她也质疑,为何这个于2008年4月,遭首长拿督慕沙阿曼拒绝建在拿笃诗南,过后在山打根实昆多又建不成的计划,最终却批准搬回拿笃,在甘榜西那骨的沙哈拔联邦土地发展局推行?

谢秋菊说,拿笃诗南和山打根实昆多人民,已拒绝燃煤发电,现在大部分沙巴人民已反对此计划。她希望,人民的心声能够透过州议会带到联邦政府,以便此计划能够马上被取消。「此事关系到公众利益,特殊和须马上在州议会讨论,故希望州议长考虑允许,在州议会讨论。」东古州议员苏海里赛德在州议长驳回该动议后,马上站起来说:「东古和拿笃人民非但不反对兴建燃煤发电厂,还希望政府加速推行这项计划。」

国能是透过子公司沙巴电力有限公司,打算在被指渺无人烟的甘榜西那骨沙哈拔联邦土地发展局,兴建一个能生产300兆瓦电雨的燃煤发电厂,以解决沙巴,尤其是东海岸电供不足问题。首相今年九月和最近到访沙巴时,一再表示此计划「势在必行」,并强调人民若要稳定的电供,就必须有所牺牲。

2009年11月11日星期三

打不倒他,就追随他!


沙巴团结党和百林,一个曾经不畏强权,力争平等公平的沙巴传奇,现在剩下什么?

当年它推翻叫人无法再忍受的什么政党?国阵政府!
当年什么人动员暴动?一个没有人愿意说的历史!
当年什么人输了选举却要意图夺权?
当年什么人把东姑拉沙里戴的卡达山帽,歪曲成十字架帽,叫沙巴人民吃闷亏?
当年什么人惩罚沙巴人的勇敢改朝换代达9年?

百林和沙巴团结党,从趾高气扬的离开国阵,到低声下气人忍辱负重回窝,到今天的胸无大志,意志消沉,只求荣华富贵权高位重,傀儡又好,行尸走肉又好,逃避也好,真的不想斗争了。斗争时的凄凉,苦日子,孤军困战的无助,他不堪回首。

是的,既然没有办法绊倒对方的霸权,就追随他吧!

对!管制媒体!监督媒体!只允许歌颂政府!当政府的喉舌!媒体必须就是一面倒的歌颂!人民是要管制的!他们必会滥用言论自由的!他们必定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政府是一定对的!与政府意见相佐的,就是恶意的!

从一个受害者,变成加害者间的一个小混混,能让你产生欲仙欲死的快感是吗?

************************************************************************

附录:诗华: 部落格及网页遭滥用 百林吁设监督委员会


(本报亚庇八日讯)沙巴团结党主席拿督百林倡议政府设立一个监督委员会,以有效监督被滥用的部落格和网页。他说,过去政府一味依靠传统媒体,如报章和电视等传递信息,但时代已改变,如今互联网已成为个人和政治人物发表意见和理念的平台。

他表示,无可否认,互联网带来许多好处,但同时也有不良的一面,例如电子邮件、部落格或网页被滥用以恶意中伤个人、领袖或政府。他强调,政府有必要针对这些恶意谣传、刻意中伤或不良政治意图的活动加以监督,提供正确资讯及加以驳斥。

百林在嘉达山杜顺文化协会为该党第廿四届中央代表大会发表政策性演词时,如此表示。他说,互联网对当下年轻人而言极为普遍,党领袖应贴近年轻人,以延揽新血入党。他认为,年轻人须被告知团结党神圣的斗争历史,免得他们受到没有明确方向反对党的言论所混惑。他促请该党青年团和妇女组各区部设立网页和部落格,以传达他们组织和活动的资讯,同时也可针对政敌的中伤指控作出反驳。他亦希望该党各区部与总部、各区部间及领袖间更频繁使用电子邮件,高效的双向通讯,能快速传达党与社会之间的信息。另外,该党最高理事会决定在中央代表大会后,推行「一个团结党」广招党员运动,在一年为限的运动里,要求一名党员至少招缆一名新成员入党。另一方面,百林也促请政府成立类似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沙巴稻米局,提升水利灌溉系统,以增加本州稻米产量,同时也提及灭贫、提升乡村基设及九月十六日被公布为公假的课题。

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

远行

远行,不是休假,是行程超紧凑的公干,休blog几天。

2009年11月3日星期二

国际公关顾问公司的设计和包装可不是盖的!


“1个马来西亚”对全体各族人民,是个爱国的大口号,大呼吁,大融合,大团结。大家可以一起唱“一个马来西亚”也无妨,和乐融融,可以兼顾到政府的体面,开明和宏观的形象。

而对特定群体听来,兼顾到党斗争大方向的需要,它就是说:“这是我们唯一的土地和家园,我们不团结,就要被人统治了!一些人可以回去大陆,回去印度,回去荷兰!而我们只有一个祖先留下来的马来西亚,唯一的马来西亚”。

大家一起唱“1个马来西亚”的时候,别人会用眼尾瞄瞄那些不知所谓愚蠢厚脸皮的家伙,这些人间(尤其是这些教条信仰者)有一个不可明言的默契:“谁跟你一个啦?你是那些,让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沦为奴隶的敌人啦!”(menjadi hamba di bumi sendiri)。

一个口号,可以包含所有的人,巫,华,印,卡达山,杜顺,伊班,达雅。。。。每个人认为自己是一分子,包容的,各自表述,各取所需。要分要合,完全视情况需要,可攻可守,可广可狭,伸缩性强。其中的主干民族,当然就是这个大圈圈里的另一个小圈圈啦!口号一样可以同步兼顾,这个高明吧?

可惜这里头的矛盾,是怎样也解除不了。要单一源流学校,这样才有可能从小融合各族人民,学校的老师必须负责塑造成一个马来西亚民族!但同一个时候,一些人付出了很大的牺牲和容忍,不要挑战这些人的特权和地位,这些人必须世世代代做这个土地的主人!一个马来西亚,一个民族,一种姓氏,一个语言,最好就是一个宗教;没有阶级之分,没有次等公民。只是一个,永远是寄人篱下,能有人身安全活着,呼吸着,有份糊口的工作,要心怀感恩人家地主才好!一个,永远是含金钥匙出世的王子!

毕竟,真理是需要在实践中求证,而不是用口号来包装的。矛盾的根源不外是《动物庄园》里头描述的其中一个症结“所有的动物是天生平等,但一些动物会比另一些更平等!”。特权的概念,与一切的普世大原则格格不入,一切的腐败滥权,黑箱作业,系统失灵,由此开始。

对大众感观不敏锐的过失?还是顶天立地的率直?


没有太留心听,但从电视屏幕看见反贪委员会的高官发言时,背景却写着“Demi Bangsa, Agama Dan Negara”(为种族,宗教和国家服务),心里冷了一截。

你可以爱民族,爱国家,对宗教虔诚;但反贪委员会,能够不是为了公平,公正和公义而坚持而服务?而是为了种族宗教,然后才是国家?

原谅我很多的想象。。。。

2009年11月2日星期一

首相先生,这样说,你们很大方咯?


不要惊讶,这样的论调不是第一遭,老马是教父,更多虔诚的信徒像是神的话语般,成天重复念着。首相先生用同样的逻辑说几句,实在不是什么好惊奇的。别人可是坦白没有避讳的说,要怎样反应就大家自己决定了。

首相先生在民政党代表大会说:“华人可以华文名,我们非宗族主义者。如果我们是种族主义者,早就改点所有的人的姓名,像邻国一样。”

党众齐声回应说道:“世界上哪有像我们那样大方的民族,允许小数民族有自己母语的小学?英国有华小丹米尔小学吗?美国有吗?日本有吗?我们做出太多的牺牲了,不知道感恩的东西!”。

有人在党大会迫不及待的宣扬:“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大方的牺牲和允许马来西亚的华人可以富裕起来吗?现在他们富裕起来,当我们说要公平分配财富,他们却反对,要什么平等平权!”。巫统就是政府,政府就是巫统本来就是不争的事实,这样发言的角色的确是一两个人,副首相说:“不要因为一两个个人,就把整个党说成是极端宗族主义者”。但是,这样的思维,不是整个党的斗争大方向吗?

这样说来,你们很大方咯?这样的讲话的逻辑思维是怎样的?

你们没有像印尼早年排华,我们该谢你们了!你们没有像印尼排华时,强奸我的妻女,没有抢劫我们的财务,我应该谢你们了!你们允许我有中文名,自己的信仰和学校,我们该知足了!你就干脆说“大家还活着生活着,我没有像野人杀你,没有像强盗抢你,没有像动物奸你,你们就该感恩了!”

印尼早年的排华,一些妄为人的暴徒,戴着宗族主义的帽子,放纵的行凶,掠夺,谋财和逞兽欲。人神共愤,世界同声谴责不在话;这种违反最基本做为人,应有的人性,文明世界的基本的价值观,人道精神的行为,早就被国际社会认定为违反人道文明的行为,印尼当局本身近年来也开始纠正这样的偏差。为什么这时会成为马来西亚首相先生的参考准绳?

你干脆说,“我没有像希特勒那样种族清洗,你们就该感恩了!”。不过,你连别人留着自己的中文和丹米尔文名字,也认为是天大的恩惠和需要天大心胸来容忍,你的胸怀比希特勒大多少?全世界还有这样公然歧视某个种族国民的施政的吗?你干脆学美国独立初年不允许黑人投票那样,说只有土著有资格投票就好了嘛!你干脆在大学门前张贴, 非土著勿进嘛!

不奢求像一些欧洲国家,有十多个官方语言,只求你别打压就好。国际机场可以为了一些日本和韩国的游客,放日韩告示牌;放一些华文和丹米尔文的告示,路牌却要打要杀?心胸不是狭隘?这些国家或许没有华小,但什么国家有种族歧视的施政的?

八戒!谁欠你啦?我们的祖辈,父辈,到我们这代,哪一天不必劳动?不必自己辛勤养活自己?我们不必工作, 会有人来养我的妻儿家庭啊?我们什么时候没有缴税贡献国家发展了?我们为什么要谢你了?你允许我们富裕啦?我们不劳而获了?你要来分享我们的血汗钱?这大概是大部分马来西亚人的情况吧?

见鬼了,连偷鸡摸狗的事也说出来了!你说的那些不劳而获富裕起来,就是你们的裙带朋党吧?就这一小撮的朋党,把马来西亚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把财富推向高度的集中在少数几个人,AP大王,建筑大王,发电大王,合约合约合约。。。。你是说分这些吧?

你什么烂逻辑?是什么大方?是要发烂吧?

像没有明天般的活着



你想这些活着却像是没有明天的人,会如何生活?

你想政客会在乎什么是历史吗?个人名声值得什么?美誉或骂名又如何?只要活得最尊贵,有没有尊严和人格有什么关系?像赌徒般的得过且过又如何?这些人会迟疑害怕向未来举借一些信用吗?

对政客重要的,是在到死的哪一刻还是有权有势,国葬大礼,风风光光;不要衰最后就好,丧礼冷冷清清不在话,背着官司死最忌讳。作古后的历史要骂要批又如何?最好是累积不尽的财富给下一代,反正罪不及下一代,反正这里钱进了口袋就安全了。明天来不来不重要,真的还有明天,就是红利了!

不要惊讶他的厚颜无耻,前言不对后语,立场飘浮不定,扭曲事实,按耐着良心:

沙巴“最尊贵”的首席部长慕沙在先前取消在拿笃的燃煤发电计划时说:“因为我们不要拿当地人民的健康与福利及环境来冒险,我知道一些人说今天的科技可以让有关发电安全和洁净,但也有一些专家并不同意”。计划改在山打根面对莫大的反对时,慕沙说:“就是反对党的错,反对建燃煤发电厂,造成今时沙巴缺电的问题”。全国“最尊贵”的首相最终定案在拿笃的Felda 垦殖区内建燃煤发电厂。他们心想,万一明天来了,还是要准备好丰足的盛宴的,不是吗?

尊贵的,有没有兴趣公布原先不批准的计划的公司股权分配?是沙巴政客的固打分得不够是吗?这回大力支持,沙巴的免缴资金的股份满意了吧?哦!这样的股权分配,就是官方机密法令(OSA)要保护的吗?

纵使沙巴是产天然气州,这些天然气会劳师动众,通过数百公里的气管,输送到民都鲁,加压液化,船运卖到日本。天然气从沙巴西海岸输送到东海岸会更难吗?

2009年10月30日星期五

慕沙,世界亏欠你咯?

当你看到猫为老鼠哭泣时,你认为猫慈悲了?

当一个强奸惯犯对世人控诉“世人都忽略了我的宣传,不知道我的努力,我已经有一系列的克制犯案的机制,我是认真推动保护青春少女普及光顾夜店计划的!”,你可怜他吗?

当希特勒举起他的手向世人控诉:“为什么一些人会有种族偏见?有优秀和等级的观念?”你会感动吗?

当那个满脸发红疹,大喊寄居者滚回去的家伙,说:“如果发生动乱,我会第一个站出来保护他的华人朋友!”你会动心吗?等等等。

嘿,至少沙巴首席部长还算是老实得可爱的:“他们忽略了我们的宣传,所以不知道我们在做些甚麽……但我们确实在认真进行保育工作,我们决心推动‘婆罗洲心脏’计划。”

是的,至少他承认这是宣传!

