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0日星期五

困兽

看了郑丁贤的[他依然不明白],"基尔依然不明白,雪州国阵兵败如山倒,是因为人民不能够再忍受种族主义和神权政治,也不再忍受贪污、滥权、偏差和极端的州政府"。突然头皮发麻。我想万一不是因为他们不明白呢?发麻是,如果,如果他是明白了也看透了呢?

过气驸马-- “包装,重新包装!”。你需要怀疑他心中不明白;一个50岁的阿婆,任你怎样包装,改叫如花,改叫十娘,叫西施,叫呓梦,可以骗得过来寻乐的公子哥儿吗?他清楚得很,难道坐以待毙吗?

过气王太子-- “改变领导,像我老子以前的铁腕,必定可以熬过!”。你需要怀疑他心中不明白;换了驾驶,风暴不会因而减弱,难道等死吗?最后死,总比垫底好,是吗?

过气枭霸-- “回教化不够,马来议程不够彻底”。难道他不知道西洋镜已经败露?他是希望,至少可以死抱着最后的中坚民族主义信奉者!

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相竞表现得变本加厉,表现得旗帜最鲜明的领旗者!不明白吗?不是的!难道连最后的和仅剩的机会也不争取吗?他们正是因为看透了!

大约是二十年前,上了几天孙春美老师的戏剧课;老师带来了香港陈敢权先生的[困兽] 剧本给大家演。故事说几矿工被困矿井,为生存而人食人;生还者事后接受法律审判,有没有罪的问题。撼动到今还记忆犹新。

如果,如果.....
给我一分钟的假想,纵使你多么的不愿意,我不晓得你的原因是什么.....
当他知道,两次的补选是再次的印证,民心所向已不再!
霹雳州怎样也不可重选,纵使吃相多么难看,纵使只是权宜之计;
[困兽] 的局面已经形成,被自己挖的坑给困了。

在那漆黑的坑里,黑暗没有尽头,没有光明,没有方向,没有希望。
他只能发挥动物的本能,首先,他奋力的挣扎力求突围。
一次一次的绝望后;他疯狂的攻击,还击,他不再沉默!
这个时候你要被他捉着,那怕是一个手指,他会牢牢死死的不放手!
最后,他会不惜人吃人,求存!不惜站在别人的尸体上,也不要是垫底的!
他会不惜一切!这些人会死守着这面旗帜!旗在人在!是的,可以不顾一切!

如果,如果,有机会弃船求生的,至少那可能是一个出路,
你会认为过档的几人,还在乎4年后?还认为自己有明天?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他会奋力的把20-30年一面倒的长期合约打得死死!
他们已经在沙巴州议会通过,走廊计划的任何执行决定,他们拥有免控权!
他会不顾一切把家人在国外安置好;他相信这几十年来的努力蹂躏,这个体制,过了海就是神仙;
台湾阿扁案般的抽丝剥茧,在这土地不可能发生!一些人的心理是这样盘算的。

一旁的围观者,务必小心,面对困兽,别让他扯上,那怕是你的衣服!
请不必再存什么希望;要困兽从容就义不是希望吗?难道他会不奋力一博?
没有必要把关心的重点放在困兽的行为;要把重心放在明天,我们要怎样活得更光明,更有尊严,更美好。

我祈求,如果一定要付出代价,希望马来西亚的民主代价不会太高!

2 条评论:

Botak 说...

不錯. 我也不信他們沒想到, 沒看到. 他們是就此一拼. 只怕整個國家會同歸於盡.

正掌心 说...

也只有“既来之,则安之”了。但愿最少的伤害,少一点对无辜人民和家庭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