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8日星期三

谁在乎沙巴的社会毒瘤与悲哀?

据说,政府发执照允许跑马机/老虎机/slot machines,只在所有的联邦直辖区(雪隆和纳闽)和沙巴州可以找到;据说其他州属都没有,是这样吗?沙巴有大约400-500架有执照的老虎机,分布在全州的体育和休闲俱乐部,每家有5至10架。这些体育和休闲俱乐部离任何的住宅区不会超过百步之远。去他的什么拉斯维加斯云顶澳门和新加坡的赌场,要赌!沙巴可以让人赌身家!问题是他有多少?

据说,平均每架机一年可以最少吸引100万的赌注。据说,每一元进入老虎机,他只会吐出八角,那两角是政府赌博税收和业者的利润。据说,每年从沙巴不太富裕的人民手中,愿意在本地消费的人民,把仅剩,本来就不多的可消费收入,被吸走的就是大约5-10亿之间;这种钱是不会留在沙巴流通的。奄奄一息的沙巴中下层的经济血脉,是每天的被抽干!能不停滞,能不贫穷吗?太多人看见沙巴的光鲜,不知道光鲜背后是惨不忍睹的停滞。

据说,政府赌博税收是名正言顺的!但执照每年更新,类似AP的安排让什么人成了赌博业大王?让什么人获利?不要说是抹黑,敢不敢滩在阳光下检验?那赌博税收究竟拿来干什么的?干什么不行,但至从那里拿来,就要填回那里去,至少一些吧!

这些地方美轮美奂,所有的设施就只不过就是要符合俱乐部的标准,赚钱最好,不赚也没什么大不了。你要光顾他的老虎机,吃喝由你,要果汁啤酒,送到你的面前!你要赌通宵没有人阻你!漂亮的MM,长发飘飘,加上叫人有点心神迷糊的香水味,制服看了叫她妈妈心疼,布料真的那么贵吗?你要愿意,她可以坐在你的腿上,给你不停的按那老虎机上的按钮!

不记得这个题目写过几回了。也许有人会说,好,好,那又怎样?没有人强迫你!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谁叫你沉迷?需与求的关系!你该不是回教党禁赌同情者吧?总不能因为有人沉迷,而斩脚趾避沙虫吧!几千年的文化固然是理由。

没有半点要卖弄文字自认清高;请不要先跳到做结论,听我说几个故事,几个真真正正发生在身边的寻常百姓家的故事。

他像过街老鼠,东藏西躲。他从来没有懒惰工作,在太阳下暴晒的皮肤已经变得黑亮,但每个月数千元的收入却叫他没钱吃顿经济饭。你可以称呼他病态赌徒,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的思维和自视是完全不是这一回事。他说“不甘心啊!”,他的梦想和唯一的期盼,是“要把十多二十年间所输掉的二三十万的血汗钱,要一口气赢回来,最好是多来个十万的bonus,从此就不再赌了!”。他,就因为曾经一夜赢过万元的积宝,迷恋上;现在,他不是滥赌,他真的只想赢回来!

几年来的磨炼,他能缩能伸;他可以谦卑,甚至是表现得如此卑贱,只求你动容同情可怜施舍,只要你救济,随你所好,要你“给他一次机会”。一次两次九次十次,“你为什么不给我一条路走?”;你会莫明其妙,什么时候开始是你掌握了他的命运,不给他机会和可以走的路?

几年来的荒野求生,他的谎言可以是无止境的 (念科学的叫infinity,∞)。帮朋友的,手机被偷,包包掉了,病了,要结婚了,承包生意周转不灵,货品被人拿了收不到钱,弄丢朋友的机车要赔钱,公司没有发薪,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我痛改前非,我信教了....