是的,如果世人忽略(客观的分析)了我(慕沙& Co. Pte Ltd.)们的宣传(花人民的钱请人拍短片,请国际形象顾问公司想口号,美化,包装!),他们就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了(世人,你们觉悟吧!)。

慕沙,有兴趣公开这些木山执照的背景吗?检讨准则?沙巴政府以每立方米什么价格来税收?国际木材市价是什么?


********************************************************************************

附录:对资助森林保育计划国内外机构反应冷淡慕沙感失望重申政府决心推动‘婆罗洲心脏’计划

(本报讯)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昨日指出许多机构包括来自外国的对资助本州推动森林保育计划反应冷淡,他表示对此感到失望。 他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主因是资讯的传递不足,以致许多人对州政府向来推动森林保育工作毫不了解。

他说:“他们忽略了我们的宣传,所以不知道我们在做些甚麽……但我们确实在认真进行保育工作,我们决心推动‘婆罗洲心脏’计划。”

慕沙是在亚庇某著名酒店为“加强沙巴‘婆罗洲心脏’计划森林生态系统联系与走廊研讨会”主持开幕礼后,接受报界访问时这麽表示。在表示担忧森林地段倘遭分隔会对生态造成破坏时,他强调州政府在保育森林的决心与立场,故希望更多的国际组织及公司提供资金,积极参与本州森林保育计划。他指出,迄今本州在森林保育方面所获得的资金并不多,因此,他希望能有更多国际组织、公司及人士,前来沙巴州一同参与森林保育计划。

慕沙呼吁美国及欧盟国家前来沙巴参与森林保育计划,并以认同沙巴州在这方面所作出努力,并给予资金上的援助。他重申,州政府将继续给予“婆罗洲心脏”计划支持及协助,以达致所既定的目标,确保跨越马来西亚、印尼及汶莱三国热带雨林多元化生态,尤其是人猿、小矮象等受到保护。他说:“我们在‘婆罗洲心脏’计划下已把本州约廿五万公顷森林颁布为一级森林保护区,这些森林保护已没有任何伐木活动。”婆罗洲岛上的三国即汶莱、印尼和大马于前年签署“婆罗洲心脏”计划,目的在于加强跨国界合作,以保护面积达廿二万平方公里、跨越三国的热带雨林多元化生态系统。

州森林局总监拿督森玛南在致词时提出,本州要成为世界森林管理的佼佼者,包括成为全球最佳管理热带雨林,所有森林都会良好管理及认证。他说:“我们也要通过第三方的稽查与改善,使本州拥有世界最透明的森林管理,以及成世界最佳人猿保护地,成为人猿最好的家园。”

较早时,慕沙在该仪式上见证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与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以及PBB油棕公司及沙巴森林局签署合作备忘录。在首项备忘录中,伊藤忠捐献马币四百卅万元予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以修复乌鲁西加麦森林保护区的九百六十七公顷遭砍伐的森林;在第二项备忘录中,PBB公司则与州森林局合作,以修复该公司位于西加麦河河岸保护区三百八十二公顷森林。

*******************************************************************************

附录:Understanding forest tenure in South and Southeast Asia, Case Study: Sabah Forestry Ownership by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06

Conclusion

Although SFD is on the right path with its prescriptions and emphasis on long-term tenures and SFM through the shift to SFMLAs, forest management has not improved significantly over the past eight years, apart from in the FMUs under SFD management, which are subject to third-party verification assessments. The main obstacle for SFMLA holders may be financial, but there is still a lack of vision among the private enterprises and the state to make SFM achievable.

SFM and SFMLA look likely to lead to better tenure security for communities, if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use of OPs are successful and can be scaled up. The combination of improving tenure security within forest reserves (instead of relocating communities) and community agro-forestry programmes seems likely to improve the economic livelihoods of indigenous communities in the medium term. These are very new developments, which SFD has carried out in part to fulfil the requirement for certification, but which SFMLA holders have not attempted. Although it is still early, this development by SFD is acknowledged as an important and positive step in addressing social issues in forest management.

One common feature emerges from this discussion: the best practices achieved so far under Sabah’s SFM approach to forest management is found in SFD-managed FMUs. This has been possible through the pursuit of SFD certification as an objective. Unless certification becomes a goal for the remaining FMUs, far more needs to be addressed at the policy level for SFM to be possible, e.g., through supporting the forestry industry over agriculture, particularly oil-palm, and creating incentives for CF systems to thrive. Without a change of mindset, suitable incentives and the right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t is unlikely that SFMLA holders can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state of Sabah’s forests and the livelihoods of indigenous communities in the foreseeable future.

2009年10月1日星期四

我与太太写给里卡士妇女孩童专科医院的感谢信

THANK YOU NOTE

By Parents of Late Chung Jia En (11th Sept 2009- 16th Sept 2009)

While we are still mourning for the lost of our daughter, who has a hypoplastic left heart and duodenum atresia, both my wife and I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utmost appreciation for all the care and kindness extended to Jia En and also ourselves by Doctors, Nurses and Staffs of Hospital Pakar Likas, Sabah.

O&G
Our special thanks go to Dr Carol Lim and the nurse in her consulting room, of the O&G Department for all the thorough examinations, explanations and preparations to face the difficult times.

OT and Ward Kenangan 1
Thanks to all the doctors and nurses, for the comforting words and medical cares for my wife who went through a Caesarean section.

NICU Level 2
We are truly in debt of all the tender cares given to Jia En and supportiveness to both my wife and I extended by all Nurses of all shifts. It might be a small gesture of comforting words and offering of chair, small chat, Kakak from Kedah, Kakak who has went through heart surgeries and etc. With that, we are sure of the best has been provided to our daughter while she is with us in a short 6 days. Our heartiest appreciation and forever remember of your kindness, in the most difficult times of our lives.

All the radiography staffs, Housemen, MO, Specialist Doctors who have checked, diagnosed and examined Jia En. Our Thanks to Dr Tan, Dr Ng, Dr Koh, Dr Siva, Dr Sava, Dr Soo and others whom we have not managed to know their names. Our special thanks to Dr Aisyah for all her efforts to arrange for soonest possible transfer to HKL and her personal condolences, unfortunately, Jia En did not wait.

Though it may be a small gesture, you may see it as part of your work, but we felt the warmth, care and find comfort of your deeds. We truly felt in debt of your kindness. With that, please accept our heartiest thanks. Thank you.

Sincerely

CHUNG Chin Hing and Family
30/09/2009

2009年9月23日星期三

4岁孩子的天堂

医院是禁止儿童探访病人的,妹妹走的那天早上,小哥哥还是随着爸爸到婴儿加护病房(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NICU) 探望妹妹,护士阿姨的通情达理和有人情味,我衷心感谢。

之后,小哥哥还是会不停的问,为什么不把妹妹带回家?爸爸妈妈没有把真相告诉他,是不忍心要一个4岁的小孩,那么快就要尝到失去至亲的滋味。所以告诉他说,妹妹是小天使,回到天堂了。小哥哥起初会哭闹,似懂非懂的,或许是隐约知道不寻常的气氛,责问为什么爸爸妈妈说妹妹是小鸟?小鸟才会飞上天空不是吗?

再过几天,小哥哥竟然对爸爸说:我们可以买一把楼梯,这样我们可以攀上天堂找到妹妹,然后我们可以用一根线,绑着妹妹,把她拉回家里。

我隐约看到妈妈又红了眼。

2009年9月17日星期四

天堂-- 给嘉恩祈祷

4个月来的忐忑不安和煎熬,我的女儿,嘉恩,来了这个世界就短短的6天,她回到主的怀里。
请为嘉恩祈祷。也为我太太经历丧女之痛祈祷。后述。

2009年9月11日星期五

一个(羣殴式自由搏击的)马来西亚

你的犀牛尾,他踩,他踩,他踩踩踩,
你的箭猪脚,他丢,他丢,他丢丢丢,
你的代讲猫,他抢,他抢,他抢抢抢,
你的硬汉子,他推,他推,他推推推,
你的小乌龟,他弹,他弹,他弹弹弹,
你的水果房,他铲,他铲,他铲铲铲,
你的狐狸毛,他查,他查,他查查查,
你的西洋镜,他藏,他藏,他藏藏藏,
你的忘情水,他鞭,他鞭,他鞭鞭鞭,
他的脱衣舞,他劝,他劝,他劝劝劝,
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才有娘生吗?

你要来顶替,证件我发,我发,我发发发,看你能怎样,
你要来代班,白米我派,我派,我派派派,看你怎样比,
把他的马子,他炸炸炸,看你还能怎样?
要清算他,他胁胁胁,看你们谁清白?
要关他50年老店,他再次冤他的背后又如何?
要违他30年老皇帝的意,他磨好刀秋后算账又怎样?
你们奈何我吗?

你别冤枉我,我为你们好,为了你们好,
你别说我,我喷你,我喷你,
你说学位开放,我示威,我示威,
你说皇帝不公,我生气,我生气,
你要羊咩咩搬来这,我强奸妳,我强奸妳,
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才有感受吗?

他叫我熊,你们看,他叫我熊,我告,我告,告告告,
你再说,我再告!
他说我们是找油水的,你们看,他说我们是找油水的,我控,我控,控控控,
你还说,我再控!
他说我没供奉,你们看,他说我没供奉,我一箱一箱的爆,我爆,爆爆爆,
他说我收纸宝蜡烛香,你们看,他说我三收纸宝蜡烛香,我诉,我诉,诉诉诉,
你们以为,你们的头上都有光环吗?

小股东告大股东,大股东鸟小股东,定定咚咚!
呛他二毛,呛他伪学,青青呛呛,一拳定终身!
你说我要红包,我说你拿到红包,比比粑粑!
章家神像有指示,海南来的争正统,来来回回!
你没有胆!他没有蛋!他乌龟!你王八!
何苦呢?人民呢?

大家一起告吧!你告我,我告你,你告他,他告你,他告我,我告他!
大家一起打吧!大家一起发狂吧!大家一起生气吧!
大家打成一团!骂成一堆!烂成一滩!
这样就可以变成一堆了!

当你赢了政治,败了国家,输了民心,你们开心吗?

纽约与后母

1994年暑假,背了背包,学生交换计划下,在美国打工自食其力去流浪3个月,把美国走了一圈。对不起,大概只有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对流浪这个字才有那么特别的偏好吧?在大苹果纽约,很多地方看见一段这样的文字:

If you love someone, send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Heaven
If you hate someone, send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Hell

如果你爱一个人,把他送到纽约吧,这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一个人,把他送到纽约吧,这里是地狱

经典的粤语片里头的后母,要毁掉正室的孩子,
她可以摆明车马,
毒打他的身体,劳其筋骨,饿他肚子,不让他上学。
她也可能,
对他百般溺宠,纵容挥霍任性,像王子办呵护得他失去独立生存的能力。

纽约是天堂还是地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相比后妈的阴险,纽约是太过仁慈了。

对!
给他特权吧!
给他拐杖轮椅吧!
给他天掉下来的财富来挥霍吧!
给他不必稳固能力基础的平步青云吧!
给他为非作歹为所欲为的纵容吧!
给他放大镜,看自己的照片自尊吧!
给他望远镜,看自己的梦想吧!
给他黑墨镜,看自己的欠缺和别人的尊严吧!

对,这样的复仇的滋味是甜的?没关系的,有一整个国家来为你哭泣!

她的名字, 赫。依斯蒂美娃!

---------------------------------------------

附录:部分, 独立新闻在线---国民企业贷款独肥大财主,百亿国民股权或步其后尘

“一批以马来土著为主的特许经营加盟业者(Franchisee)在周二踢爆,由政府投资臂膀之一的国民企业有限公司(Perbadanan Nasional Berhad,PNS)一手扶持的特许经营计划,只顾发放贷款,不理经营者是否具备条件与能力,也不管成果。这不仅无法创造出更多的土著企业家,反而导致这些涉及人士陷入严重的财务危机,甚至徘徊在破产的边缘。”

2009年9月9日星期三

血债血偿的荒蛮

内政部长说:“这些人是无心冒犯某个社群的,他们只是对鲁莽的政府决定表达不满”。

苦恼,为什么你变成这些人的代言人,
这样,偏袒的印象把你的动机给折扣了,
因为,你理应是国家法律的捍卫者,
因此,不该把司法裁决和法官慈悲的判词也抢着说。

但是,我认同你对事对人的宽容,
但愿,你的宽容是阳光普及每个人事物。

如果,这是一时鲁莽的人们的道歉:我们无心冒犯,对错误表达方式,请求宽恕,
结果,是比较让人感觉到诚恳和文明的,不是吗?

内政部长接着说:“也发生过有人把x动物的头,丢到y教堂,但是没有闭路电视录影,没有办法把涉案人绳之以法”。

原来,你最终还是相信血债血偿,一眼赔一眼的古老教条,
惊讶,你还是相信两个错误,会使第三个错误变成正确,
因为,是你把司法不能伸张正义的思维恶果种子栽种下去的。
这个,你必须对历史负责。

(照片:部分土耳其和西亚地区的人叫这东西 evil eye, 人们相信佩戴了他,会看透别人的邪恶念头,从而避开邪恶,有点与华人的照妖镜相似)

翻开历史书籍,
哪一个盛世王朝是梦醒间就有了?
难道罗马帝国是一天就建成吗?
难道整个罗马帝国又在一转眼间就瓦解了吗?

