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7日星期五

沙巴人民的诉求(4) – 正视沙巴的扶贫工作

日前和几位关心沙巴事物的朋友们聊开了,我们决定发起,以沙巴人民为本,跨政治背景,跨种族宗教,对联邦或沙巴当政者,政策和施政的诉求。我们要求现今的政府跟进,尊重和附顺人民的意愿;我们要求以此为本,作为我们选择未来政府的根据;我们要求未来的政府以此为施政依据。诉求将随着时间逐步讨论,吸纳,撰写和提出;请求大家帮忙建议和讨论,并把诉求转贴出去。

背景
1970 年代,沙巴州是全马最富裕州属。纵使沙巴是产石油州,大约10%的世界棕油产自沙巴州;如今沙巴州是全国其中最贫穷的一州,2004年沙巴人均收入(per capital GDP)RM4,868,全国人均收入则是RM9,746。2000年沙巴州的失业率5.6%,全国为3.1%。2004年沙巴州23%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下,全国为7%。



(来源∶联合国发展计划署2008年沙巴报告


沙巴人口∶ 3,081,900人
人口密度: 40人/平方公里
平均家庭人数∶5.1人
孩童∶38.4%
成年人识字率(15岁以上)∶82.1%
(来源∶联合国发展计划署

沙巴州的广大土地面积76,115平方公里,固然提供充裕的森林资源和耕种的空间。但占25%的全国土地面积和13%的全国人口,相对的得到8%的全国经年拨款,是造成沙巴州,每平方公里拨款(budget per sq km),或是每国民拨款 (budget per capital) 比其他州属偏低的原因。

这样的结果,只能相对的反映在,每平方公里的道路水供电供发展的拨款,比其他地区低,得到的真正硬体设施,肯定相比的少和差。平均每个人得到的拨款比其他地区少,沙巴的硬体和软体发展会不落后吗?

贫穷当然包含了许多其他方面的问题,除了政府扶贫政策的有效性,推行政策时的效率和完整性,资源传递时的折损;它包含教育机会,就业机会,平等得到资讯的机会,态度,种族特质,资源掌握,资本的来源,产品销售管道,知识技术支援管道,中间人的剥削等等。每一个地区,社群,家庭,或个人的情况不同;扶贫的成效与否,很多时候高度与计划的针对性,有否对症下药有关。

更多的时候,贫穷问题在政治人物的政治操弄下恶化。有政治人物只根据种族或宗教来鉴定是否列入被支援的名单;有政治人物更是以政治支持为考量,不是党员就休想得到扶贫的待遇;有政治人物只根据是否是选区的选民依据,要是不在选区内,扶贫机会?门都没有!

目前许多的所谓扶贫计划,因政治人物/公务员,急功近利追求快速见效,追求受欢迎,追求授予者的身份(orang yang boleh membawa nikmat),完全陷于“授鱼,而不是授之以渔”,派水桶,派白辛,派白米食品,派衣物,派房子。或者是推行一些无关痛痒,低实用价值的语言科入门,农业概论,商业入门等教育课程。完全不理生产能力的提升,生产工具的掌握,生产知识的传递;不愿触及困难和长时间的产品包装,保存,销售的支援。

完全错误的扶贫方向多不胜数,举例如耗费1亿令吉为贫穷家庭建立2千间房屋的效果有多大?给这些人民新的住房,住在廉价公寓(flat rumah bangsa),当然是雪中送炭;但把这些人进一步,与可以生产的土地分开,还需要生产吗?没有生产能脱贫吗?州政府动辄拔地几千亩给大财团,发展稻米种植,说要达到稻米自供自给;动辄拔地几千亩给大财团种树胶。贫民呢?怪不得扶贫扶了几十年,不过如此。

诉求
(1) 沙巴州政府应该马上就其国会代表人数,向国会和中央政府反映,并争取更公平,更具代表性,更能反映面积和人口比例的拨款根据(basis)。不要政治答案,不要外交式理由,要行动!

(2) 沙巴州政府采取公开公正和透明的操作,鉴定和公布州内的真正贫穷人口的数据和资料。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不分政治背景,不分地区公平的实施扶贫的工作。

(3) 沙巴州政府应该马上推行着重以培养,提升,掌握实际的生产能力为扶贫的重点。针对性的(specific), 有效性(effective),可持续性(sustainable),连贯性(continuous)的扶贫项目;而不是华而不实,喧哗取宠,本末倒置,有政治导因的计划。

2 条评论:

· 康华 · 说...

展兴兄,如果将这些诉求刊登在本地报纸,相信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正掌心 说...

谢康华兄,真的会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