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6日星期一

也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稍有碰过一些人文社会学科和读物的朋友,大概都有对马斯洛定理(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有一点认识。亚伯拉汉马斯洛在1943年发表[人类行为动力理论],他认为人的需求是一切动力的源头;人的需要是有层次的,当一个层次的需要得到满足后,人会往更高的层次追求,以此类推。这个“需求金字塔”把人类的需求分为多个层次,从最底层的物质需求(衣食住行),安全感,爱和归属感,自尊心,到最高层的品格实践。

同样的,儒家说:食,色,性也!这个性,是指本性吧?不是什么严谨的学术专研,允许我推论,东西方学者都基本认同,人的本能需求和人类动力是息息相关的。不同的是,儒家把这些层次规范为:成为先修身,后齐家,后治国,后平天下。

没有修身可以齐家吗?没有齐家不可以治国吗?没有治国不能平天下吗?也未必不可,但一般上受儒家学说影响圈的地区,都这样训练和教育人的。事实上,修了身也未必可以齐家!齐了家也不一定可以治国!治了国不一定可以能平天下!一些人一生就是在修身,就这样修了一世;一些人齐一世,就齐了几个家,那里还有什么时间治国平天下?无独有偶,近年来也有不少学者对马斯洛的定理大力批判,他们认为在不同的时代,千变万化的人类需求,勉强把人类的需求归纳在一个“需求金字塔”是一厢情愿和自欺欺人的。

放眼此时此刻的马来西亚,要一个可以完全吻合的理论模式,是一个奢求!完全无迹可寻,真的叫人沮丧。今天不单说政治动物,说说你,说说我,说说大家。

许多人,绝大多数的人,不乏为官,当民仆者和众生,穷其一生的顶线,就停留在累积财富和把家安排得尽善尽美。什么天大的事故,骨子里就是这个强烈需求,根本不会改变。没有批判,只有叙述;大家毕竟都有自己说不完的故事!

不少人,不乏为官和“社会贤达”者,最高境界就爱醉生梦死在美名衔头,华丽光辉,排场仪仗。YB前YB后最好,有个Dato前Datuk后也可以,私底下问捐了多少?不然后面加个什么大医生,大工程师,大律师也好,叫的人安心听的人开心!买个博士来充场面的不少,别人可以我应该不能少。有人干脆打着旗帜,是某某国际组织颁发了什么“和平奖”,在报章张扬;先生究竟干了些什么天大的贡献,对区域和平谋了什么大事,叫马来西亚人民没有半点头绪,不知道你的大恩大德?有人华丽排场后是一天又一天的糜烂,像毒品般的麻醉,数以千万计的日子里,可以做的却没有认真干过一件大事;一天醒来,已经是过去式了,着急和辩说,又能怎样?

有些人,的确不少的政治人物和有社会地位的显要,完全超越理论,他们不忌讳的坦白告诉你:不做政府,搞政治干什么?也有另一些群体说:谁做政府我就支持谁!我想,理论是不是少了些什么东西啊?

理论说,人类需求的最高境界--追求品格实践与平天下。对权力的疯狂追求呢?对执政的强烈响往,不择手段呢?有人对信仰视为最终目标和最高境界!有人极端狭义的追求(没有批判,任凭你什么立场,总有不认同的意见)!你肯定你要实践的就是真理大同世界,别人的就是极端吗?把身份对调来想想,你的平天下,他不看成是夺权灭绝吗?

大家努力批判纠正,理论,希望理出一个所以然的同时,想想,或许政治有些地方,本来就没有办法可以用讲理来解决的?当然,这样也不代表我认同哪些极端卑鄙下流的政治手段。阿Q不起来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