从无限的时空看漫漫的历史洪流,
一切,的确像是朝生暮死的轻。

于是,他们说为了大我,没关系了,咬一咬牙根已是百年事,
于是,结果是可以合理化手段,
于是,扭曲,偏好,阶级,特权,压迫和所有的偷窃,
于是,人变成了东西,妖魔鬼怪,物质和工具,
最终,人变成了神。

当哪根刺就刺在脚下,
当作为一个的尊严自由被大步小步的践踏,
当声音被消灭了,
当不公不义发生在身上,
当时刻受苦受难的是朋友,
当被推下躺下的是亲人,
你会逆来顺受吗?

原来,帝国和一栋栋的宏伟建设没落荒芜之前,它们开始烂,
烂,是一个过程,一个迹象,
它就从一个如此宏伟不可一世,如此渺小的的一个角落开始。

你可以选择不理,纵容,切除或改变。

2009年9月6日星期日

痴人说鸟话

他说沙巴2010年就达到零贫穷了!
他说沙巴昔日富裕偏地黄金的光辉就要重临了!鸟!

他的拥护者说他把州库从接任时的空虚,变成今天的20亿的丰盛,
过去6年棕油的黄金机遇,州政府每年收取约10亿的暴利税,说成他的功劳!
他的拥护者说沙巴的救世主就是他了!鸟!

所以正当这个世界性的金融风暴时刻,
沙巴州政府主导的州议会核准内阁部长和州议员10-61%起薪!
沙巴的长途巴士本月起,被允许起价30%!
水电问题快要被解决了!

他是认为沙巴人民该叩谢他的恩典!鸟!

(图片:土耳其卡巴多切亚(Kapadokia),火山石经年累月的腐蚀,近百米高,状似男性生殖器官的奇观,1995)

2009年9月5日星期六

关于稻田的一两个记忆

日前看到一篇关于兵南邦的报道,兵南邦位于亚庇的郊外,一个稻田区将会改为污水处理厂的地点,感触良多。稻田一天一天的减少,景物每一刻在变迁中;儿时许多对于这里稻田的印象,已经慢慢的消失。乘在没有完全遗忘前,就把一些些模糊的印象纪录下来。

小时候的家住在兵南邦的禾田芭(稻田),邻居都是耕田为生的卡达山家庭。每当在稻田的插秧期完成后,收割前,往往有一两个月的空档期,大家的生活比较悠闲。这个时期,会常见到卡达山妇女,穿着以黑色为主系的传统服装,戴圆锥形的竹帽,背上一个大竹篮,手里通常拿着蚌形的竹筲箕,在稻田里,在田垄旁的小水沟边寻寻觅觅。

要是遇上幸运的一天,会在水沟钓到,或遇上几条躲在禾稻根部,卡达山人叫“果母丹”gomutan 或gombui,一些人叫它ikan keli。不是什么,就是泥鳅了,用筲箕一捞,就放到大竹篮子里,上面放一两片的大树叶覆盖。清理后,随意涂上一些盐,用油煎至金黄色,就是一家的丰盛晚餐了。

当然不是每天都那么幸运的,大部分的时候,她们会在田里找到,叫 “兰堆”landui 的东西,“兰堆”者,就是蝌蚪了。在那些年代,交通和物资不太发达的年代,这些田乌溜溜的东西,可是 一种蛋白质来源了。妇女们会选择一些有成年人拇指大小的家伙,捞起来放到篮里。这东西真的没有尝过,但据一些卡达山朋友的回忆,这些兰堆被清洗后,放到锅里,放很少量的水,放入类似“亚叄”会释放酸性的果子,放一些辣味霸道的“指天椒”,据说吃起来香滑,没有骨头,但有浓浓的肉味。

在水沟和田垄旁,采摘一些水蕹菜,也几乎是必定的动作。在水稻生长期间,稻田也会长出一种叫“干谷段”kankudon的水生植物,妇女们会采摘它们的嫩芽,这菜清洗后清炒,美味,且有点像羊角豆的滑溜口感。

这一切,大概就要随着我们这个年代的过去,不再有了。

2009年9月2日星期三

沙巴红太阳的大反扑

历经多月的期待,传闻中的沙巴州国阵政府的电子媒体喉舌Insight Sabah终于开张,其实更精确的说法是沙巴首席部长的个人政治宣传和歌颂的平台。

是不是歌颂功德?像不像50-70年代红色中国,歌颂伟大人民领袖!毛主席万岁!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红太阳似的政治宣导?抄一段,大家自己看看,自己判断:

[Musa Aman, the chief minister, views the statistics disdainfully. After taking office six years ago, he set himself the unenviable, but altruistic, task of wiping out poverty in his state and making it Malaysia’s most developed in six years time. The countdown to zero has already begun in earnest and he has only a few months left to achieve his goal.

More than three billion ringgit ($860m) of state and federal money has already been spent to help villagers farm their land with vegetables, fruit, rice, oil palm and rubber; raise cattle, goats, poultry and fish. The government also trains villagers in vocations: tailoring, hairdressing and bakery. A microcredit scheme modelled on the success of the Bangladeshi Grameen Bank, offers low-interest loans to help villagers set up small businesses. Cash is given regularly to old people, orphans and the very poor. Roads and bridges are built in remote villages to allow farmers to transport their produce to Tamus (Sabah’s version of a flea market) in towns. Thousands of low- and medium-cost houses have been built for the rural people. “The aim,” says a state official, “is to reduce Sabah’s squatter colonies to zero.”

This yea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has given Sabah 580m ringgit to spend on development projects to rid Sabahans of poverty while the state is spending almost 160m ringgit. Such huge spending shows that the path from rags to riches is not easy, considering that Sabah is the size of Scotland and more than 70% of the state is rural.

Mr Musa has been fair and magnanimous in bringing wealth to his people. The poor will not be poor anymore but they must now learn to stand on their feet. The rich will get richer but not at the expense of the poor. Next year, Sabahans will see glory return to their state when it is taken off the poor list. And the man who has made this happen is Musa Aman.] ----- Insight Sabah,Poverty-- Countdown to zero

看吧!那些在网上搜寻Musa Aman 50万个项目中,找到的这些:25个指控81个控诉障眼术香港风云跑腿无辜与否调查中调查了;有时间地点人物的指控,是不是恶意的抹黑呢?结论是什么?

最权威有公信力的反贪委员会和信誉卓越的大马皇家警察,是不是该还给清白的人一个清白?给罪犯绳之以法?首相先生,你要是认真的要清廉,沉默绝对不是你有的选择之一,清白抑或是烂苹果?是不是该给沙巴人民一个说法?

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沙巴人,留一点给自己好不好?

这是 Frank C 的留言,在这里转载与大家分享和思考。

水电资源是属于公民的。
神山也是属于公民的。
土地是属于公民的。
港口也是属于公民的。
是沙巴人民自己不要的东西。

人权是属于公民的。
尊严也是属于公民的。
公民权是属于公民的。
留一些给自己好不好?

2009年8月28日星期五

乞求(2)


这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讨,你将会被供给’(ask,you shall be given)。乞丐当然不会有奢侈和非份的要求,没有讨,当然没有实现嘛。想想,非分要求的乞讨会被满足吗?才怪!乞丐只乞求一点点的零钱或食物的施舍,这是可以被满足的。

这里,你应该得到却欠缺的民生服务和权益,你不应该理直气壮的要求,没有人会对你的应得基本权益被侵犯,被耽误,被践踏而负责或歉意。落难讨乞的,谈政府效率施政,谈责任,谈完善公共事业递交系统,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你要是乞讨,你是会得到的。他还是勤于拍照登报就是为了证明这点。

这里,他说“我们相信所有符合条件的申请皆会获得批准”!是的,不批准的当然是不符合资格啦!不符合资格不获批准是没有办法了,要如何帮你啊?他又说“在马华的协助下,首十宗公民民权申请正式批准,预计未来会有更多个案获得批准” 。哦!不符合资格不获准,符合资格就怎样?符合资格不代表批准你知道吗

符合资格也未必批准,政治必需要正确啦!符合资格也未必批准,要找对门路和协助啦!这个可以不乞求吗?什么门什么路,不能大字写明,清清楚楚列明吗?跑腿不是人不必吃饭吗!

你一定不要相信这样没有根据的说法:勤于走动教育部有没有要施舍华小的?卫生部有没有什么施医赠药的?内政部有没有什么公民权?地方政府土地测量部有什么延误15-20年的房屋地契?收集来一勺一勺的施舍给乞求的人们,受恩惠的人会比较感恩!

上天赐给沙巴人民的伟大政府!你一定要相信,人民对这类的好处,是真心诚意的感恩!看报道的人,备受感动和感染这个勤政爱民的好领袖。人民是没有半点的怀疑,没有半点的反感,没有半点的怨言。这样的政绩必定会使这个政府千秋万载的!

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乞求 (1)

这就是那么奇妙的地方,执政党的沙巴年轻才俊说:“你们反对党大喊大叫有什么用?根本改变不了沙巴电力干扰的事实!”

哦!反对党大喊大叫没有什么用,那请问你们执政了沙巴几十年,你又有什么用?好,远的不说,近年来你们够得势了,你们又做了什么?你们连叫也不敢叫一声哦!

只有等财雄势大的吸血企业,不胜其烦怜悯施舍一些小恩惠时,你会坚持要他们不好把冷饭冷菜一大勺的丢到沙巴人民要饭的破碗。你会跟他们要个人情,别浪费了一物二用,要了一整袋的饭头菜尾,慢慢的发放给长长的队伍,拍照,上报,邀功!

你又可以如何?

你为什么不去做?

难道你要人民对你行五体投地膜拜之礼,来要换取最基本的,30年也要不到的民生便利吗?

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1个调查提告和上诉的马来西亚


有势的,没有人报警,执法单位是不可以主动调查的,
对对对!就算给你人赃并获又怎样?
看你敢不敢动老子一根寒毛?你说调查吗?

没势的,捕风捉影的,就要保护你几天,漏夜调查盘问,
人非圣贤,把柄的东西,就像女人的胸,挤挤总是有一点的,
你不满意吗?

这就是有势没势的2个马来西亚!

有钱的,听到看到不顺意的就告吧,要个百万千万,
他有专人打官司,预备成箱的粪和钞票来付官司费和预订败诉的费用,
磨他10年8年,看谁怕谁?

没钱的,家里米缸还没明天的米,别说多余的私人时间,
妻儿眼睛看了又看,眨了又眨,为什么你就是要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看你低不低头,还写不写,买不买帐?

这就是有钱和没有钱的2个马来西亚!

有后台的,败了官司的上诉,再上诉,终极上诉,
一关又一关,总有一天等到还我清白的一天。
大不了原判,他无所畏惧。

没有后台的,你有什么条件上诉?
你就不怕,不知悔改,罪加一等吗?

这就是有后台和没后台的2个马来西亚!

你就上诉吧卡小姐!妳大概不知道,政治正确与杀鸡儆猴展示肌肉是可以选择的!
你就上诉吧草原先生!哦!对不起!刑事案是由检察部代表,他们说不上诉了!
你们也上诉吧!活生生被前部长枪杀的孩子,遇警方技术错误败诉的家属!
你们也上诉吧!死在狱中的亡魂们!

你要知道,上诉不上诉,完全没有理论根据,这里只有1个要不要的马来西亚!

2009年8月25日星期二

一个假卫道的自言自语

赞美全能的神!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的神,
直高无上的神,请您怜悯我这卑微虔诚的仆人,
倾听您的仆人的虔诚祈祷。

您的仆人只信奉您是唯一全能的神,没有其他的神,
您的仆人谦卑的执行了您要求仆人应尽的一切义务,
您的仆人严守着您的戒律,没杀人,没奸淫,没偷盗,没作伪证,没贪婪。

请您怜悯您的仆人的软弱,犯下一些微小的过失,
他没有杀人的滔天大罪,他只是不问自取了一些人的岁月,
他没有奸淫的不可原谅,他只是盗窃伴侣一点的信任,
他没有作伪证的猖狂,他只是盗窃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他没有贪婪被人的财富,他只是瞒着别人的委托要了一些的不劳而获,
他没有取不义之财,他只是偷偷私用了一些公权,
他没有剥削自己弱势的弟兄,他只是偷偷拿走了一些公平,
他顶多就是干了些小小的偷窃罪而已,
祈望您的原谅,您的仆人坚守大戒律,在小事上的软弱。

神阿,您必定会原谅您的仆人,
为了卫道奋斗而需要“目的合理化手段”的时候,
您的仆人累积骄人的财富,
是为了可以彰显您的祝福,这样才可以有能力推广您的救赎;
您的仆人不惜一切抓稳权势,
是为了可以彰显您的威严,这样才可以保证您在被仰望的第一位;
您的仆人对弟兄行偏心偏好不公平的举动,
正是为了追求您的后世大奖励而行,因为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能做到。

您的仆人坚信死者复活和接受审判、以及您承诺的后世奖惩,
在审判日到来时,您的仆人会叫来所有的友好为他作证,
以及十来个律师的辩护队伍,让您的仆人阳光的心地,真实呈现,
神的审判日,就像是世俗人间法庭的审判一样大同小异吧?

