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6日星期四

缺乏对丰足的远见和决心的贫穷

硬梆梆的诉求涂满了笔记本两大页,真的得花些时间才可能把它整理出来;今天想写一些比较轻松思考的。

快四岁的孩子昨晚拿着铅笔,走来似懂非懂的告诉我说“爸爸!我长大不要拾破烂,我努力读书啊!”,逗他玩了一会,打发了他,我的思绪突然浮现这样一个疑问。小时候父母总是告诫说,如果不用功读书,长大了就只得当农夫耕田或是当苦力劳工;念好书,则可以有一份比较安逸,坐在办公室里头的工作;要是真的尝试了还是没有读书的天分,就得学一技之长来求生。

有没有学问是一个问题,一个人要谋生从事生产总是必要的,不论是劳力或是脑力,对吗?要不要和有没有生产不在选项里头,你只可以选辛苦劳力或是轻松一点的出卖脑力,是吗?贫穷是因为没有能力生产?或是外在的因素阻止了生产的能力?或是被剥削?或是环境因素?或是天灾人祸?又或是缺乏对丰足的远见和决心?可能性都有,也可能是综合几种可能性。

为什么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的国家,纵使有肥沃的土壤,充裕的阳光和雨水,适合耕种,廉宜的劳工和土地,他们却得从先进国如美国进口食品?先进地区如美国是玉米净出口国,台湾是大米净出口国。沙巴有适合耕种的所有条件,但稻米面粉和食糖等得依靠进口,沙巴的牛肉是从纽澳进口,沙巴是每年全马来西亚进口冷冻鸡翅膀最多的州属,到超级市场看看,啊,这些鸡翅膀是从丹麦进口的!丹麦的生产成本会比沙巴便宜吗?丹麦的生活素质会比沙巴低吗?

你可能认为种稻和养鸡的工作卑微,但原来卑微的工作不等同贫穷,辛苦的工作不等同没有出息;种稻和养鸡甚至可以让人飞黄腾达,问题是你肯不肯干,是吗?我以为我们贫穷,只好耕田;我们有那么多的贫穷人口,我们应该在最基本的农渔业大有作为吧?错!我们不是贫穷州属吗,3百万人中,4分1是贫穷人口,这75万人是干什么的?

一个没有绝对答案的疑问,我们真的不敢说;在我众多的探讨贫穷的根源文章中,这些人的远见和决心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

3 条评论:

· 康华 · 说...

好像我们的稻米局(本州还有没有稻米局,还是已国有化成Bernas了?),不是应该带动州内的稻米种植和生产吗?现在好像只是负责进口稻米而已。多奇怪。

Eric How, 说...

It's very funny,but It's a fact! Hopefully we are not come to a time that inport of Durian more then export.

正掌心 说...

康华兄所说是另一个问题的症结,政治人物联合公务员,与民争利,还要是独家垄断;要快利,不要长远的国内生产能力。听说这正是为什么稻米局不允许适耕庄种香米的原因,因为香米进口税务,比起卖香米的获利更高!可悲是吧?

Eric,
We may sound sarcastic, but if things are not rectified, day we import durian will not be far. Making ourselve compare with Ethiopia, Zimbabwe are not uncommon in our bureaucracy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