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4日星期二

沙巴人民的诉求(3) – 根治沙巴州非法移民课题

日前和几位关心沙巴事物的朋友们聊开了,我们决定发起,以沙巴人民为本,跨政治背景,跨种族宗教,对联邦或沙巴当政者,政策和施政的诉求。我们要求现今的政府跟进,尊重和附顺人民的意愿;我们要求以此为本,作为我们选择未来政府的根据;我们要求未来的政府以此为施政依据。诉求将随着时间逐步讨论,吸纳,撰写和提出;请求大家帮忙建议和讨论,并把诉求转贴出去。

背景
根据2005年的马来西亚统计局数据,2005 年,沙巴三百万人口,中29.6%是非公民人口是不争的事实。过去20年,全国人口增长率大约2%,沙巴却是10%的成长率。有兴趣可阅读联合国发展计划署于28/1/2008发表的沙巴人力发展状况和挑战报告 http://www.undp.org.my/uploads/files/SabahHumanDevp.pdf

为了方便讨论,先把非法移民问题包含性的概括从菲律宾和印尼的难民,非法移民,逾期居留,非法劳工及合法外劳或客工等。过去数十年来,沙巴州人民深受非法移民的问题困扰。由于这些人,通过沙巴漫长的海岸线和与印尼接壤,松散的边防潜入沙巴;在这里头包括可能存在的弊病失责,和被广泛认为有政治意图和阴谋的假说。

严厉控制人口流动按正常国家出入境的程序,不是一个想不想,要不要,可不可以的问题;这是一个主权国家本来就应该做的。不能够确保人口流动是根据国家出入境的程序,接下来的一切努力和政策施行免谈。基本上,这些人绝大部分没有办法被鉴定身份(identifiable),所以没有办法被追踪(traceable),因此对犯下的罪行没有办法追究责任(accountable)。每当重大事情发生后,朝野议员同声谴责,中央政府会成立“权威内阁委员会” 探讨解决沙巴非法移民问题,过后也不过如此。

安全治安当然只是问题的一部分,为了生命和财务安全,哪一个沙巴人不是住在一个个铁窗铁笼里?其他的社会成本包括,非法木屋区的滋长,环境卫生的恶化,社会病态,传染病的肆虐,医疗教育负担等等。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极可能会被有心的政治人物利用,在5年一度的选举中,影响选举结果。

但是在我们数落非法移民带来的问题时,我们必须肯定这些人对沙巴经济发展的贡献。经济效应并不是客工带来的问题,恰恰相反,它是带来正面贡献的。毕竟沙巴需要客工;放眼服务业,家庭庸人,建筑业等等,这些客工直接参与了整个棕油业(沙巴最主要,也是唯一的经济命脉)的日常运作。毕竟绝大多数的非法移民是冲着沙巴的工作机会而来。

诉求
(1) 沙巴州政府在控制移民边防方面,拥有和保有特殊的权力。通过行使行政权,要求中央政府在国防,边防,海关和移民厅方面提供支援,在特定的时间内完全重新掌握边防的自由和随意的人口流动;一切回复到正常的国家与国家出入境的程序。

(2) 沙巴州政府在当国家出入境的程序被严厉遵行,在所需的时间内,把所有已经在州内的难民,非法移民,逾期居留,非法劳工及合法外劳或客工等,当然也对此后,所有进入沙巴劳工进行登记。为求有效的可以鉴定(Identification)这些人的身份,必须同时采集照片,指纹和DNA资料,及发给外劳身份证;以及提供所有有关单位身份证阅读器,供执法单位快速辨认身份。

(3) 沙巴州政府将利用这些鉴定工具和资料为根据,对被遣返者,曾犯罪者,被列入黑名单不受欢迎者,患病,不适合工作者,不合格者等,给以拒绝入境。在境内工作的客工外劳,必需通知最近的警察局或其他部门,他们的落脚点,以方便追踪(Traceable)。

(4) 当以上已经完成,沙巴州政府将可以逐步,对客工劳工提出最低学历要求,最低识字标准,最低健康要求,居住最低条件等;目的是要对移民客工质量上,如新加坡般,达到去芜存菁。把沙巴州的问题,依着菲律宾和印尼的庞大和廉价劳工市场供应,转变成本州最有力的人力资源的有利条件(Competitive Advantage),提供所有领域所需的人力。客工外劳因为使用生活需要,将投入成为消费群的一部分,有利经济发展,如医疗服务,水供电供,贸易买卖,电讯服务,银行银汇,房屋租借等;这一切成本,本来就应该由客工外劳或企业承担,而不是让纳税人来承担。每一个客工和外劳都因为以上,必须对自身行为负责(Accountable);除了以上有利条件,非法移民所带来的问题将可以根治。

3 条评论:

· 康华 · 说...

概念很好,但政府有没有实行的意愿呢?

州政府会说这是由联邦负责的课题,但联邦会理吗?结果是无人管的课题。

山城客 说...

就是。我们的政治是服膺与种族主义上,因为政府有选举时席位上的“需求”,所以才会有今天这种游泳过来的人变合法公民的怪现象存在。究其根本,是联邦政府的政策作怪,唯一希望的,只有等到巫统在哪天成为在野党后才,肃清非法移民的行动有可能真正付诸实行。

正掌心 说...

康华兄,

我们都知道问题比写的错综复杂多倍, 许多细节有待思考。政治意愿的确是最重要的,也是现今政府最缺乏的;如果我们假设中央政府没有政治意愿解决,这问题真的不好解决的。

几种可能,
1.假设沙巴的所有议员都有意愿,全体沙巴议员跟中央政府摊派。

2.沙巴议员不一定全部有意愿,不能反映民意,可能换人是唯一途径?

3.中央政府无能为力或是没兴趣,或许应该换政府?毕竟如陈述,一个有主权的国家的边境管理,本来就应该清清楚楚。

无论如何,希望可以先把沙巴人民的诉求整理出来,致以什么人可以完成,用多少时间,容后再探讨。

亚洲时报专栏生住异灭的康华是同一人吧?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