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7日星期六

这样的思维比挥刀舞剑的行为,更可怕和极端!

我相信逻辑思考的重要,更相信必须清楚明白言论背后的真正意思。从国会议员的国会发言,逻辑推论他的政治思维和信仰,你会发现这些人的心态, 是远比露于行色挥刀舞剑的极端言论, 来得阴险可怕∶

邦莫达∶槟城人不感恩 槟城大桥应立即停建
[沙巴京那巴登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在3月3日2009年的国会,批评槟城人不懂得感恩国阵政府。 “为何槟州人民不懂感激国阵政府,但政府还是要继续槟城第二大桥计划?” 。他建议政府取消第二槟威大桥工程计划,策划如何把建筑费用用于协助乡区居民,尤其是沙巴和砂拉越居民。 他说,沙巴和砂拉越居民要求政府拨出200万令吉至300万令吉修路,但迟迟未获批准。]

民主制度下∶国会议员是人民一人一票推选,代表人民,在国会表达民意和心声,一切以人民的福利为依据.人民继续监督议员表现, 在大选时决定重新委托投选与否。人民委托代议员后,代议员们成立政府。政府掌控财政,资源分配。

邦莫达的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副主席的身份和类似的言论屡见不鲜,推论这应该可以代表国阵的主体信仰。按照邦莫达的逻辑,整理出来的信仰理论如下∶

(1) 民主制度下,人民作为主人,自由选择,而没有重新票选和委托国阵,就是不感谢政府。感谢政府的基本表现,就是从一而终,不二选择,忠心耿耿,效忠政党。

(2) 人民票选出来的代表,组成政府之后,政府的身份变成人民的老板。

(3)人民必须感谢政府,如果不感谢政府,政府作为老板,资源分配者,就可以撤销拨款预算,给予惩罚。

问题: 沙巴不是几乎一面倒支持政府吗? 沙巴不是邦莫达的大本营吗? 始终坚持票选支持政府等于感谢政府,但又不等于得到资源或是被惩罚?

邦莫达的理论矛盾来了,几种可能性(1)谬论狗屁—所谓理论是一派胡言,完全是一时在国会嘴巴痒,这个可能性应该有;(2)理论是真的,但国阵的确在执行施政时偏差,就是吃定沙巴,不给合理的资源,大概可能性也不高;(3)沙巴人民的感谢还是不够,是不是要沙巴人跪跪拜拜,不得而知,应该也不可能;(4)理论是真的,资源也如实给了,资源在输送转递执行时。折损浪费过高,所以需要更多的资源。

什么是可能的资源在输送转递执行时,折损浪费过高?
1.贪污,朋党,舞弊
2.没有争取最合理价格,没有公正有效公开招标,让市场力量自己达到平衡,造成某方不成比例的高回酬
3.太多不事生产的寄生体,中间人,炒卖中介
4.行政浪费,工作重复拖延,官僚代价
5.差劲的规划,执行和管理
6.资源浪费
7.人为不公平分配 等等

无论如何,摒除掉举证例子,专注在邦莫达的理论本身,综合结论如下∶

结论(一)∶ 人民的票选,一定要有默契,大家一面倒,选一个政党,这样就没有反对党,这样就不会有不感谢政府的事情发生。有组不成政府的少数反对党存在,是人民不感谢政府的结果。下一届要换政府的话,要把另一方一个不留,100 比 0。马来西亚因为国情不同,因为特殊的宪法条文,最基本的表现在民主制度的多元性是不被允许的。他们不相信民主制度!

结论(二)∶51比49而执政的政府是最好的!因为51%的人可以享受100%的资源。选举是一场豪赌,要是压错宝,与多数的人的选择不同的,这些人就是应该被惩罚的,因为证明这些人是不懂得感谢的。是的,他们不相信民主制度!

当大多数国会议员,政府是不相信民主制度的,这样的还不是最可怕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