神阿!愿您摧毁哪些反对和不敬这个伟大宗教的人们,
纵使他们反对和不敬的,恰恰就是您所痛恨的罪恶;
神啊!还有一些,毕竟是不相信您大能的愚蠢的人们,
您是会体谅您的仆人,在打击这些敌人时的顽强和千方百计,
神阿!这为的,就是捍卫您的荣耀。

神阿!看在您的仆人心甘情愿,众目睽睽下,
在人群显眼的地方五体投地的对您的大能膜拜,
歌颂彰显您的大能;
看在您的仆人,对一些您不欢喜的行为,在暗处行事,
为的是不损害您的荣耀;
这一切,请您宽恕您的仆人的过失。

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

去除种族栏目与病态赌徒的戒赌承诺


一个病态赌徒的戒赌承诺,可以相信多少和期盼多久?戒赌的承诺,可以是他求生存的一个方式,管它是谎言,管它是更多的谎言来掩盖先前的谎言,管它是权宜之计买个喘息的空档。可以是他一次又一次消费哪些仅剩的家人老父母的期盼,直到他们心死绝望。像粤语残片中的情景,你可能笑骂,这些人怎么如此愚蠢和容易被骗?直到你有机会窥见白发苍苍的老者,擦干眼泪告诉你:“不是相信,是希望,期盼他回头。万劫不复后希望他重生而已”。你要知道,毕竟,这样的一个戒赌承诺,离成功浪子回头的故事,不就是十万八千里路外的第一步罢了。

建议部分官方表格去除种族栏目,的确也是好事一桩。真实实行和运作的决心暂时不谈,国家干训部的种族主义大本营不谈,况且,其他涉及种族特权的表格,填写种族的项目还是被保留。是一心一意要公平对待所有国民?虽然没有歧视 (discrimination) 其他种族,但有否决心去除“特别关照”(practice of favouritism)的运作方式?这样的承诺要不分肤色,离一个马来西亚民族,还有好远好远的路要走不是吗?

既然如此,领导国家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阵政府里,众多附属党的大小头目,偏爱奉承主子的沙巴太监们,大事的赞扬和歌颂,去除部分官方表格里的种族栏目,究竟如何有助民族建设?如何有助种族和谐?原来他是说:“其实不需要填写,光看名字就可以知道什么民族了!”。

不去除这个种族栏目,叫什么民族不和谐了?阻碍了什么人的民族建设?毕竟,这些人内心的盘算是,反正光看名字就知道了!原谅我悲观,看死十万八千里的人文主义(humanity)道路的第二步,是没有办法, 跨不出去了。

2009年8月22日星期六

拯救地球-3R方案


朋友电邮一封马来西亚塑料生产商工会(Malaysia Plastics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MPMA))制作的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电子宣导单张(短片)。觉得里头节能减炭的观点角度有可取的地方。

塑胶与很多的物质和工具一样,不该被冠上邪恶或天使的等号。这些物质和工具用法得当,同样能够不尽造福人类。物质本身是没有附带任何本性的,人类本身的滥用和无知才是最大的肇祸者。

3 R 方案的减少使用(reduce),循环使用(reuse)和再循环(recycle),我们自己做了多少?

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这可是块生金蛋的处女地噢!

沙巴的电供问题,不是一朝半日的事情,它是个数十年的老问题。这里的停电是长则7-8个小时,有时一天可以反复来回5-6次。停电问题说是人神共愤一点不为过,要说可以跻身世界纪录一定有资格。拖拖拉拉,推说是国能的主意,原来就是就是一开始大家怀疑的吻合,要建煤炭发电厂的, 就是沙巴州政府!

沙巴首席部长终于忍不住要说话了,“有什么好示威的,别人也不是故意要停你的电,就是不够电嘛!你们反对党咯!反对建燃煤发电厂,现在不够电又搞什么和平示威!”。今天的报章上,沙巴首席部长也正式要求人民表态支持燃煤发电厂。

哟!是不是故意停电,除了你沙巴首席部长知道,有谁可以与你争论?沙巴首席部长:为什么又一定要燃煤发电才能解决沙巴的电供问题?可以公开建议中的股份分配吗?什么人是什么人的代理人?人口煤炭是什么人包办?建发电厂是什么人的baby?

为什么沙巴出产天然气,要把它输送到砂州液化,通过圆形的储存库,一船一船的远洋输出到日本去卖。沙巴首席部长说东海岸没有天然气,所以天然气发电行不通(not viable)。沙巴东海岸没有天然气,难道不可以用船输送过去?沙巴也没有产煤,要一船一船的从国外进口,这就是行得通!

比较清洁的能源,属于可以付给一些人白花花的钞票国家吧?他闭上眼睛,卖力的喊着:煤炭也ok嘛!现在的燃煤发电厂很洁净的!全世界都有燃煤发电厂,全马来西亚都有燃煤发电厂,为什么执着沙巴不要燃煤发电厂?除了是反对党的玩弄课题,还有什么解析?

为什么日本同样是进口能源,却愿意多花一些钱,多进口天然气?一定是这些人没有沙巴首席部长那么聪明!燃煤一样洁净的,这里,有人替我们卖天然气,却进口煤炭来发电,这是多么精明的政府啊!还是沙巴比较下贱,用不着这样昂贵洁净的能源吧?自认是这片土地儿女的人民!要拥护沙巴,就是要践踏它,要赚钱就好(虽然那钱不属于人民的),绿色环境,是白人阻止我们发展进步的谎言!

爱奉承的宦官也加入了“我们大家都是受害的,包括我身为部长的,包括沙电,说是阴谋迫使沙巴人就范的说法不对的!指责沙巴政府没有尽力是肯定不对的!”。忘八!难道你还要沙巴人民反过来逗你开心不成?对于这个,就不多作评论了,留着让历史来给他定论吧。

说来说去就是不理了,这可是块生金蛋的处女地叻!来噢!沙巴还没有燃煤发电厂噢!来噢!沙巴还没有收费的大道噢!来噢!这里还有好多没人认领的山河噢!

颠三倒四的反贪委员会

拥有独立执法权的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组任苏克里日前宣布,“为了避免一再被特定人士[反对党]怪罪,已经指示,即日起停止调查所以涉及政治人物的案件,[也]包括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天晓得牵连执政党人员到什么程度,10亿报大数案,和千万政治献金]舞弊案”。当然,隔天内政部长说,“一定要查,反贪污委员会不可以推卸责任”。

完全与这个政权政党政客的一贯处事风格一致。永远不认错,永远没有道歉,因为他自己的尊严(Maruah)永远比别人的重要,纵使是同一个种族和宗教,管他是法官宗教师还是政治人物。他的尊严就是种族尊严,其他阻他去路的;为了种族尊严[其实就是他自己的尊严],大家别怪他心狠手辣!

中心思想是不单不需要道歉,最好是找个可以下台阶;最好是有了下台阶之余,可以占占别人的便宜,吃吃别人的豆腐!强奸了你,还要指控你过于暴露,害他犯罪!

喂!什么人让他执法部门自由选择查不查?哪一个法律赋予他这样的权力?他不敢,他不会,他不能,他不独立,麻烦下台,让敬业和尽忠职守的人来干吧!

哟!原来他们执法部门是那么在乎舆论压力的?原来压力是可以让他们就范的?警察可以说黑势力太强,以后不管持枪抢劫案可以吗?老师可以说某些学生难教怕被家长误会,不教可以吗?首席部长说治安扶贫和非法移民课题老是被人指指点点,以后不管了可以吗?医院面对危急的病患案件,家属埋怨多过赞许,以后不受理这样的病人可以吗?神经病!

嘿!原来是要听命于政治人物的?原来是要劳烦执政党的部长来指导大是大非吗?不是独立机构吗?不是有管理委员会吗?管理委员会是干什么的?

推卸责任的说法是太圆滑了!独立委员会,理应超越政党,超越政治;为什么反贪委员会要自贬身份,甘为工具?为政党政治人物当平衡杆?“大家都有尾巴,就别互扯了!”,人民的利益呢?如果反对党也有错,就该检举!但最好不是偏袒才好!千千万万不要是为了给烂透的执政党找个脱罪的理由!

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沙巴首席部长“心意已决”要“一个马来西亚”

沙巴州首席部长说自己“心意已决”,指示要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Wisma Khidmat),1年内改建为私立医院。指示大夏的业主,沙巴信贷机构,马上动工!耗费超过1亿马币,建造拥有150床位的医院。哗!我以为只有封建时代的皇帝才有“心意已决”这玩意,沙巴首席部长真的不愧是全国国阵政府的典范!看看事态发展如下:

  1. 去年,最先说是为了解决亚庇没有中央医院危机,全力配合卫生部的方案。
  2. 年初,正当卫生部要拍板定案时,首席部长在一个公共假日,召集全体内阁成员,向到访的部长反对收购私人医院议案,拖延整个进程。极力推荐给卫生部丢空多年的Wisma Khidmat改建,说6个月内可以完工。
  3. 就很多已知的问题,和许多专业团体疑问,卫生部正式拒绝Wisma Khidmat 改建中央医院的建议。
  4. 首席部长说无论如何,沙巴州政府会为了沙巴人民的福利,进行这项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计划,要拨款1亿,1年内改建成150个病床医院。到时可以租借给卫生部。收费将会是所有人民可以负担的价码,大约是低于或与中央医院收费同等。
  5. 卫生部长表示改建是州政府自己的权限,保养和营运一家医院的费用不是一个小数目,州政府要谨慎考量。
  6. 沙巴首席部长改了口吻,“多一家私人医院,有助提升本州医药旅游!亚庇私人医院屈指可数,多一家私人医院,人民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州政府设立私人医院并非要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人民提供所需的服务,以实践首相的一个大马,以民为先,即时表现的概念”。
  7. 连久违人格已经破产的政客也起来背书“兴建多一家私人医院是没有错,它可以为本州人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最尊贵的沙巴首席部长所说的每一句堂皇理由,叫沙巴人感动。但想深一层,倒想请教首席部长,可不可以为我这些无知的草民解解惑?

1. Khidmat大厦,地点处于交通死角,每天交通高峰时段的寸步不移,更不要说星期5的祈祷日时的交通堵塞。上班时间,大家开车经过不妨注意,在khidmat大厦丢空的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在Khidmat上班,单单在附近上班的车辆,几乎要塞满Khidmat大厦所有的停车位。Khidmat改为医院时会是什么情景?

2. Khidmat大厦机构的安全与否的疑问,众多团体组织质疑和提出建筑物本身不合适改建为医院的意见。一意孤行的沙巴首席部长,您是怎样做决定和克服这样的难度的?

3. 亚庇人民是控诉什么?沙巴亚庇是缺私人医院还是缺政府医院?全沙巴多少个城镇有富丽堂皇的政府医院,却没有足够的医务人员?亚庇中央医院宣布为危楼撤出后,受影响的是可以负担私人医院的中上收入人家吗?这些人没有足够的选择吗?不是的,是中下收入的人民所缺乏的,是“免费”的政府医院,亚庇不缺私人收费的医院!

4. 究竟这样的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是提供支援,补卫生部不足,提供廉价医疗服务?还是要锦上添花的,为沙巴医药旅游添佳话?沙巴首席部长说:“不以营利为目的”建私人医院该不是为了排除人民的不良观感而设的谎言?骗取没有太多的反对后,后头又偷偷邀请大的医疗集团来运作?拿人民纳税人的钱,打着要救人民出水深火热的机遇,建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结果是要涉足医药旅游的大饼,想与私人领域分一杯羹?万一有任何闪失,这一切的风险由政府(人民纳税钱)垫底买单,这样的如意算盘也未免太目中无人吧?

5. 建沙巴政府拥有的新私人医院工程的顾问团,好久好久以前已经委任了,是著名的御用建筑师突然冒起坐拥价值数以十亿计的丝绸港,也是沙巴巫统大厦计划的建筑师。沙巴首席部长,这是巧合吗?在Khidmat建新沙巴政府拥有的新私人医院,承包工程会公开招标吗?还是直接聘用御用承包商?据说是承建沙巴巫统大厦的其中一个承包商。沙巴首席部长,这是巧合吗?

6. 为什么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的拥有者不是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而是沙巴官营的沙巴信托机构?里头有没有隐瞒什么事实?或是制造工程为什么人开脱?沙巴信贷机构不是应该鼓励中小企业而放贷?为什么拥有一所大厦?为什么变成私人医院投资者?沙巴信托机构是慈善团体吗?以非营利为目的吗?还是一般营利为主导的公司?沙巴信托机构大概不会用这个机会偷偷把营运方针改成“慈善社会关怀和非营利”,来方便日后,光明正大合理化,许多不知道怎样已经放贷出去,却怎样也无法要回来的贷款?

7. 一亿马币是不包括土地和建筑物吧?一亿马币包括什么东西?150 病床与所有相关需要的设施?这是间完整的中央医院?这包括所有的专科?不会有完整的心脏专科和手术设施对吗?不会有完整的癌症发射治疗设施和仪器对吗?会有完整的放射性透视设施和仪器吗?会有中央消毒系统器材吗?会有中央洗涤部门吗?会有中央紧急急救部和救护车服务吗?会有直升机紧急降落坪吗?这样的医院能独当一面吗?这样的私人医院能给亚庇人什么样的好处?

