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3日星期二

沙巴民主行动党-- 是胸无大志,江郎才尽,还是根本就是草包?

远古有一方土地叫“无风洲”!
无风洲的皇帝,反正高高在上,完全超越了凡夫俗子的规律,说来也没什么意思了!
倒是这儿那些皮肤白皙的当官者可爱,反正没什么大活可以干,也轮不到他们来干,
一方面战战兢兢的保着官位,另一方面,得做点儿把戏,好歹也摆出一幅父母官的架势。

因此设立什么议员服务周日摆地摊,
人民什么奇难杂症啦,夫妻吵架啦,狗失踪啦,九出十三归啦,好歹也干一干,
不求回报收费,有事相求者,事成只要大头照登报答谢 (登报费用全免)。

有的千方百计,马桶塞了,垄沟堵了,野草丛生,路烂了,夜香没来倒,
说什么都好,人民得写封正式的诉苦信,
事成拍照留念,报章图文并茂,公告天下,以示正听!

一天来了个远程函授课程大学士 (就是不愿说明是什么大学的),
他的求官文告写得特别谦卑,
“我向亚庇区的人民,讨个服务人民的工作来做,希望大家给我一个机会”。
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报章上,大学士拉大队,在沟渠旁的铁椅子一字排开,
冷嘲热讽的大字报“沟渠部长”,讽刺对手。

从此别人不再玩这幼稚的把戏,结果呢?
大学士上任后也,不记前言,照样议员服务周日摆地摊,“不然怎样?”;
君不见近几个月来,空出来的舞台,却是.....
大学士和他的猛将爱卿,站在堆积如山的垃圾桶旁,拍照留念;
图文并茂,广发新闻稿给报馆!两天不到三天就见报,
恰恰就是马桶塞了,垄沟堵了,野草丛生,路烂了,灯柱腐了,夜香没来倒!

后语

来传话的也许是自作聪明,他也许下一届改朝换代后真的会当部长!难道这样就该给他留情面,怕他日后当官?我呸!我鄙视你!

你要摆服务摊,我不认为你比张天赐出色,
你要说“服务”,你比于墨斋差得十万八千里。
人民不是不再对张天赐或于墨斋感谢,
人民是希望有人把目光放得更高更远,至少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法!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