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日星期一

我做了一个卖猪仔的梦!

[“卖猪仔”这个华人世界特殊的历史,主要是鸦片战争后的中国为背景。有人因为贫穷自愿卖身,有人被掳被拐,有人是被金山容易发达的谎言所骗,有人是出去找先前出去淘金音信全无的亲人。有得是合约方式,有得是别人先垫费用,有得家乡家人收了钱卖身,任人买卖转卖没有自主的权利;到美洲,加拿大,南洋,澳洲等地当苦力劳工。许多这些猪仔或华工就这样流落和定居世界各地,第一代凄苦被欺凌,第二代生活稍微改善,第三代有学识或地方关系的,开始走入主流。]

大家看看这样的场景不是二十一世纪初版的卖猪仔?

这条大道总造价X亿,营运,银行利息,保证盈利 X %,里头藏了多少政治献金,多少不必干可领薪,肥缺工程的好康头,所有钱加起来得总造价。什么?不同意,私人公司的运作,私人公司发展用钱多少,什么人是老板,关你X什么事?总造价,除二十年合约期,一年预算几辆车,路费定了,每年起价多少也写明了!

你说∶哈!什么,不用这大道不成吗?

他说∶成成成!你可以不使用,反正车流量不够,政府可以选。选择赔钱,不然就延长合约期,总之直到赚到X数目为止!

你说∶赔什么X?为什么赔?

卖身契说∶yes, you are counted! 没有问过你,政府已经把你算进去了!不单算了你,还算了你的孩子,算了你保证用大道!价钱不拘!猪仔只卖自己,我们现在连孩子都卖了!

大道公司老板心中纳闷不解∶用不用,起价不起价,到底有什么关系阿?你们吵什么啊?不每辆收,就在国库一次过拿X亿,赔钱不也是人民的钱吗?这不是我说的,是你的工程部长说的!有什么分别?你们X真奇怪!

你还不明白吗?大家都是被卖猪仔!你这种什么家长?你的先辈最多卖自己,你连自己的后代也卖了!让你的下一代没有出头的一天!你可能大道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但你买定这个单了!

所有事情曝光后,最令人反感的,总有人站在哪里装模作样,啊哟!需要检讨!需要改变!问题是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卖猪仔契约?

他们说∶那装模作样的,不要看左看右,就是你!同一个政府,你可以不负责吗?你从来不觉得不对吗?不敢讲难倒不是人民代表最大的罪?难道政治人物沉默就可以逃避责任,三美叔叔,这是什么人的错?不关你的事?这是什么内阁部长?只是听命令?听命令可以不必负责?哦!你们是集体领导的!那就是整个都政府负责吧!

他们说∶负责国家一切合约的公务员,Attorney General Department,该负责吧!你卖了两千五百万人的猪仔还不是罪?什么才是?要是中间是政治人物指示,那重有个追究的线索了吧?为什么没有全国人民一起去报警呢?

朦胧间听见,还有铁路呢?还有飞机呢?港口呢?外劳身体检查呢?验车中心呢?电供水供呢?电子政府呢?还有大小供应给政府机关的合约呢?梦呓般的声音一直在念着。。。。。。。。听不清楚了,梦中朦胧间,我看见不同颜色的猪,大大小小的猪,可怜得却不知道自己是一只被人卖了的猪仔!

2 条评论:

Botak 说...

是誰簽的約? 愚民在投票時簽的約, 給賣了還不知道.

正掌心 说...

看来马来西亚人民的记忆力真的不很好,也好像没有办法把历史经验传递和延续到更长的时间,以比较宏观的眼光看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