8. 沙巴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请问工作的医护人员是公务员还是私人公司雇员?医生和护士从哪里来?不是打算向政府医院挖角吧?结果沙巴人民还是没多增加没少的医疗人员啊!还是打算要重金从国外聘请医药转才?这又怎么可以是非营利医院可以做到的吗?

9. 马来西亚政府医院的医疗费廉价免费,根本就是一个长期的误会!政府医院的开支直接由国库人民纳税钱所支付罢了!根据马来西亚卫生部的平均医疗营运开支平均花费(人员,药物,资源,设施,配备等),每天每张病床平均要耗费约RM380的开销。沙巴政府愿意长期倒贴?还是要建一家给皇公贵族,部长议员,高官显要的私人医院?

10. 沙巴州政府,把一切可以私营化的和不该私营化的,赚钱和亏本的,要不是免费,就是廉价送了!沙巴的海港,沙巴的神山公园,沙巴的水供,沙巴的石油天然气资源,沙巴的电供,沙巴的公共泊车收费,沙巴的外劳体检,沙巴的商用车辆验车,沙巴的机场,沙巴的道路常年维修,沙巴的官用车辆,沙巴的林业。。。。。 哪一样不是已经私营化了?因为这样才可以“切除亏损”!哪一个不是鱼肉人民,遗漏百出的计划?这回沙巴州政府怎么突然有承建和良好营运私人医院,这样天大的勇气,和雄心万丈?

11. 沙巴州政府需要把中央政府管辖的卫生问题扛上肩膀,是证明中央政府的无可救药?既然中央政府无法解决非法移民涌入,沙巴政府打算成立自己的军团,保卫沙巴的领土完整吗?沙巴人民对警察,反贪,廉政,公平选举,教育等等服务更加不满!沙巴州政府可以扛起责任,为沙巴人出头吗?还是没有钱的事,你们不干的?“一个马来西亚”是这样的吗?

是的,没有一个沙巴人民会嫌弃太多的政府医院或是私人医院的。请那些要奉承的厚颜政客,不要拼命把罪名套在别人的头上,质疑怎么会有人反对建医院。与自己的影子交锋,向人民邀功的投机者,谁不要医院了?人民是不愿看到太多疑问,太多私人利益,利益冲突,太多未知,太多的公款由私人公司调配,太多的没有透明度的花费人民纳税钱!沙巴首席部长,执意要制造这工程的理由究竟有没有“太牛”了一点呢?

“州政府设立私人医院并非要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人民提供所需的服务,以实践首相的一个大马,以民为先,即使表现的概念”。噢!为沙巴人民提供服务吗?一个马来西亚吗?为什么沙巴人要忍受电流不足,几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首席部长,为什么不服务人民一个正常的电供?为什么允许沙巴产的天然气输送到外地,沙巴却没有天然气发电,要沙巴人硬啃350兆瓦的煤炭发电?沙巴人民的生命比较贱,比较好欺负是吗?一个马来西亚!

服务啊?首席部长大概出入私人飞机和有警察开路,吃好的,睡的是高床软枕吧?为什么不看看沙巴的公共交通,看看那十年如一日的烂道路,看看沙巴的贫穷,看看沙巴的治安问题,看看沙巴奄奄一息的经济!好堂皇的口气哦!“服务人民,多一个私人医院可以选择,一个马来西亚!”

2009年8月11日星期二

转载:余畑龙客家专辑发布会

记得余畑龙吗?很鬼马,沙巴出品的客家创作歌手。他要发片了,有时间的,去支持一下吧!
[余畑龙客家专辑发布会]
地点:CITY MALL
日期:8月23日 (星期天)
时间:1:30PM

1. LIVE BAND 演出
2. 凡现场购买专辑可享折扣, 另赠高达RM800或RM900赠劵! (赠劵有限,送完为止) (*T&C)
3. 简单游戏, 丰富奖品高达RM1500赠劵等你来拿! (*T&C)
4. 无需入场卷

2009年8月8日星期六

你捉什么狂?就是一脉相传的思维而已嘛!

“鸵鸟头埋沙堆”心态和“斩脚趾避沙虫”的思维和施政,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一切,就不过是展现它的始终如一,一贯性传承,一脉相传的本色吗?马来西亚本来就是这样的唯一,独一无二,一个马来西亚!

缺乏竞争力?压制别人,不就可以相对提升本身的的竞争力啦!
成绩不好?降低水平,不就可以相对提升整体的水平咯!

飚车党猖狂?禁不了,就参加他们,建特别用来飚车的场地!
掠夺匪猖獗?禁不了,人民没必要别出门小心就是!
罪案增加?不是叫你们避免到罪案黑区活动吗!
强奸案?谁叫女生到处活动不怠在家!

“一切的罪恶是撒旦的杰作,你被诱惑, 情不自禁, 无罪!”

他们情不自禁喝酒?禁酒啦!
他们情不自禁性冲动和乱伦?禁女生露脚趾,禁露出脸面,强制戴头罩嘛!
他们情不自禁看色情网站?控制网站资讯呗!部长说孩子的脑袋一定不能被污染!

禁猪肉,禁养猪,禁公开摆卖叉烧,禁其他宗教的刊物,禁迷你裙,禁欲,禁一切不神圣的-----只因人是没有意志力的动物,只会像动物一样对外来事物而反应。没有诱惑没有犯错,只有这样,人才能够得到神的欢喜!

如果忍不住都爱贪污怎样?加薪啦!
如果忍不住都爱入不敷出怎样?加额免息贷款啦!
如果忍不住都爱不劳而获怎样?不用做就有30%免本钱的股份条例啦!
如果忍不住懒惰怎样?援助啦!
如果忍不住不神圣怎样?捉去宗教改造啦!

被激怒就会失理性,烧你的房店车?你们最好别挑衅,忍耐,别说什么道理!
言论自由会真相大白,事实叫人难堪?不可以提起!
民主自由由人民作主,没有绝对优势?这个世界不可以有绝对的自由!

你的神允许你偷窃吗?偷窃别人的自由,偷窃别人的权利,偷窃别人的生命,偷窃别人的财富,偷窃别人的公平机会,偷窃别人的尊严,偷窃事情的真相?

2009年8月7日星期五

另一个盗採珊瑚礁事件

上天对沙巴是很特别眷顾的,恩赐给沙巴人民的,是那么辽阔的疆土,丰沛的矿物资源,丰沛森林和海洋资源,多元生植物物种生态。奇特的地理和物种结合,造就了多个世界级独一无二的景点。

无价且宝贵的珊瑚礁,是无可比拟的海洋生态的保姆。任何一个脑筋正常的从政者,政府和执法者,大概都知道它的重要和珍贵性,不可能也不应该纵容盗採这样天大的罪过。难道这些人10来年间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发生?执法的不是应该在实地走动?还是坐在冷气房,等看不过眼的人民来投报?投报后怎样?

续江汉明先生揭发沙巴斗湖远海盗採珊瑚礁的事件,我们看见部长,执法单位类似包庇的言论。不禁要问:这些人是不在乎?失责?还是平庸得近乎无知?这些人是不知不觉?还是后知后觉?又或是意而不觉,觉而不醒?

同一家大量供应碳酸钙,石灰粉给本地市场的公司这回,这回在仙本纳的加伦邦沿岸又涉嫌盗採珊瑚礁。当然,在事情曝光后,业者已经改用陆地开采的石灰岩取代。大家看看江汉明先生提供的实地拍摄到的一些照片,大家不妨自己判断。




从这一切的怀疑中,人民只想知道真相!是不是有人光天化日掠夺?是不是有人工作不称职?是不是有人失责?是不是有人辜负了人民的委托和期待?是不是有人意图包庇?有没有贪污舞弊滥权的成分?这个责任追不追究?

或许这回,也就像批准在原始森林保留地的缓冲区伐木,有关机关言辞犀利的纠正批评的人们,“那是可以被现有法令所接受的!”当他词穷时,权威代表或有关的执法单位也许会出来高分贝的告诉你 "採集一些是完全可以被接受的啦, 不就是烂石头呗?!"

*****************************************************

附录:江汉明揭发另一个在仙本纳海岸盗採珊瑚礁的活动

Datuk Kong Hong Ming today disclosed another allegedly illegal limestone or land coral mining operation at Semporna following his recent exposure of illegal sea coral mining operation at Kalumpang off shore Semporna, which Kong claimed million of tones of seal coral were destroyed and mined over a period of more than 10 years without being detected by the relevant enforcement agencies thereby causing irreversible and irreparable damage and loss to the State and its people.

“I have new evidence showing that since sometime at the end of this July, the same operator of the illegal sea coral reef mining operation off shore Semporna or its related company has started another mining operation at Segarang Smallholders Scheme nearby a catchment reserve and oil palm plantation in Semporna quarrying limestone or land coral and generally known as calcium carbonate since the end of July this year.

“Obviously, due to the recent exposure of the illegal mining of sea coral reef at Kalumpang off shore Semporna, the operator has halted mining of sea coral reef and has now shifted their base to land mining calcium carbonate as a raw material for their commercial products described as activated lime, biolime, calcium carbonate 9002 and other product names.

“As a concerned citizen without any investigative authority, I call upon the relevant Ministry and its enforcement agencies to carry out an immediate and comprehensive investigation urgently whether such mining operation is properly licenced or licenced at all. It is of public interest for the relevant authorizes to disclose whether or not any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had been conducted before commencing the mining operation for calcium carbonate.

“As I see it, it is an open and clear challenge to the obviously incompetent and ineffective leadership and enforcement agencies in their ability to protect the gifted heritage and resources of the State and its people. Since they are incompetent and ineffective, it is perhaps worthwhile the risk for some to venture into and be enriched from illegal activities, such as mining of coral and timber logging” Kong claimed.

“Having been alerted with such illegal activity supported with abundantly clear evidence, the relevant Ministry failed to grasp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to have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but instead, chose to sweep the matter under the carpet relying on questionable and flaw report. In so doing, the State Government has further caused more doubts than explanation.

“As suggested by the Minister, to lodge a complaint with MACC is an option. Obviously, the Minister knew that if an official complaint is lodged with MACC, then concerned citizen including myself will not be able to voice out freely matters concerning the issue through the media, which may be accused of jeopardizing the investigation by MACC, if any.

“It is time for the government to provide and improve effective checks and safeguards proactively and vigilantly against all illegal activities which have been destroying our environment, heritage and resources and deteriorating our quality of life other than causing massive damage and losses to the State.

“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

(Maliau Basin, photo source: Sabah Tourism Board)

沙巴首席部长在州议会挑战反对党,就不负责任分子偷伐森林木山并将它改为油棕园,批评他或政府的人,“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是的,有没有人可以帮帮沙巴人民的忙,上警察局和反贪委员会举报,要求理清沙巴人民内心的许多疑问和怀疑?

我有几个疑惑,看看这样的逻辑思维最终得到什么结论:

沙巴首席部长挑战:“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我们不应该以小人之心,认为是尊贵的首席部长是傲慢和跋扈。我猜想,他应该是认为,沙巴没有发生包括发生在保留森林盗伐木山的事情;在盗伐后的保留或州土地种植棕油的事情,根本就是误谬和恶意的批评,才会这样的反应。

不然,如果说沙巴事实是有盗伐,首席部长这样说,单纯要撇清与他无关。这样也未免太过不负责任吧!什么人当政?什么人是被委托照顾沙巴人的利益?沙巴人的资源被掠夺得不堪入目,沙巴首席部长这个集所有权利于一身的角色,可以下放责任吗?可以推卸责任吗?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也没有看他提起阿!当然这样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假设一切砍伐木山活动,都是在沙巴州政府森林资源管理机构精密思考,首席部长知情下批准,且合法的情况下进行的?没有盗伐!那么,沙巴原始森林枯竭,是州政府,首席部长知情下进行的。

假设沙巴原始森林和木山资源枯竭是个不争的事实。放纵砍伐原始林,造成原始生态的根本改变,重生林的生态不可能取代原始林的生态条件的事实。那这个处境就是州国阵政府过分放纵一手造成的问题。

州政府在放纵砍伐原始森林后,才把部分土地重新归纳为1级保留森林,请问有什么值得沙巴首席部长他呼小叫的,要全体沙巴人民向他的大恩大德叩头致谢的?

“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除了是傲慢,跋扈还可能是什么?“看你能奈我如何”!

每根1万6千马币的电灯柱?


在山打根出差,一个山打根的朋友,坚持要我看看,在山打根北部连环公路(Northern Ring Road)传说要每根1万6千马币的电灯柱。疑问还是疑问,传说还是传说,因为没有当权的愿意理清。

一个马来西亚的沙巴国阵政府,难道人民没有知道的权利吗?难道不是执政者的责任理清事实吗?不如把这账目摊开让公众检阅吧?难道人民不可以有合理的怀疑?就当是一个疑惑吧,让事实自己证明,来揭开这个谜底吧!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执政就只会喊冤,说别人造谣。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的就公开这个工程的账目,让事实自己说话,到时是事实还是说谎就无可遁形了!

这样的要求也叫恶意吗?

2009年8月6日星期四

“《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也赞扬[沙巴]州政府,你[们这些愚民]也该感谢州政府!”