十来年的磨炼,他的EQ超高;哭,烂,以死相逼,威胁,博取同情,他随机应变,人际关系耍得出神入化。你不借没什么关系,留个机会,下回还可以商量!他从来没有跟你要,他只是借,但是总是没有还!十之八九,跟非法借贷(阿窿哥)借钱的都和赌脱不了关系。赌里头,一个星期下来,几家万字票,每家开彩几次,免得槌心槌肺(悔恨),包这个包那个(投注4个号码所有的排列可能性),太多人的生活,每天都充满希望!话说回来,赌到要借贷的,又十之八九与老虎机脱不了关系。

哎呀!他那满头白发的父母在别人面前总是说,自己看开了,不会气的,不会伤心的。总是每隔不久,以为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时,或许是浪子回头时;他豪赌一场,像没有明天似的。阿窿哥来纠缠,一次两次...不管了!在每个别人来纠缠,纵使“不管了”的日子;纵使他不知多久像老鼠在外流窜匿藏;那一整个家庭的每一个成员,或更大更多人牵扯在内的人,什么人安睡过?

你以为是报章的茶余饭后?那每隔一段时间就上报的新闻,真的不知所谓?登报脱离关系?什么年代了?

当你把目光慢慢抽离,想像,把摄影镜头拉远,像直升机般拉高视野。他的父亲先生,他的兄弟,他的朋友,还有他的,他的,他的也是.....原来真的不少!天地良心,你听我说,真的太多人了!

当新加坡考虑只对游客和符合资格的人民进赌场;当斯里兰卡的赌场只允许外国游客赌博;当台湾考虑对病态赌徒禁入赌场(先不说怎样实行);当香港努力把社会工作(社工)的安全网建立起来;当一些国家提出,是不是可以要求国人付出天价保险金,让可以拿得出如此巨额的人民,取得进入赌场的许可证。马来西亚在乎吗?沙巴!沙巴的情况究竟有多悲哀。

那天,大概是月底发薪的日子吧!在银行办事,站在柜台等着等着,突然黑了一片,电流很快又恢复了!服务我的年轻小姐对我笑笑,“停电”。没一分钟,一个大男人直接走来,手里捉着一大把,大概十来张提款卡,有点不耐烦的问“为什么不可以拿钱的?”。小姐问“这些是....?”,他冷冷的说“我的clients的”,“应该是停电,从新开机,请一回再试试”。小姐后来瞄了我一眼,只见她美丽的嘴唇,唇语“阿窿”,没有发出声音。

里头有多少是公务员?我没有必要与什么人争辩!多少人是活着行尸走肉?任人摆布?我们可以喊得声音沙哑,要清廉,要效率,要...... 他要“保护”我,我也不会把我知道的公务员朋友的身份告诉他。让他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吧!让他继续把头埋在沙堆里吧!让他自以为他的教徒都是圣人吧!天啊!你可以想象鸦片战争时的景象吗?你知道林则徐烧鸦片的背后,有多少的文武百官诅咒他,看着鸦片流口水吗?

你然后每天翻开报章,议员出马,还是沟渠垃圾野草!部长有多少千万干什么训练的!全世界政府都在精简开销,把钱用在可以刺激经济(更简单的来说,让钱可以在市场流通,流通得越多越快越好,钱最好是转越多手越好),我们的国防部则在这个非常时期,签了百多亿的长期军火供应和维修合约。改了啦!改了啦!改了改了!谁在乎啊?

2 条评论:

永春万 象世界 Elephant World 说...

马来西亚政府真矛盾,嘴巴讲不鼓励赌博,偏偏万字票就批准了三家。万字票没法完全禁止,一家就够了,为何要有第二家和第三家?以前的巫统的超级领袖如果没有得到甜头,会蠢到去冒犯回教世界发多两张万字票执照吗?
过去已成过去,未来要如何才是重要。过去我曾经写过这个建议,

http://wanselephantworld.blogspot.com/2009/02/blog-post_639.html
多多指教。

正掌心 说...

永春万 象世界,

我们的确见证着一个高密度,持续性不连贯的施政(consistently inconsistent governance);那是一个不称职的政府的先兆。至于不称职的原因和理由,为了避免主观,得另外小心求证(大家未必有所需的所有事实真相和证据);定论要严守司法的大原则来做,这暂时不是博客能力可及的,我们也不应该扮演起司法的角色。

一个不称职的政府,又没有改进的愿意和能力,或许就得面对由他人取而代之的命运?解决赌博(彩票和老虎机)的难题,我认为是愿意的问题,不是能力或难度的问题,要怎样做?或许不必更多的意见。

愿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