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星期六

儿时印象—卡达山男人的响宴




近来孩子常要我给他画图,画着画着,一时兴起,把儿时的一个印象涂鸦出来。

小时候住在兵南邦的一个稻田乡村,兵南邦是亚庇周边的小镇。与我们家邻居的是一个卡达山家庭,以种稻为生;有两个孩子,与我年纪相仿;出出入入,总是热情的打招呼。

有一年,其中一个孩子叫阿闽的搞了个生日会,还特地邀了我和小弟。第一次参加卡达山朋友的生日会,加上咿咿呀呀比手画脚的沟通法,大白天,我带着礼物,走过稻田,战战兢兢的赴会。

到了阿闽家,他们不是很大的矮脚屋已经挤得满满的人。一边是所有的妇女和女士们,都自动自发的挤在厨房的一边,帮忙弄吃的,一边畅谈属于她们的话题;孩子们到处乱串。和许多当时同龄的男孩,响往可以参与;深深吸引我的目光,让我至今难忘的这个画面的,则是挤坐在这个圈圈中,卡达山男人的响宴。

阿闽的父母给他的生日宰了一头猪,哪个年代,可是个奢侈非常的举动了。而围在这群男人的中间的,正是用水把它煮熟,整颗完整的猪头;一旁陪衬的佐料,是一碗的盐巴;一大碗红得发亮,吃一口叫人喷火,成颗成颗的指天椒;一大盘的生的长豆角,切成一寸一寸的长短;一大盘生的四廉豆,同样是切成一寸一寸的长短;当然少不了一大盎的‘达拜’米酒,和一根长长嫩嫩的青竹当大家共用的吸管。

一边大声畅谈他们的世界,大声欢笑,吞咽吐雾;一时抓一根豆角和一根辣椒往嘴里塞;有人用小刀切一片猪耳,佐一些盐巴和辣椒,满嘴角的油腻,吃得津津有味;有人吸一口米酒。一些小孩馋嘴得苦苦哀求,求得坐在围圈男人塞来一口的肥猪头肉。

这就是我童年时的印象,卡达山男人的响宴。看着我的孩子,我怎么才能还他们一个,如此珍贵的体验机会呢?

2 条评论:

山城客 说...

看得出展兴兄不是画家,不过胜在能掌握整幅画的布局,想表达的都到位了,我们看了也清楚明白,您还是成功的,呵呵。

正掌心 说...

见笑了,一时心血来潮描的 :)