沙巴首席部长,昨天在州议会会议,对沙巴森林资源枯竭和盗伐问题上,做出“愚蠢”指责的反对党人士,大义凛然,言辞正色,一展半个百年老店国阵大家长当家本色,教训反对党的议员。更重要的信息就是:你们这些沙巴人民算是什么东西,就是笨!愚昧!不知道好料!“《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也赞扬[沙巴]州政府,你也该感谢州政府!”!谁会在乎你们这些愚民的观感?国家地理频道叻!你们该感谢政府!

看到了吗? 《国家地理》频道肯定没错了!报道沙巴国阵政府的森林管理系统,就是天大的认可,超越你们这些笨人民,笨议员!MACC,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监控部,法庭,要来干什么?以后就看CNN,看CNBC,看National Geography, 看Discovery Channel 就好啦!但是阿!外国媒体的报道,不认同沙巴国阵政府的,就必定是有恶意的,一定是反对党的同情者,意图破坏伟大的首席部长的名誉!不可相信。

《国家地理频道》,请你们确认一下,你们是不是嘉许沙巴州政府的森林保育的工作?你们是不是可以代表全体沙巴人民,认为这个政府在保育婆罗洲的森林上无可厚非?你是不是替沙巴人民认定了,沙巴森林枯竭的问题沙巴政府不必负任何责任?你们是不是在《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上扮演法官,裁定沙巴没有盗伐森林,裁定沙巴所有的政治人物是清清白白?还是我们最至高荣耀的首席部长,你自己想太多了?

National Geography,as a Malaysian residing in Sabah, we beg your explanations, if National Geography has indeed reported that the conservation effort of the Sabah State Government worth merit? National Geography endorsed and certified that that the State Government of Sabah has no part and responsibilities in the depletion of North Borneo Virgin Forest, and people of Sabah should thank the Government for their conservation effort? By the virtual of your reporting, National Geography also allowed any politicians to claim innocent of any involvement or responsibilities in illegal log activities of Sabah?

沙巴首席部长,你是说,我们该谢谢这样枯竭的沙巴森林资源?

沙巴首席部长,你是说联合国食物和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2005 年的这个报道 Case study: Sabah forest ownership 没有任何值得你汗颜的?什么地方有让贪婪政治人物可以遮荫的地方? 你做了什么东西,值得让你如此自豪和骄傲?

**************************************************************

附录:慕沙严词驳斥谢秋菊黄仕平引发激烈争论州议会火药味浓
亚洲时报2009-08-04 14:08:02


本年度第二次州议会会议昨日甫展开即爆出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与反对党议员之间的强烈言词交锋局面,一度使得该立法殿堂传出浓浓火药味。也是财政部长的慕沙数度斥责在野的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议员黄仕平,在州议会内说谎、误导州议会、言论自相矛盾、祗为一己政治私利,而黄氏在反唇否认之际亦指慕沙视自己为“大哥大”,一味指反对党议员说谎。

慕沙也斥责沙巴进步党籍路阳区议员谢秋菊,在州政府将原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WismaKhidmat)改建为私立医院计划问题上,发表自相矛盾及不真诚的言论。有关交锋始于二零零九年第一附加供应法案辩论及总结时段,其时进步党籍里卡士区议员拿督刘德泉及谢秋菊批评该私立医院计划,慕沙即在为该辩论作总结时指谢氏等言论自相矛盾。他表示,谢氏等人过去一再批评亚庇中央医院设施差劲要政府加以改善,如今州政府推行该私立医院计划时却又加以批评。他说:“我们是真诚要解决本州医疗问题,而不是去计交金钱问题;你是否真诚希望问题获得解决,抑或祗为在此事件上沽名?”

谢氏在作出回应时表示并非反对政府推行医疗计划,祗是必须清楚交待有关计划,“受州政府指示推行该私立医院计划的沙巴贷款机构是官方机构,但这次供应法案下的却是直接拨款,沙巴贷款机构是否须摊还?” 她责问为何该供应法案寻求拨款数目如此庞大,是为本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十一巴仙之强,显示州政府在做预算方面无效率。她也责问为何拨予沙巴水务局的附加拨款亦是庞大,且目前州内许多地方依然面对严重缺水的问题。

来到二零零九年沙巴森林(设立及修正保留区)修正法案辩论时,黄仕平表示虽然支持设立森林保留区,但州政府更应解决过去四十年来无节制伐木活动所遗留下来的问题,“本州木山一如卖淫活动般。”他说,州政府也不应随意烧焚本地人在政府地段兴建的房屋,虽然这些房屋的兴建并不合法,但州政府应基于人道立场来处理。他也批评州政府未对砍伐木山并将之改为油棕园的某些不负责任份子采取行动。谢氏在参与论此法案时也呼吁政府基于“一个大马”精神来处理那些在森林保留区内居住的本地人,并另行拨出适当土地予他们生活。慕沙随即除了挑战黄氏就不负责任份子砍伐木山并将之改为油棕园一事报警或向大马反贪委员会投报,也指黄氏在州议会内说谎、误导州议会、言论自相矛盾。 他说:“所谓的烧焚不过是棚子……本州近年来保育森林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就连《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也赞扬州政府,你也应该感谢州政府。”

黄氏也不甘示弱作出反驳,他指慕沙不能一味指责反对党议员说谎,“我们跟你的地位是一样的,你是人民代议士,我们也是代表人民发言,你不该动不动就指责我们说谎,自视为‘大哥大’。”在两人争执过程中,有多名国阵领袖包括副首席部长拿督百林吉丁岸及拿督耶耶胡申加入战围或指责黄氏离题、或批评他蓄意不了解实况,苏高区议员沙迪阿都拉曼甚至建议州议会采取行动对付黄氏。无论如何,先后主持会议的州议长拿督朱哈马希鲁丁及副议长拿督张友志,则一再提醒议员们集中精神于辩论有关法案,从而让紧张气氛获得缓和。州议会于较后时一口气通过三项法案,并将在今日(星期二)继续进行口头问答后宣告无限期休会,惟预料不会在第二天会议中提呈任何法案。


亚洲时报2009-08-04 14:16:00

州议会昨日三读一致通过二零零九年森林(设立及修正保留林)修正法案,在本州设立十二片新的森林保留区。 与此同时,该法案也同时将两片原本为二级森林保留区(商业林)修改为一级森林保留区(保护森),以及将另四片森林重新在宪报上颁布为保留区。 首席部长助理部长拿督纳斯伦曼梳在提呈该法案二读时指出,该十二片保留区总面积为九千七百零六点七九公顷。

他说,该十二片森林包括位于古达县的古曼东区(五百九十公顷)、兰瑙县的韩布安区(一千两百五十三公顷)及保佛县的亚庇亚庇巴高区(两千零九十五公顷)。其他森林为曾是沙巴森林工业公司伐木区的干内区(三百卅公顷)、京那巴丹岸县的拉当岸流域(五十六公顷)、拿笃县的达本及沙拉卡两岛(共卅四公顷)、山打根拉卜的卡查纳区(八点五三公顷)、纳巴湾县的巴都本固(一百五十公顷)、古达岸外的玛拉华里岛(七百九十一公顷)、拿笃县的玛鲁华流域(三千八百五十六点五六公顷)、山打根拉卜的达拉西必洛区(一百零六点七公顷)及横跨纳巴湾与京那巴丹岸两县的卡朗卡斯区(共三百八十公顷)。

至于原本为二级森林保留区修改为一级森林保留区的则位于丹南县的伦顿区(九百公顷)及因柏峡谷(一万六千七百五十公顷)。

纳斯伦曼梳表示,至于另另四片森林重新在宪报上颁布为保留区者,乃因为要对这项工作进行必要的协调。他说,这四片森林分别位于拿笃县的诗南区(六百九十八公顷)、山打根的华人山园(一百四十八点六公顷)、瓜拉班尤县的伦比亚区(三点一一六公顷)及卡拉华森林保留区(两百廿九点一七公顷)。

他表示,随著这些修正,本州将拥有卅六万四千七百九十四点一七公顷的一级森林保留区、两百六十六万五千八百八十六公顷二级森林保留区、两万一千两百八十四公顷的四级森林保留区、卅二万零五百廿一点五六公顷的红树林以及九万两千四百公顷的处女林。 他说:「这项调整符合州政府要扩大保留区的目标,以更有效保育本州的天然资源,以致本州至少有四十七巴仙土地是森林。」

*********************************************

附录:Case study: Sabah forest ownership
By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pdf file
November 2005
Authors: Su Mei Toh and Kevin T. Grace

[Conclusion
Although (Sabah Forestry Department) SFD is on the right path with its prescriptions and emphasis on long-term tenures and SFM through the shift to SFMLAs, forest management has not improved significantly over the past eight years, apart from in the FMUs under SFD management, which are subject to third-party verification assessments. The main obstacle for SFMLA holders may be financial, but there is still a lack of vision among the private enterprises and the state to make SFM achievable.

SFM and SFMLA look likely to lead to better tenure security for communities, if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use of OPs are successful and can be scaled up. The combination of improving tenure security within forest reserves (instead of relocating communities) and community agroforestry programmes seems likely to improve the economic livelihoods of indigenous communities in the medium term. These are very new developments, which SFD has carried out in part to fulfil the requirement for certification, but which SFMLA holders have not attempted.

Although it is still early, this development by SFD is acknowledged as an important and positive step in addressing social issues in forest management. One common feature emerges from this discussion: the best practices achieved so far under Sabah’s SFM approach to forest management are found in SFD-managed FMUs. This has been possible through the pursuit of SFD certification as an objective. Unless certification becomes a goal for the remaining FMUs, far more needs to be addressed at the policy level for SFM to be possible, e.g., through supporting the forestry industry over agriculture, particularly oil-palm, and creating incentives for CF systems to thrive. Without a change of mindset, suitable incentives and the right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t is unlikely that SFMLA holders can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state of Sabah’s forests and the livelihoods of indigenous communities in the foreseeable future.]

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沙巴盗採珊瑚礁事件与沙巴旅游部长的鬼话连篇


江汉明先生前阵子揭发,十多年来,沙巴东海岸沿海的盗采珊瑚作业的事件后;沙巴的执政政府的部长或是有关执法部门,像往常一样,先装模作样;然后,随便找几个烂透的鬼话来骗骗人民。大家不妨看看这些沙巴的政客部长,可以多么的不负责任和偏袒,摊在太阳下鱼肉沙巴人民:

1. 报章:“部长說,調查結果發現,業者已經沒有在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丹絨巴都沙場也沒有沙堆出現, 業者則在斗湖阿拔士路八哩的加工廠對五月廿七日所採集的海沙進行加工。 無論如何,馬希迪表示採沙地區的臨時地契已於二零零五年滿期,未向土地及測量局申請更新。”---(1)

尊贵的部长!伟大的沙巴国阵政府!

2005年期满的执照。调查结果发现,业者已经没有在这地区採沙,因为这里沙场没有出现沙堆,业者只是对2009年5月27日采集到的海沙加工!特委会和部长,你们是精神错乱,还是连这一点逻辑都不懂?还是沙巴人民比较好骗?这不是盗採,是什么?

沙场没有沙堆就是没有开採?难道不可以是卖完了?难道不可以是在检查人员来之前早就清理干净?难道不可以是挂羊头卖狗肉,醉翁之意不在沙,当然看不到沙啦?

2. 报章:“部长說,海業局於上個月十八日對該地區展開海床偵察,發現海床根本就沒有珊瑚礁石存在,而且在該地區附近的費特力瑚瑚礁並未受干擾及完好無損。 他說,根據法律,礦物與地質局根本無權發准證給任何人在州內開採沙石,有關指控完全不正確。 他說,特委會也指礦物與地質局已證實,取自上述地帶,與海沙參雜的珊瑚碎片,乃是已死去的珊瑚,屬海沙組合。 因此,馬希迪表示根據特委會的調查結果,整體上來說,有關斗湖水域珊瑚礁遭摧殘的指控完全沒有根據。” ---(2)

尊贵的部长!伟大的沙巴国阵政府!

执法人员展开海床勘查,发现附近的海域珊瑚礁未受干扰,在採沙这段海床根本就没有珊瑚礁。这说明什么?当年发执照时,就知道附近是珊瑚礁地带?在珊瑚礁附近开采,不会影响生态和局限珊瑚的生长?如果没有作业,可能珊瑚已经长满这个海域?

这十多年来的开采,就算这个地点有珊瑚,也已经被完全被采集了,对吗?

勘查结果是说,这个地点没有珊瑚,只有珊瑚碎片,结论是:整体来说,有关珊瑚礁遭摧毁的指控完全没有根据!是吗?结论不能是说:这个海域的珊瑚礁已经完全被盗採,完全被摧毁,只剩下碎片吗?部长怎么做如此牵强和仓促的做结论?

为什么不像江汉明先生所说?去检查这公司的产品?翻查这公司十多年来的发单(Invoices)?去与这公司的顾客群考证?为什么这採沙(沙的主要成分是矽,silica, Si)的公司,可以那么大量卖碳酸钙(Calcium Carbonate)和石灰(lime powder, Calcium Oxide)给农业界,却没有听说卖任何的沙给任何建筑公司?这样的调查和结论会合乎常理,合乎沙巴人民利益,不是吗?

