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5日星期四

两颗烂苹果之间抉择法-- 理论新解

两颗烂苹果间抉择法简单说,就是一边,国阵贪污腐败虚伪已经来到一个无可救药的地步,加上哪种叫人作呕的极端种族沙文主义,完全看不下去了。另一边厢,民联的团队也真的是参差不齐,三山五狱各路人马,什么背景的都有,你也未必看得下去。但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一定要二选一,怎么样选啊?选哪颗比较不烂的咯!都贪,选个贪少一点的咯!都极端,选一个比较不猪头的咯!

觉得可悲吗?我比较阿Q乐观,我也曾经觉得这是马来西亚人民高智慧的表现。马来西亚人民就是身在悲剧中,就算在最恶劣环境,也坚持要做一个最好最有利的选择;这份顽强,坚毅不拔,在恶劣的生活环境中,力求正面,求生求存的毅力;把人文主义如此具体的发挥无遗,可歌可泣!诺贝尔奖真的可以考虑颁个“人文主义精神奖”给全体马来西亚人民了!

爽了吧?大家在论坛都是这样认定的。好了,大家坐稳咯,“两颗烂苹果之间抉择法”是像武侠小说中的武功一样,是有不同层次的。这个至阳又至阴的武功,一个不小心,祸害无穷!

烂苹果第二式-- 这种氛围普及之后,接下来很多的奇人异士纷纷投靠各个门下。有人是摆明车马,只是要一点工程,没有哪些要成条大道成忆的胃口大,应该是算是比较不烂吧?人民和党是会谅解的!有人就是希望商人们,硬要安排几个小龙女到他的房间慰劳,比起C4案,应该是算是比较不烂吧?人民和党也是会谅解的!刚刚被人捉着痛脚,搞得霹雳州满城风雨;却很讽刺的,是两边最想要,最值钱的两个议员,不正是人版吗?这样的308只能算是人民想换奴隶主,不是愤怒的人民不愿再当奴才!

烂苹果第三式-- 两个都是烂苹果,干吾等人民屁事!尤其像在沙巴这等穷乡僻壤,1/4 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下;有人一生50来年,生活在乡下,不要说亚庇,他连最近的乡镇 Kota Marudu 也没有到过。四年来一次的人们,带来一些米粮,衣服,水缸,纸币甚至是不太被优先选择的东西。这些正正是奉行“两颗烂苹果间抉择法”的人们。有米粮衣服水缸和五十令吉,当然是比较不烂咯!号称正义之师的网络社群,烂苹果神功什么让你觉得沾沾自喜了?

烂苹果第四式-- 因人而异,自由发挥,各自表述!有祖业名声可以消费的,大喊选党(比较不烂)不选人(烂透),打倒贪污腐败政权!自身条件好的,大喊选人(烂一点)不选党(这还能算是苹果吗?),改变改变再改变!各自表述,各取所需!有人开窍了说,是嘛,同一个信仰同一个血缘,怎么烂,也不会烂过异教徒吧!也有人说,我们的的确也坏,总不比那坏了50年的那么坏吧?OK的!

送大家马来西亚歌手张泽/张觉隆 的<因为我蓝>

因为我蓝 所以我蓝 不伪装 不欺瞒
缺点更是多得一箩箩 我希望你喜欢我
我很坏蛋 因为坏蛋 我怕你怕了我
我只好把这些对你说 因为我很喜欢你


因为不安 我曾受伤 我伪装 我欺瞒
最后换来伤心的下场 这一次我要做自己
我的坏蛋 不过是懒 是忧□ 是放肆
你不能习惯我的习惯 我让你了解我


我开车〔真的〕很快 因为工作很忙
还要争取时间 约会你
我没有礼貌 因为天气不好
我并没有对你 发脾气


我看别的女生 我为之暗中窃喜
我确定你真的无人能比
我说话很脏 不过是日常生活
为你收集的有色笑话 苦闷时送给你

因为我蓝 所以我蓝 不伪装 不欺瞒
缺点还是一样一箩箩 我希望你接受我
我是这样 那又怎样 我给你的承诺
是为你认真面对生活 因为我要你作伴
--------------------------------------------------------------------

嘿!

深蓝唱:
(虽然)我(很烂),(他也)很(烂),不伪装 不欺瞒
(Project)还是一样一箩箩 我希望(人民)接受我

浅蓝唱:
我很坏蛋 (他更)坏蛋 我(不)怕(人民)怕了我
我只好把这些对(人民)说 因为我很喜欢你(的票)

青色唱:
因为不安 我曾受伤 我伪装 我欺瞒
最后换来伤心的下场 这一次我要做自己(回教国)

红色唱:
我开车〔真的〕很快 因为工作很忙 还要争取时间 (找点钱)
我没有礼貌 因为天气不好 我(只是对报章) 发(牢骚)

一二三,大家一起唱:
因为我(烂) 所以我(烂) 不伪装 不欺瞒
缺点还是一样一箩箩 我希望你接受我
我是这样 那又怎样 我给你的承诺
是为你认真面对生活 因为我要你作伴
------------------------------------------------------------------------

民主可以是这样的吗?待人处世的标准可以用两把不同的尺吗?今天被我们批判的人,恰恰是和我们的信念是一模一样的!我们未尝不是像深蓝支持者般的盲了眼?我们未尝不是像台湾深绿支持者般的不问是非?所以啊,是不是该不对就骂,别管他什么政党!骂了也没有悔意和改进的,还有什么值得期望的?

4 条评论:

匿名 说...

选你的头,苏丹有给机会选民再选吗?如果苏丹Allow州选,你看会不会一面倒?我也可以跟你打赌呢?

正掌心 说...

什么人看走眼,让许月凤上阵?
什么人把她推荐给人民?给她站台?
什么人把票投给许月凤?
我的脚趾头,我的母指头,我的X头,什么时候必须为你看错人负责?

你要和我比生气讲粗口比烂话,不必赌,我肯定比你好。
你要和我比骂人发烂,诅咒背叛者,不必赌,让你也跟我的尘,你也未必跟得到。


政党如何花功夫找个厚道的代表,不想赌,我未必做得比你好。
政党不护短,不想赌,我未必做得比你好。

虽然爱他,他却无能为力,只给个存心不良的,有人就是爱得痴迷,执迷不悟,遇
人不淑也无怨无悔,让悲剧一再发生吧?不想赌,非我能力所及。

怨天怨地怨别人吧!错不再你!

匿名 说...

我觉得,你的文章很好看及内容丰富,但多是中间路线,模棱两可。

正掌心 说...

匿名朋友,无论如何,谢你至少在乎留几个字。

煽情文章不是我的专长;但可以肯定的,对腐败极端霸道和视人们为白痴的政权的痛恨,我可能不比别人少。但我也同时痛恨(总带有点期盼),疾恶另一些人总是铁不成钢。我以为我立场鲜明的很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