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6日星期五

慈母多败儿的悲哀

想想,世上有没有一个母亲无私奉献慈爱,却存心想养个败儿的?大概没有吧。所以“慈母多败儿”应该是形容一个悲剧,多过对母亲的责备!母亲对孩子的爱是完全接纳,完全包容的。“败儿”的祸根,往往就在母亲的溺爱,对孩子凡事宽待,对互动的别人严厉对待。严以待人宽于律己-- 从此注定了这个悲剧的发生。

严待-- 变节的3名议员是违背人民委托(人民给民联的委托),咬牙切齿!
宽容-- 几天前来投靠的议员,是良心政治(那一席不是人民给国阵的委托吗?)

宽容-- 916变天大计,是大势所趋(可惜没成)。
严待-- 霹雳夺权,践踏民主程序,天地难容!

宽容-- 议员被捉奸在床,虽说牛不喝水按不得牛头低,只要你回来,那是阴谋陷阱!
宽容-- 找门路,找工程?胡说,你们那些文棍,收了钱当枪手,不要脸的叫化文痞!
严待-- 对方贪污腐败,还需要证据吗!

好了,你以为,只有你有娘生,别人没有妈妈生的吗?别人也有妈,别人也有娘!

宽容-- Natang! (哦,乖孩子,妈妈知道你委屈了。)
严待-- 皇上三思!(Biadap!)

宽容-- 不给独家司机验身合约,赔一忆!(........)
严待-- 哈芝节42头牛 (滥用公款!)......(省略)写几天也写不完的!

什么人叫这些人放肆如此?以至万劫不复的田地?不就是这些人的娘吗?

他的妈,是强大有力的“老师们”,干训局,媒体后的主笔,庞大的司法到执法结构的官爷们,到血浓于水的人们!我们的娘是什么人?在整个马来西亚基本政治改变上起关键作用的,专业或非专业,全职或业余的文人,报人,部落客,网路社群,论坛友,舆论,SMS撰写人,把话传开的人群;不正是这些人的严以待人宽于律己,好心做坏事,造就今天的局面吗?

天下父母心,我也不是说你错,就说这是个悲剧嘛!各位大兄大姐,你们就饶了我这次吧!我不是存心挖苦的。搞不好哪一天,三生不幸,被老秃看上,保护了,还得靠大家互相关照,搞个什么半夜点蜡烛活动;三天两天,看看有没有肺积水,送点人吃的。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