3. 报章:“儘管如何,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期限早在二零零五年己逾期,為了防止該公司繼續在之前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該部透過環境保護局已於上個月廿五日下令該公司停工,意即批准環境衝擊評估的任何條件皆已逾期,若該公司繼續在同樣地點作業等同非法及抵觸二零零二年環境保護條例和一九六八年土地法令。 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己逾期未更新,環境保護局建議州土地及測量局援引土地法令對付上述採沙業者,如果有充足的證據的話。”--- (3)

乌啦啦!执照在2005年已经逾期,为了防止继续採沙,已经在1009年6月25日下令该公司停工!
部长,停工!原来他们从执照逾期到上个月没有停止过么?你怎么说是没有根据的指控?我们不单不要罚款了事!我们要失责的人,所有有利益关系的人被揪出来!

沙巴旅游部长,沙巴国阵政府!你究竟是要保护什么人的利益?广大沙巴人民?还是利益团体?你是要掩盖什么人的过失?你们在掠夺沙巴人民的遗产!或是整个掠夺事件的帮凶!你可以逃得过这个责任吗?

***********************************************************************
附录:

马西迪:发予斗湖某私人公司 岸外采沙执照失效
亚洲时报:2009-07-27 14:07:45

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马西迪曼俊昨日指出,争议性的沙巴土地及测量局发予某私人公司在斗湖岸外采沙的执照已告失效,迄今无记录显示该执照获得更新。他说,该局总监拿督奥斯曼加玛是在提呈予他交待此事的报告中这麽说明,惟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常务秘书尚需多一、两天的时间来提呈相关的全面报告。他表示,他会在接获这些报告并详读内容后发表文告向公眾作出交待。马西迪是在社交网站Facebook回答为何斗湖盗采珊瑚事件之调查工作迄今了无下文时这麽表示。

人民公正党斗湖区部主席拿督江汉明于较早时在报章揭发十年来斗湖和仙本那沿海的盗采珊瑚作业,有关私人公司冒采海沙之名,实质是采取珊瑚内主要成分的钙(calcium)加工成石灰粉末(limepowder)。他也指责州政府维护本州海洋自然生态毫无决心。他强调,州政府必需正视这项长达十年之久的盗采活动,绝不能马虎了事或把事情扫入地毯底下企图遮盖真相。因为珊瑚礁被肆意盗采不只严重破坏大自然生态,更间接剥夺人民利益和美好的生活空间与素质。

他表示掌握充足的证据,包括盗采者生意来往资料,产品权威化验报告等重要文件,进而显示了开采者所出产的并非用以建筑材料的普通海沙,而是具有更高市场价格与需求的珊瑚礁化石灰粉末。他也表示指奥斯曼加玛就珊瑚盗采问题所作解释是一篇自相矛盾和污辱人民智慧的言论。在江氏揭发此事后,马西迪已表示要澈查此事。沙巴环保协会主席黄德也呼吁政府澈查此事。

***********************************************************
附录

湖仙沿海珊瑚被盜採肆意破壞?馬希迪稱調查結果有關指控子虛烏有
华侨日报:2009-07-29

【亞庇廿八日訊】州旅遊、文化及環境部長拿督馬希迪曼俊今日公佈特委會對斗湖至仙本那沿海珊瑚礁被盜採和肆意破壞的指控所展開的調查結果,以州旅遊、文化及環境部副常務秘書為首,成員包括環境保護局總監等組成的特委會調查後,證實有關指控乃子虛烏有。

他說,根據調查,所指的採沙公司為蔡若揚公司(譯音),業者蔡若揚(譯音)女士於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獲環境保護局批准環境衝擊評估報告,以在哥隆邦水域(臨時地契編號10900268)進行採沙活動,佔地二點零一六公頃。

他說,特委會於上個月廿九日對該地區內三個運作中心展開調查,即沙布古哥隆邦灣,丹絨巴都沙場(鄉村地契編號105465825)和坐落在斗湖阿拔士路八哩的加工廠。此乃環境保護局於上個月十八日首次連同漁業局、斗湖助理地稅官、海事局和土地及測量局對上述地點進行調查的後續行動。

他說,調查結果發現,業者已經沒有在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丹絨巴都沙場也沒有沙堆出現, 業者則在斗湖阿拔士路八哩的加工廠對五月廿七日所採集的海沙進行加工。 無論如何,馬希迪表示採沙地區的臨時地契已於二零零五年滿期,未向土地及測量局申請更新。---(1)

他說,海業局於上個月十八日對該地區展開海床偵察,發現海床根本就沒有珊瑚礁石存在,而且在該地區附近的費特力瑚瑚礁並未受干擾及完好無損。 他說,根據法律,礦物與地質局根本無權發准證給任何人在州內開採沙石,有關指控完全不正確。 他說,特委會也指礦物與地質局已證實,取自上述地帶,與海沙參雜的珊瑚碎片,乃是已死去的珊瑚,屬海沙組合。 因此,馬希迪表示根據特委會的調查結果,整體上來說,有關斗湖水域珊瑚礁遭摧殘的指控完全沒有根據。 ---(2)

儘管如何,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期限早在二零零五年己逾期,為了防止該公司繼續在之前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該部透過環境保護局已於上個月廿五日下令該公司停工,意即批准環境衝擊評估的任何條件皆已逾期,若該公司繼續在同樣地點作業等同非法及抵觸二零零二年環境保護條例和一九六八年土地法令。 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己逾期未更新,環境保護局建議州土地及測量局援引土地法令對付上述採沙業者,如果有充足的證據的話。--- (3)

馬希迪公佈特委會調查結果,以回應人民公正黨斗湖區部主席拿督江漢明律師最近所作出的指控。 江氏表示已掌握充足的證據,包括盜採者生意來往資料,產品權威化驗報吿等重要文件,進而顯示了開採者所出產的並非用以建築材料的普通海沙,而是具有更高巿場價格與需求的珊瑚礁化石灰粉末。 他強烈要求州政府就此事件向人民公開眞相,並要求徹查當中是否涉及濫權貪污。

************************************************************
附录:
江汉明针对沙巴旅游部长的敷衍了事,所发表的文告

KOTA KINBALU, July 30, 2009: Parti Keadilan Rakyat (PKR) Tawau chief Datuk Kong Hong Ming challenged Tourism, Culture and Environment Minister, Datuk Masidi Manjun to make public the purported report prepared by his Special Committee on its investigation on the alleged coral mining incident in Tawau for public scrutiny.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ublic to know the truth and as to what had happened to the coral reef, which is a national heritage,” he stressed.

In a statement issued here today, Kong categorically described the statement by Masidi on Tuesday on the so-called finding of the Special Committee, as merely a “public relation” gimmick by the Ministry who anxiously wanted to close this issue of utmost public interest for reason only known to them.

“Such a statement coming from a cabinet minister is a total disgrace and waste of time and public resources. The minister has failed in his duty. I cannot help but to conclude that it is yet another blatant cover-up by the government,” Kong charged.

In his statement earlier, Masidi proclaimed that the investigation carried out by the Special Committee had found that the allegations by Kong over the alleged illegal mining of corals in the waters off Tawau, to be false, as there were no living corals in the said TOL (Temporary Occupation of Land) and that the Friedrich Reef nearby was not disturbed or encroached upon.

“The Mineral and Geosciences Department has confirmed the dead sea coral mined in the licenced area can be classified as sea sand mixed with sea coral,” Masidi further noted.

A fumed Kong however rebutted that perhaps only the minister and his special committee knew what they really meant. “Obviously, they did not understand that coral reef is calcium carbonate and sand is silica. They also turned a blind eye as to why such a heavy deposit of dead sea coral in the affected area”, Kong said

“Masidi seemed to have failed to grasp the whole issue and was at loss as to how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 in hand. "

His special committee had no direction or clue as to how to investigate other than taking a boat ride to the open sea to confirm that no sand mining was done on that day. It is therefore no surprise that the theft of coral reef has gone undetected for more than 10 years causing irreparable damage to the state and its environment.

“It is a clear reflection that the State of Sabah is managed or rather mismanaged by incompetent leaders who had constantly failed in their duty to protect the interests of the state and allowed the matter to be swept under the carpet,” he lambasted.

Kong categorically maintained that the minister and his Special Committee did not carry out a proper and thorough investigation on the matter at all which by right should also have checked on the products sold by the company involved since 1997 until today, which consist of only products processed from coral reef.

“Neither had they tested the products from the factory, nor inspected their sale invoices, nor interviewed their customers. For if they had done so, they would know that the company had only sold products of coral reef or calcium carbonate to operators of oil palm mills, aquaculture farms, chicken feed mills and farms for more than 10 years, and had never sold sea sand to any contractor at any time.

“In substance, there was no probe at all. How could any conclusion be reached based on one cursory visit to the open sea?” said Kong, picking holes in the minister’s statement earlier on the special probe.

Kong, a former state minister and presently PKR Tawau chief, also disagrees with the special probe report's conclusion that "there was only dead sea coral in the 2.016 hectare area where the operator had been earlier licenced to mine."

Masidi clarified in his statement that "dead sea coral could be classified as part of sea sand" which the operator in question was licenced to mine for five years until 2005.

To this, Kong replied “The licence issued, which has since expired in 2005, was only to mine sand and not any coral reef, dead or alive. For the minister now classify sand as dead coral reef to cover up the issue is outrageous and scandalous.”

“If there were only dead sea coral in the area inspected, what happened to the living coral? Dead sea coral forms the substrate for living coral”, point out Kong, adding that it is simply ridiculous to suggest that one vast area in the open sea is composed of dead sea coral.

Kong referred to his earlier statements whereby he had alleged that the operator had been using huge sea hammers to demolish the corals in the dead of night before harvesting them later. The operations had been going on not only in the patch of sea inspected by Masidi's ministry but had also moved elsewhere undetected for more than 10 years”, reiterated Kong, “and covering large areas of the sea.”

“The truth is that the government had failed, neglected and turned a blind eye to the massive destruction of our heritage when it is their rightful duty to protect and preserve for our future generations. The massive damage is irreversible and irreparable. It is a gross violation of our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and a shameful episode in our history. It is scandalous for a cabinet minister to come up with such a dubious statement in an attempt to brush aside the whole issue under the carpet. The minister should make public the purported report prepared by the special committee for public scrutiny, inquiry and further actions.

“The minister should take full responsibility for this shameful episode, and if he has any sense of accountability, he should resign as a cabinet minister for failing to discharge his ministerial duty entrusted on him,” Kong stressed.

首席部长,请停止掠夺沙巴人民的遗产!


沙巴的森林木业是个很复杂的话题,缠脚布一样的又长又臭。20世纪60-80年代初,木材曾经让沙巴成为马来西亚最富裕的州属。问任何一个沙巴人:

1.什么人控制沙巴的森林伐木执照?
2.什么人得益最多最大?包括伐木后的土地?
3.沙巴人民那么多年来,究竟从这些森林资源累积得到过多少好处?

近日,沙巴州政府批准在沙巴仅剩,面积萎缩到一个小角落的几个原始森林保留区之一的马里奥盆地(Maliau Basin)的缓冲区(buffer zone) 伐木。这些都是整个婆罗洲仅剩不多的物种和生态保留和研究基地。或许这就印证了这个腐败到无可复加的政权,里头一些厚颜无耻的河边野人议员说的“随便你们罗!你们要选黄金还是猴子就自便!”。

谁不知道马里奥盆地拥有丰富的煤炭和黄金资源?根据文献,英殖民地的土地测量时期,整个北婆罗洲的矿物资源分布图早就已经完成。谁不晓得,政客对这个资源虎视眈眈?

图:沙巴1970-1995年原始森林资源枯竭图

Source: State, Communities and Forests in Contemporary Borneo



数十年来,所谓的保留森林被太阳底下被盗伐,国阵政府,沙巴州首席部长们,请问你们该要负什么责任?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政治家的智慧―――写东姑拉沙里

他的口才,比不上一些政客的雄辩,
他的手腕,比不上一些权力狂的运筹帷幄,
出自一个活跃的老巫统党员的口,
至少,这次,是少有的开明心怀,开诚布公,坦白,宏观。

他知道这是个烂透的政党,病入膏肓,
“那是被一种叫贪腐的病毒侵袭,让这个政党每况愈下,
越是微弱时,越是需要扇起浓浓的种族主义,和
扭曲与滥用公共机构,来维持他的权势政权”。

“先贤的建国努力,他们的清廉正直,要求公平,和忠于执行职务委托 ”,
他从历史和心灵深处寻觅,是他不愿离去的原因,
你可以体谅他的民族主义吗?
要自己的民族茁壮,站起来,不是罪过。

民族主义有别于种族主义,
“马来民族主义,不应该是一个建立在土著与移民的零和游戏上的,
我们的本意是要共同建立一个家园,
一个联合在繁华,自信和宽阔视野的马来群体中,
不是永无止境的分而治之的下等政治手段。
我们的本意是要培养起一些马来领袖,能当之无愧的领导这个国家,
面向全体人民的共同未来,为马来西亚的未来,
不是一再回顾,哪段被英殖民地政府,阴差阳错把大家撮合在一起的历史"。

他说党派政治,到了这个地步,不再是重要了,
“我们未来的政治必须建立在健康,公开竞技的民主系统上",
我们需要一个跨越政党,一个唤醒全体人民,全面当家作主的醒觉。

“我们的公共机构的公信力已经被侵蚀得荡然无存,
当民众的信心低于一个极点,一个民主的政体将不再运作”,
人民当家的要求问责的公共机构,
我们需要一个革新的政府,让人民重拾对这个国家的信心。

我们期盼全民的醒觉,真正的民主,问责的公共机构,当之无愧的政治人物!

*********************************************************************

附录:东姑拉沙里: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再益的邀请


Source: The Malaysian Insider
By Tengku Razaleigh Hamzah

JULY 22 — I am honoured that Datuk Zaid Ibrahim should speak so highly of me, and consider me worthy of national leadership. He invites me to join PKR, and to dissociate myself from a party which he now finds fascist and racist.

I am under no illusions that Umno is bound for destruction on its present course. Neither do I hold unrealistic expectations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reform when the rot has gone so deep.

I offered myself for the Umno presidency last year on an agenda of thorough-going reform. I proposed a complete democratisation of Umno by opening all positions to election by every ordinary member and abolishing quotas on candidacy. I said Umno must do this to be consistent with the principle of democratic governance demanded by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Every member’s vote must count, and every member must be free to offer himself for leadership. I was stopped by the quota system that I opposed.

I am the last person to entertain illusions about the ease of reforming Umno. The party that I joined half a century ago as an idealistic young man has indeed lost its soul. It has become corrupt, this corruption has weakened it, and as it grows weaker it is tempted more and more to fan racial feeling and abuse public institutions to maintain power. This is a death spiral.

I am aware of Umno’s weaknesses. I have not failed to point them out from a sense of loyalty to the cause for which Umno was formed in 1946, a cause which our present corruption betrays.

I am not in Umno because I “harbour hope of saving Umno” in its present incarnation. I remain because the cause for which Umno was formed, and the principles which guided its promotion, has not gone away just because we have lost our way 60 years later, and they need to be upheld.

The high principle of Tunku Abdul Rahman, Tun Razak and Tun Ismail, their devotion to nationbuilding, their incorruptibility, their sense of fair play and their devotion to duty, exemplified for me as a young man the meaning of this cause, and how it could be both Malay and Malaysian, nationalist and cosmopolitan, traditional and contemporary,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The Malay cause was not premised on an eternal zero sum game between the native and the immigrant. We meant to build a nation united by a prosperous, confident and enlightened Malay community, not a permanent state of divide and rule by political lowlife. We meant to foster Malay leadership worthy of national leadership, and we looked to our common future as Malaysia rather than to our past as people accidentally brought together by colonial history.

So much is ideal. Yet it is important that we hold up ideals in today’s moral chaos. The future of our political system lies in a healthy, competitive democracy. If so, whether or not it looks realistic right now, we shall need a reformed incarnation of this nation’s most important political party. The Umno ideal which I embraced half a century ago has a role to play in the future we hope for.

A second reason I shall not be accepting Zaid’s kind offer is that things have deteriorated to the point that party affiliation is really not the issue anymore. The issue is how we are to save our country.

Our major public institutions and our political system have degenerated to the point that the public no longer trusts them. A democratic system of government cannot function below a certain threshold of public confidence. The suspicious death of Teoh Beng Hock under the custody of a watchdog body reporting directly to a prime minister who has his own public confidence issues may have pushed us below that threshold.

What we must do now goes beyond political parties. We need the rakyat to rise up to claim their institutions, and demand that our public institutions are answerable to them. We must wake up to our sovereignty as citizens, reclaim the constitution which constitutes us as a nation and guarantees our rights, and demand a comprehensively reformed government to restore public confidence. We must do this before it is too late.

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

你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负担和耻辱!


转载:Dr M says the Chinese are the real masters of the country

不必再百思不解,
不必再寻寻觅觅,
为什么会有恶名昭著的国家干训局(INTAN)?
为什么会有人指着你的鼻子叫你CINA BABI?
为什么会有发疯向诉求的人吐口水?
为什么有人指着镜头叫你寄居的滚回去?
为什么会有人满脸红疹的歇斯底里的撕照片?
为什么会有对人民权益的争取大喊Keterlaluan!Biadad!

答案就在这里!

扶贫助弱没有错!
错的是,老兄!贫穷和弱势与种族根本就是两回事!
错的,是躲在后面消费贫穷和弱势群体权益的贪官污吏!FULL STOP!

***********************************************************************
Dr M says the Chinese are the real masters of the country
Source:The Malaysian Insider

By Leslie Lau
Consultant Editor



KUALA LUMPUR, July 21 — In what appeared to be a veiled criticism of the prime minister’s economic reforms,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played the race card in a posting on his blog yesterday by claiming that non-Malays, and particularly the Chinese, were the real masters of the country.

While he did not name the prime minister, Mahathir put up a stout defence of the NEP with well-worn arguments in what appeared to be an expression of concern over the current administration’s economic liberalisation policies.

“Because they (the Malays) are willing to share their country with other races, the race from the older civilisation of more than 4,000 years and who are more successful, as such today whatever they have now is also being taken away from them,” he wrote in what appeared to be a reference to the Chinese community.

Datuk Seri Najib Razak has announced reforms to the capital markets, taking away the 30 per cent Bumiputera requirement, sparking concerns among some Malays that government protection for them was being taken away.

The prime minister also announced recently the setting up of a merit-based scholarship programme in what was seen as an attempt to appease the non-Malay communities who have been complaining of unfair distribution of aid for top students.

But Mahathir argued in his latest blog post that 39 years after the NEP was introduced, the Bumiputera share of the corporate pie remained at just 20 per cent while the Chinese share stood at 50 per cent even though they consisted of just 26 per cent of the population.

“The Bumiputera property holdings are only 15 per cent while the rest are held by non-Bumiputeras because urban property is worth more than rural property.

“Non-Malay leaders who put themselves in the shoes of the Malays, if they are honest, will feel the disappointment of the Malays in seeing nearly all business and industry in the hands of the non-Malays.”

Those who lived in high-end housing estates were mostly non-Malays, he said while claiming that a significant number of Malays lived in squatter houses.

The latest remarks by Dr Mahathir, who still commands significant support among Umno members, could potentially stoke nationalist sentiments against Najib’s reforms.

In defending the NEP, Mahathir is also signalling once again his displeasure with some of Najib’s policy directions.

Last week, Mahathir criticised the government for reversing his policy of teaching science and mathematics in English.

In his latest comments, the fiery former PM said the NEP was not introduced by force, or by seizing assets, but was even amended many times when there were non-Malay objections.
He pointed out, in oft-heard arguments made by Malay nationalists, that the Malays had gave non-Malays voting rights and citizenship during independence.

“At that time the official name for the country was the Federation of Malay States (Semenanjung Tanah Melayu) but when it was joined with Singapore, Sabah and Sarawak it became Malaysia.
“With that, the identity of the Malays in their own country was lost,” he said.

Mahathir anticipated that “with this article I am sure to be branded a racist by the non-Malay racists”.

“But if they are willing to accept the truth they can compare the sacrifices of the Malays who are the original owners of this land with their sacrifices for the interests of the country.”

He argued that the way forward for peace and progress was for the distribution of wealth in the country to be fair even if unequal.

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

转载:生气吧,马来西亚人!

出处:惑与不惑之间

《生气吧,马来西亚人!》

20多年前,当我是大学新生的时候,龙运台的书《野火集》里那篇《生气吧,中国人!》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对社会乱象不生气是姑息养奸。多少罪恶就在我们的沉默下不断的发生。

不要期待英雄,因为有一个英雄,就必有一群懦夫。只有大多数人不沉默,我们本来就无需英雄。--鲍鹏山,新说水浒

Always standing up when standing is not easy.--Street Fighter, the legend of Chu-Li

生气吧,马来西亚人!

转载欧阳文风牧师的文章,《华人笨蛋!》。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早上在纽约读到赵明福死的新闻,还有反贪污委员会的反应,加上政府高官如纳兹里的言论,我对我的国家彻底失望!

接下来,再在〈独立新闻在线〉读到陈文华揭露如何被反贪委员会盘问,调查官员极尽恐吓威胁之能事;如此对待一名市议员,甚至比犯人也不如,这个国家是极权的共产主义国度吗?

更糟糕的竟然还是调查官员不允许陈文华坐着「协助调查」(这是好听说词,哪有人如此对待协助者),还指着他的眉心,开口大骂他「CINA BODOH!」。

一名市议员被调查官员以如此种族主义的字眼谩骂,如果这个官员不被对付,你以为这个国家可能对一般华人平民有多好?

基宫案无声无息,反贪委员却忙着调查欧阳捍华、刘永山、郭素沁、黄洁冰、杨巧双、谢永贤、李宝霖,对了,还有赵明福。这些人不是不能调查,但更明目张胆的基宫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名牙医到底有甚么本事兴建壮观如皇宫般的住家,一扇门就可以等于一幢单层排屋的价格,钱从哪里来?明显的问题不查,却敲锣打豉查几个年轻的民联议员,这是甚么意思?

反贪污委员会到底是反民联,还是反贪污?

更甚的是,竟然骂陈文华「华人笨蛋」?!反贪委员会这是一个怎么病态的组织?!

不过,或许他骂得对,或许华人真的是笨蛋!否则,怎么可能默默忍受这种侮辱?

华人真的可能是笨蛋,明知贪官那么多,明知马华民政当家不当权,还有华人支持马华民政,还有华人投票支持国阵。

华人真的很有可能是笨蛋,种族主主义横行,马华民政到底做了甚么?有官员骂华人市议员是笨蛋,马华民政的声音在哪里?可我们的华社会还有人笨到以为马华民政是我们的希望。这种华人不够笨吗?

华人真的非常有可能是笨蛋,安华当年的黑眼圈,马哈迪说他是自己打自己,真的有人相信,一大把一大把的选票就这样给了当年的马哈迪和国阵,根本不理马哈迪是怎么以种种恶法治国。许多华裔优秀学生进不了大学,拿不到外国深造奖学金,马来人却没有这种问题。这是种族主义,还不够明显吗?笨蛋!

可是面对种种不公平的政策,动不动国阵还有人拿出513来吓选民,可还有华人还是支持国阵,这些华人不是笨蛋又是甚么?

华人是笨蛋?!

真的,我越来越怀疑马来西亚有许许多多的华人是笨蛋。懦弱、无知、贪生怕死、欺善怕恶、别人施舍一点甜头,就晕头转向,只想赚钱,只想发财,有奶就是娘,这种人不是蠢才笨蛋又是甚么?

醒醒吧!如果这时候还不醒,还不辨是非,还不反抗,真是彻头彻尾的经典超级大笨蛋!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责任下放的年代,马来西亚的公共服务领域还有什么表现指标(KPI)可以期盼的?

很多年前,上第一堂商业管理课时,教授没有正式授课,花了这堂就跟大家聊,责任和权力的问题。良好管理惯例的大原则是:“权力可以下放,责任不能下放”。在委派工作时,必须连带给以恰当的资源和权力;但工作的责任是不能被下放委托的。这样的一个原则,在多年的反复实地印证,是正确无误的。

马来西亚的前交通部长说:“我不知道,我下任最后一天,我的部门常任秘书(SUT)叫我签这PKFZ的支持信,不关我的事!我被误导!”。责任下放和撇清责任的经典例子。各位!你要细心看看,这样的马来西亚部长级讲话,每天都在发生!

当然,这种“下放,不必承担责任”的事,跨越宗族宗教和政治立场党派。 也是最能体现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国民了。这肯定是首相要倡议,最能代表一个马来西亚了。不信?

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雪州前大臣豪宅事件,地段原本有2个地契,原来近来才由某行政议员批了合并土地的文件。他怀疑有官员故意隐瞒事实或失责,误导他签署批准信,他要追究官员是否失责后,才决定如何对付涉及的官员。先不说因为政治立场?让不让土地合并?这个情况允许土地合并有什么问题?他说的,恰恰是:“不关我事!我被误导!”。

如果你可以接受这样的解释,能够就这样让犯错的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大厅;请你做好心理准备,你一定也要接受:

如果有一天,人民的纳税钱亏了数以百亿,部长说有官员误导,不关他事!一天,你的血汗钱养老棺材本被亏光了,部长说有官员隐瞒,他会彻查后,才决定怎样对付涉案的官员!你们的钱!他不能负责了!

不必再推辞什么集体领,导集体负责!大家绑在一起,不会单独那样容易折断,有难同当,有什么大风大浪不能熬过的?政府行政最高机构的内阁,以后不必再负责任了!上台后第一件事,是保留权力,下放一切责任!不是政府的错!是有其他人错!是马仔的错!是执行工作的公务员的错!

面对难以解决的问题,人民的问题是没有办法了,顶多是把前朝的官员的尸体挖出来,历史书拿出来,让大家鞭尸,出口气就是了!他就算是负责了?你的亲友在执法人员扣留问话后损伤,他说“怎么知道人会要跳楼?”,他说不关他事啦!。你或亲友被窃被抢,这不能赖到他们的头上吧?是坏人的错,不是他的责任啦!

你会羡慕别人的人民公仆,吃君(人民)之碌,担君(人民)之忧。别人的人民公仆是站在灾难现场抢救和保卫人民的先锋。别人的人民公仆,在问题没有发生前的鞠躬尽瘁,不眠不休,防范保卫人民的利益。别人一视同仁的执法标准。别人的人民公仆会为失责下台一鞠躬。

马来西亚有什么?保留权力,下放责任!高官的排场!高官的礼遇!封号的泛滥!执法人员可以有选择性的反应!人民的自求多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